收藏本站( Ctrl+D )
首页历史军事赘婿
赘婿
赘婿

赘婿

作者:愤怒的香蕉
  • 分类:历史军事
  • 字数:14931864
  • 状态:连载中
  • 更新:2021-01-16

    一个受够了勾心斗角、生死打拼的金融界巨头回到了古代,进入一商贾之家最没地位的赘婿身体后的休闲故事。家国天下事,本已不欲去碰的他,却又如何能避得过了。“有人曾站在金字塔高点最廉价数不清妒忌与羡艳走过了这段万人簇拥路逃不过墓碑下那孤独的长眠”——finale《命悬一线》ps:赘(zhui第四声)婿,入赘累赘,非(ao第二声)婿。ps2:本文属tvb休闲剧,而非央视正剧,一切看起来与历史有涉之处,都请不要当真。

☆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赘婿》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信里的朋友推荐哦!

新书推荐

赘婿最新章节

查看完整目录 (提示:本页只显示最新12个章节。)

赘婿最新章节快速阅读

第一〇四六章 是为乱世!(一)


    灯火昏暗,映照出周围的一切俨如鬼蜮。

    通山县县衙后的刑房算不得大,油灯的点点光芒中,刑房主簿的桌子缩在小小的角落里。房间中间是打杀威棒的长凳,坐老虎凳的架子,缚人的刑架有两个,陆文柯占了其中之一,另外一个架子的木头上、周围的地面上都是结成黑色的凝血,斑斑点点,令人望之生畏。

    周围的墙壁上挂着的是各式各样的刑具,夹手指的排夹,各种各样的铁钎,奇形怪状的刀具,它们在青绿潮湿的墙壁上泛起诡异的光来,令人很是怀疑这么一个小小的县城里为何要有如此多的折磨人的工具。房间一侧还有些刑具堆在地上,房间虽显阴冷,但炭盆并没有燃烧,炭盆里放着给人上刑的烙铁。

    或许是与衙门的厕所隔得近,沉闷的霉味、先前犯人呕吐物的气息、便溺的气味连同血的腥味混杂在一起。

    陆文柯一度在洪州的衙门里见到过这些东西,闻到过这些气味,当时的他觉得这些东西存在,都有着它们的道理。但在眼前的一刻,恐惧感伴随着身体的痛苦,正如寒潮般从骨髓的深处一波一波的涌出来。

    他已经喊到声嘶力竭。

    这是他心中保留的最后一线希望。

    县令到来时,他被绑在刑架上,已经头晕眼花,方才打杀威棒的时候脱掉了他的裤子,因此他长袍之下什么都没有穿,屁股和大腿上不知道流了多少的鲜血,这是他一生之中最屈辱的一刻。

    通山县的县令姓黄,名闻道,年纪三十岁左右,身材干瘦,进来之后皱着眉头,用手帕捂住了口鼻。对于有人在衙门后院嘶吼的事情,他显得颇为恼怒,并且并不知情,进来之后,他骂了两句,搬了凳子坐下。外头吃过了晚饭的两名衙役此时也冲了进来,跟黄闻道解释刑架上的人是多么的穷凶极恶,而陆文柯也随之大叫冤枉,开始自报家门。

    “闭嘴——”

    一片嘈杂声中,那黄县令喝了一声,伸手指了指两名衙役,随后朝陆文柯道:“你说。”眼见两名衙役不敢再说话,陆文柯的心中的火苗稍稍旺盛了一些,连忙开始说起来到通山县后这一系列的事情。

    女真南下的十余年,虽然中原沦陷、天下板荡,但他读的依然是圣贤书、受的依然是良好的教育。他的父亲、尊长常跟他说起世道的下滑,但也会不断地告诉他,世间事物总有雌雄相守、阴阳相抱、黑白相依。便是在最好的世道上,也难免有人心的污秽,而即便世道再坏,也总会有不愿同流合污者,出来守住一线光明。

    他这一路远行,去到最为凶险的西南之地而后又一路出来,然而所见到的一切,依然是好人居多。此刻到得通山,经历这污浊的一切,眼见着发生在王秀娘身上的一切,他一度羞愧得甚至无法去看对方的眼睛。此时能够相信的,能够拯救他的,也只有这渺茫的一线希望了。

    他将事情一五一十地说完,口中的哭腔都已经没有了。只见对面的黄县令静静地坐着、听着,严肃的目光令得两名衙役几度想动又不敢动弹,如此话语说完,黄县令又提了几个简单的问题,他一一答了。刑房里安静下来,黄闻道思考着这一切,如此压抑的气氛,过了好一阵子。

    ……

    “还有……王法吗!?”

    被绑吊在刑架上的陆文柯听得县令的口中缓慢而深沉地说出了这句话,他的目光望向两名衙役。

    “区区李家,真以为在通山就能够只手遮天了!?”

    “你们是谁的人?你们以为本官的这个县令,是李家给的吗!?”

    黄县令指着两名衙役,口中的骂声振聋发聩。陆文柯眼中的泪水几乎要掉下来。

    两名衙役连忙辩解,这是囚徒的一面之词,那黄县令挥了挥手:“能说清楚的!你们——把人给我放下来!”

    两名衙役犹豫片刻,终于走过来,解开了绑缚陆文柯的绳子。陆文柯双足落地,从腿到屁股上痛得几乎不像是自己的身体,但他此时甫脱大难,心中热血翻涌,终于还是摇摇晃晃地站定了,拉着长袍的下端,道:“学生、学生的裤子……”

    那黄县令看了一眼:“先出去,待会让人拿给你。”

    “是、是……”

    陆文柯点了点头,他尝试艰难地向前移动,终于还是一步一步地跨了出去,要经过那黄县令身边时,他有些犹豫地不敢迈步,但黄县令盯着两名衙役,手往外一摊:“走。”

    陆文柯咬紧牙关,朝着刑房外走去。

    如此又走了几步,他的手扶住门框,步伐跨出了刑房的门槛。刑房外是衙门后头的小院子,院子上空有四四方方的天,天空昏暗,只有渺茫的星辰,但夜里的稍许清新空气已经传了过去,与刑房内的霉味阴沉已经截然不同了。

    他想起王秀娘,这次的事情过后,终于不算愧对了她……

    嘭——

    背后传来的,便是陡然的剧痛……

    ……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陆文柯没能反应过来。

    几乎全身上下,都没有丝毫的应激反应。他的身体朝着前方扑倒下去,由于双手还在抓着长袍的些许下摆,以至于他的面门径直朝地面磕了下去,随后传来的不是疼痛,而是无法言喻的身体撞击,脑袋里嗡的一声响,眼前的世界黑了,然后又变白,再接着黑暗下去,如此反复几次……

    嗡嗡嗡嗡嗡……

    声音蔓延,如此好一阵。

    口中有沙沙的声音,渗人的、恐怖的甜味,他的嘴巴已经破开了,小半口的牙似乎都在脱落,在口中,与血肉搅在一起。

    “你……”

    后方似乎有人说话,听起来,是方才的青天大老爷。

    陆文柯将身体晃了晃,他努力地想要将头转过去,看看后方的情况,但眼中只是一片飞花,无数的蝴蝶像是他破碎的灵魂,在四处飞散。

    “你……还……没有……回答……本官的问题……”

    不知过了多久,他艰难地听懂了这一句话的完整意思。

    什么问题……

    谁问过我问题……

    他的脑中无法理解,张开嘴巴,一时间也说不出话来,只有血沫在口中打转。

    “本官……方才在问你,你觉得……皇帝都快没了,本官的县令,是谁给的啊……”

    “本官刚才问你……区区李家,在通山……真能只手遮天吗……”

    “本官问你……”

    “……还有王法吗——”

    姓黄的县令拿着一根棒子,说完这句,照着陆文柯的腿上又狠狠地挥了一棒。

    “本官待你如此之好,你连问题都不回答,就想走。你是在藐视本官吗?啊!?”

    他的棒子落下来,目光也落了下来,陆文柯在地上艰难地转身,这一刻,他终于看清楚了近处这黄县令的面容,他的嘴角露着讽刺的讥笑,因纵欲过度而深陷的漆黑眼眶里,闪动的是噬人的火,那火焰就如同四四方方天穹上的夜一般漆黑。

    县令在笑,两名衙役也都在大笑,后方的天空,也在大笑。

    “……走了以后,还敢回来喊冤……还报自己的名字家世……游历天下,你游的是什么东西,当自己还能活着走出通山吗……丢人!把他给我绑起来,待徐捕头来了,再好好招呼他……”

    两名衙役有将他拖回了刑房,在刑架上绑了起来,随后又抽了他一顿耳光,在刑架边针对他没穿裤子的事情尽情羞辱了一番。陆文柯被绑吊在那儿,眼中都是泪水,哭得一阵,想要开口求饶,然而话说不出口,又被大耳刮子抽上来:“乱喊没用了,还特么不懂!再叫老子抽死你!”

    另一名衙役道:“你活不过今晚了,等到捕头过来,嘿,有你好受的。”

    又道:“早知如此,你们乖乖把那姑娘送上来,不就没这些事了……”

    陆文柯心中恐惧、悔恨混杂在一起,他咧着缺了小半边牙齿的嘴,止不住的哭泣,心中想要给这两人跪下,给他们磕头,求他们饶了自己,但由于被绑缚在这,终究无法动弹。

    如此也不知过了多久,外头也不知出了什么事情,忽然传来一阵小小的骚乱,两名衙役也出去了一阵。再进来时,他们将陆文柯从架子上又放了下来,陆文柯尝试着挣扎,然而没有意义,再被殴打几下后,他被捆起来,装进一只麻袋里。

    他们将麻袋搬上车,随后是一路的颠簸,也不知道要送去哪里。陆文柯在巨大的恐惧中过了一段时间,再被人从麻袋里放出来时,却是一处四周亮着明晃晃火把、灯光的大厅里了,上上下下有不少的人看着他。

    他头晕脑胀,吐了一阵,有人给他清理口中的鲜血,然后又有人将他踢翻在地,口中严厉地向他质询着什么。这一番询问持续了不短的时间,陆文柯下意识地将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他说起这一路之上同行的众人,说起王江、王秀娘父女,说起在路上见过的、那些珍贵的东西,到得最后,对方不再问了,他才下意识的跪着想要求饶,求他们放过自己。

    有人已经拽起了他。

    他们将他拖向前方,一路拖往地下,他们穿过昏暗而潮湿的走道,地下是巨大的牢房,他听见有人说道:“好教你知晓,这便是李家的黑牢,进去了,可就别想出来了,这里头啊……没有人的——”

    有人打着火把,架着他穿过那牢房的走道,陆文柯朝周围望去,旁边的牢房里,有肢体残破、披头散发的怪人,有的没有手,有的没有了脚,有的在地上磕头,口中发出“嗬嗬”的声音,有些女子,身上不着寸缕,神态疯癫。

    “这些啊,都是得罪了咱们李家的人……”

    脑海中想起李家在通山排除异己的传闻……

    嘭的一声,他被扔进了一间牢房。执火把的人锁上牢门,他扭头望去,牢房的角落里缩着黑乎乎的古怪的人影——甚至都不知道那还算不算人。

    “啊……”

    陆文柯抓住了牢房的栏杆,尝试晃动。

    “救命啊……”

    没有人理会他,他晃动得也越来越快,口中的话语逐渐变作哀嚎,逐渐变得更为大声,送他过来的李家人执着火把,转身离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陆文柯疯狂地哭嚎,疯狂地摇晃那黑牢的柱子,然而火光远去了,一声哀嚎逐渐变为更多的哀嚎,黑暗从每一个方向席卷过来,阻绝了生路。

    惨绝人寰的哀嚎中,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落入了绝望的地狱……

    ……

    那些绝望的哀嚎穿不过地面。

    在距离这片黑牢一层土石的地方,李家邬堡灯火通明的大殿里,人们终于逐渐拼凑出了事情的一个轮廓,也知道了那行凶少年可能的姓名。这一刻,李家的庄户们已经大规模的组织起来,他们带着渔网、带着石灰、带着弓箭刀枪等各种各样的东西,开始了应对强敌,捕杀那恶贼的第一轮准备。

    穿过这层地面再往上走,黑暗的天空中只是渺茫的星火,那星火落向大地,只带来微不足道、可怜的光芒。

    被老婆打骂了一天的总捕徐东在得知李家邬堡出事的消息后,找机会冲出了家门,去到衙门当中询问清楚情况,随后,带上长短武器便与四名衙门里的同伴跨上了骏马,准备去往李家邬堡帮忙。

    县令黄闻道追了出来:“听说那强人可凶得很啊。”

    “凶得很正好,老子正憋着一肚子气没出撒呢!操!”

    他的身材高大,骑在战马之上,手持长刀,端的是威武霸气。实际上,他的心中还在惦记李家邬堡的那场英雄聚会。作为依附李家的入赘女婿,徐东也一直自恃武艺高强,想要如李彦锋一般打出一片天地来,这次李家与严家碰面,若是没有之前的事情搅合,他原本也是要作为主家的面子人物出席的。

    如今这件事,都被那几个不识抬举的书生给搅了,眼下还有回来自投罗网的那个,又被送去了李家,他此时家也不好回,憋着满肚子的火都无法消解。

    “苗刀”石水方的武艺固然不错,但比起他来,也未见就强到那里去,而且石水方终究是外来的客卿,他徐东才是不折不扣的地头蛇,周围的环境状况都非常明白,只要这次去到李家邬堡,组织起防御,甚至是拿下那名凶徒,在严家众人面前大大的出一次风头,他徐东的名气,也就打出去了,至于家中的些许问题,也自然会迎刃而解。

    夜色迷蒙,他带着同伴,一行五骑,武装到牙齿之后,冲出了通山县的城门——

    这一刻,便有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气势在激荡、在纵横。卡酷小说网_https://www.kakuxs.com/


本章完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