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首页都市言情我要做超级警察
我要做超级警察
我要做超级警察

我要做超级警察

作者:伍先明
  • 分类:都市言情
  • 字数:4394577
  • 状态:连载中
  • 更新:2020-10-27

    我是一名警察,也是一个好人,这是我经历过的故事,权当给大家讲一个茶余饭后的消遣故事...——好人注定平安,这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人,和老好人是不一样的,还有一个寓意,这是传统价值观的体现,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好人一生平安。——校长

☆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我要做超级警察》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信里的朋友推荐哦!

新书推荐

我要做超级警察最新章节

查看完整目录 (提示:本页只显示最新12个章节。)

我要做超级警察最新章节快速阅读

第八百零九章:她杀死了自己


    “不愧是我们沈梦溪大佬!”

    钟天正捧哏的说到,在得到沈梦溪的允许以后,折身进入了房间里面,期待的看着她:“什么情况?”

    沈梦溪没有搭理钟天正的捧哏,弯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通过的我初步判断,从身体的僵直程度以及尸斑来看,死者死亡时间大于七十二小时了,身体表面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

    “结合现场发现的药品来看,死者的可能死亡原因是酒后服用了大量的安眠药而造成了。”

    “哦?”

    钟天正皱了皱眉:“那就是说,这是密室自杀咯?”

    这跟自己的猜测有些不符合。

    “看来钟组长有不同的意见昂?”

    沈梦溪抬头看了看钟天正,把手里的一次性橡胶手套摘了下来:“我对她的身体做了检查,没有任何的外伤,然后我在检查她的下身的时候,在她的**发现了男人的**残留渍。”

    “……”

    钟天正点了点头:“这就说明,这个男人,是最后见过她的人?”

    “是的。”

    沈梦溪站起身来,视线与钟天正对视:“我准备把人带回去做一个进一步的尸检再说。”

    “好的。”

    钟天正应了一声,倒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现在还不能对案子的性质做出最后的判断。

    警员正在有序的清理现场,搜寻着任何可能存在的蛛丝马迹,钟天正站在屋内,目光缓缓扫过室内。

    最终。

    他的视线落在门口。

    如果是自杀,那么屋内就不可能出现第二个人,那么要符合独处的情况下,门锁肯定锁上的,这跟现场的发现吻合。

    如果是他杀,门锁是锁上的,那么门锁将会成为最有利的证据点,因为阳台上那边压根就出不去,所以门成为了唯一的通道。

    钟天正食指摩挲着下巴:“把这个门锁也全部拆下下来,带回去让技术部门做一下鉴定。”

    十五分钟后。

    黄文涛赶到了这里。

    黄文涛的精神状态看上去并不怎么好,留着一头非主流的长发,头发长到都盖到了眼睛,眼神无声,面色黯淡无光,应该是个生活作息非常不规律的人。

    再看他的站姿,腰身不自觉的往下佝偻,有一小明显的驼背,估计也是长期坐在电脑前面等不好的习惯引起的。

    “黄文涛?!”

    钟天正收回了打量他的眼神,开始询问了起来:“想必黄珊珊的事情你也都知道了吧?”

    “是。”

    黄文涛脸上并没有看到过多的悲伤,好像对这件事早就知道了一般,又或者说,他对黄珊珊的死,并不怎么在意:“我很难过出现这样的事情,但是我想说的是,这件事跟我没有关系。”

    “我们也没有说跟你有关系。”

    钟天正听着他的这番话跟他的表情,多少已经猜到了他们之间的感情状况了:“黄珊珊的突然死亡,我们需要一些事情问问你,不管是她是自杀还是他杀,你作为她的男朋友,理应配合。”

    “当然了。”

    黄文涛点了点头:“我只想说她的死亡跟我没有什么关系,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在一起了。”

    “哦?是么?”

    钟天正眉头簇了簇,没有多说什么:“你说说看。”

    “我们确实是男女朋友不假,但是我们最近一个多月也很少住在一起了,我们在一起也有三年了,我发现其实我也没有那么爱她,所以最近我一直都在控制跟她的接触。”

    黄文涛摸出兜里皱巴巴的软盒香烟来,摸出一根递给钟天正,被钟天正拒绝了,他也不在乎,自己叼上了一根点火抽了起来:“这个月的时间的话,我也只是在有需要的时候才会过来找她,完事以后一般当天晚上或者第二天就走了,反正就是断断续续的嘛。”

    “呸,渣男!”

    啊香听到这里,在边上用只能自己听到的声音小声的啐了一口,直接看向外面的天空,不想再看这个人一眼。

    钟天正下意识的说到:“既然不喜欢,为什么当初要在一起呢?为什么又不早点分手呢?”

    但是随即他又意识到自己的这个话好像问的有些莫名其妙,他的工作是对这起案件负责,而不是去关注别人的私人情感生活。

    “哎呀,这特么怎么能怪我呢?!谁让黄珊珊一直骗我呢?她有病你知道吧?谁知道她以前在哪里搞出来的!”

    黄文涛叼着香烟,不屑的撇了撇嘴:“她之前一直没有告诉我,后来有一次被我撞见了,在我的追问下她才跟我说出了实情你知道吧?从那以后我就很烦她,时间越久也越发的烦她了。”

    “……”

    钟天正斟酌了他的这句话:“你说的是她需要长期的服用安眠药?”

    “呵呵,这只是一小点好吧!”

    黄文涛冷笑一声,大口的裹了口香烟,瓮声瓮气道:“也不知道她这是什么个毛病,每次发病的时候,就腹部特别痛你知道吧?!开始她不愿意去医院,后来被我强行拖着去医院做检查,各项指标就都非常的正常,身体没有任何的毛病。”

    “但就是会每隔一段时间的,她就会发病,还是一样都是腹部痛,再去医院检查,也还是什么毛病都没有,各方面的指标都非常正常,这就非常的诡异你知道吧?!”

    说到这里。

    黄文涛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你说这种情况是不是吓死个人?她明明自己身体有问题,却不愿意去医院检查,后来我带她去了,却检查不出什么东西,医生问她有什么病例史嘛,她也说没有!”

    “我敢肯定,她绝对是有什么的,但是她一直瞒着我不肯说出来而已你知道吧?!她绝对有问题!”

    他说着说着,情绪也逐渐的激动了起来:“也就是这样,我就越发的怀疑,她在遇到我之前到底经历过什么事情,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事,反正慢慢的,心里就开始讨厌起她来了。”

    “哦?!”

    钟天正不动声色的应了一声,手指快速的在笔记本上龙飞凤舞的记录了起来,这是他的习惯,即便是现在,他都依然保持着这个好的习惯:“也就是说,她身上有什么定期发作的病痛。”

    黄文涛说的这个,跟他在现场看到的情况相同,黄珊珊死的时候还保持着双手抓头的动作,虽然脸上痛苦的表情没有那么明显了,但多少还是有迹可循的。

    她可能当天晚上又发生了那个所谓的不知道哪里出问题的疼痛。

    记录好以后,钟天正倒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

    “沈大佬,你觉得这种疼痛可能是什么造成的?”

    钟天正扭头看向里面正在扯床单的沈梦溪:“会不会是吸*造成的?那所谓的疼痛,不过是*瘾发作的时候的表现?”

    “不是!”

    沈梦溪非常肯定的说到:“我已经看过她的身体了,身上没有什么针眼,如果是有吸*的人,手上脚上或者大腿静脉有针眼的。”

    “好吧!”

    钟天正兴致缺缺的点了点头。

    沈梦溪已经把这个可能给否定了,而黄文涛也已经说得非常的清楚了,他们去过医院但是没有检查出来什么,问他肯定问不出什么了,得去医院问问。

    随即钟天正又问他要了他们去过的医院的具体信息,这才进入正题。

    “说说你吧,黄珊珊的死亡时间,根据我们的推断,应该是在两天前,在这个时间段里,你在哪里。”

    钟天正抛出问题来,等待黄文涛的回答。

    沈梦溪在给黄珊珊做尸检的时候,在她的下身**发现男性**的残留,这说明当天晚上室内不止她一个人的,亦或者说这个男性**的主人是当晚最后一个接触过黄珊珊的人。

    现实中。

    除非这种跳楼自我了结,有监控拍摄到了全画面,警方才能快速的做出自杀身亡的判断,不然一般性命相关的案子,都需要好好的做一个了解才能最后下定论。

    “那天晚上我确实在这里!”

    黄文涛把手里快烧到尽头的香烟丢在了地上踩灭:“两天前的傍晚,我来到了这里,然后在这里吃了顿饭,中途我们还喝了点酒,喝完酒以后就是办事了。”

    “她也知道的,我一般都是有需求的时候才会来,完事以后我简单的冲了个澡就走了,我走的时候她就躺在床上玩手机,也没有出来送我,我就直接走了。”

    他摊了摊手,表示自己说完了。

    钟天正注视着他:“你去了哪里?!”

    “网吧!”

    黄文涛再次耸肩:“三公里外的那个网吧里,我有身份证上网记录跟网吧的监控,那个可以给我做证明,你们可以去查一下。”

    “你是几点钟离开这里的?”

    钟天正抬着眼皮子看了一眼他,视线转而落回笔记本上:“记不起来具体的,但是大概的说出来也行。”

    “晚上十点!”

    黄文涛说出了一个非常具体的时间:“就是这个时间走的。”

    钟天正笔尖停顿:“两天前的事情,你记得这么清楚?!”

    “是。”

    黄文涛点头,有些自得道:“那天晚上我跟队友约好了一起开黑打游戏,约的是十点半,我从这里离开过去,再买点什么上通宵需要的香烟啊饮料之类的,时间刚刚好。”

    “好,我知道了。”

    钟天正停下笔来:“也就是说,你离开的时候,黄珊珊还是好好的,一切也都还非常的正常。”

    “是!”

    黄文涛肯定的点头,补充到:“跟我没有关系!”

    “后续如果有需要,我们会再找你的!”

    钟天正瞟了一眼他,看向一旁的两个报警人:“你们还记得两天前的晚上有什么动静嘛?”

    他们就住在隔壁,兴许能听到什么。

    “不记得了!”

    报警人摇了摇头,抬头看着天花板:“那天晚上,好像我们也在打游戏来着,开着音响,没有听到什么声音,不过开门的声音我们好像是听到了,没有什么异常,就是正常的开关。”

    “好吧。”

    钟天正转而看向一旁的警员:“去把公寓这里的监控视频调出来,看一下黄文涛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二十分钟后。

    整个公寓里面已经被处理好了,该提取的东西都已经提取完毕,现场也被警方暂时给接管了下来,而黄文涛则需要跟警方去做一个dna。

    毕竟他是最后一个接触过死者的,死者体内的男性**需要验证。

    现在黄珊珊的死还没有具体的定论,一切不可妄下定论。

    钟天正跟啊香再次回到室内。

    这个时候。

    室内很多东西都被拿走了,尤其是床单跟沙发外面的垫套,也被她一起给打包带走了,说是兴许能在床单上提取到什么东西。

    钟天正围着室内走了一圈,站在最角落的位置,把整个房间都呈现在视线当中。

    脑海里。

    宗师级空间构想力发散。

    一个缩小版的现场在空间里浮现,数字化的钟天正站在空间顶端,看着床上的黄珊珊跟黄文涛两人,随即纵身跳了进去。

    等黄文涛离开以后。

    黄珊珊穿上白色的半透明的睡衣坐在小圆凳上面前,也没有去洗手间清洗,拿起桌上的筷子就着剩菜继续吃饭。

    数字化虚拟的钟天正站在了她的身边,默默的看着她,好一会以后,黄珊珊把面前的折叠桌推开,把门栓推上以后折身躺到了床上去了。

    几分钟后。

    躺在床上的黄珊珊的身体突然蜷缩在了一起,整个人看上非常痛苦的样子,就这样翻来覆去的在床上挣扎着。

    没多久。

    她起身从床上下来了,拿过床头柜的安眠药瓶子,倒出药丸塞进了自己的嘴里,蜷缩在床角,脑袋埋在臂弯当中,用力的抓着自己的头发,试图来缓解疼痛。

    “不对啊!”

    数字化的钟天正站在边上看着,眉头皱了起来:“她既然长期吃这个药,自然是知道这东西不能多吃的?怎么可能一次性给自己吃这么多?难道是一心求死?”

    钟天正有些想不出个之所以然来。

    他收回自己的思绪,再次打量着室内,看着反锁的门。

    莫非。

    真是自杀?!

    她杀死了自己?!卡酷小说网_https://www.kakuxs.com/


本章完
展开

精品小说

  1. [玄幻奇幻]万界仙王
  2. [历史军事]萌妻出没,霸道前夫很难缠
  3. [游戏竞技]金色绿茵
  4. [其他类型]千机殿
  5. [其他类型]玄门妖王
  6. [都市言情]我要做一条咸鱼
  7. [都市言情]穿越七十年代之歌声撩人
  8. [其他类型]这个皇子真无敌
  9. [科幻灵异]荣耀巅峰
  10. [武侠修真]背锅大掌门
  11. [女生言情]龙都兵王
  12. [玄幻奇幻]神级文明
  13. [女生言情]女帝家的小白脸
  14. [历史军事]嫡女贵嫁
  15. [都市言情]都市潜龙
  16. [都市言情]极限警戒
  17. [其他类型]我可以点化诸天
  18. [科幻灵异]踏星
  19. [都市言情]斩天神帝
  20. [科幻灵异]墨桑
  21. [都市言情]九星炼体诀
  22. [玄幻奇幻]纯阳武神
  23. [历史军事]皇上,本宫很会撩
  24. [历史军事]大宋最狠暴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