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首页玄幻奇幻皇兄万岁
皇兄万岁
皇兄万岁

皇兄万岁

作者:剪水II
  • 分类:玄幻奇幻
  • 字数:734474
  • 状态:连载中
  • 更新:2020-07-07

    【无敌文】“夏极,你身为皇子,竟与妖女私通,玷污我皇家颜面,该当何罪!”“我愿在藏经阁,禁足三年。”“准了。”“陛下,皇家藏经阁中可是有不少神功异术…”“都搬了,只留佛经,给那逆子!!”于是,十五岁..

☆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皇兄万岁》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信里的朋友推荐哦!

新书推荐

皇兄万岁最新章节

查看完整目录 (提示:本页只显示最新12个章节。)

皇兄万岁最新章节快速阅读

112.第二身份,地府剧变(第三更-求订阅)


    最快更新皇兄万岁最新章节!

    “《无生刀》和《银龙法典》已经写好了。”

    “你还有多久可活?”

    “一个月不到。”

    “这一个月,就住宫里吧,死了我给你厚葬。”

    “多谢殿下”,风牛马叹了口气,“人世真如大梦一场...”

    “下次来,我给你带几坛美酒”,夏极坐在他身侧,“可有未了心愿?”

    风牛马道:“殿下能如实告知这等隐秘,已是感激不尽了,换了他人,说不定早就把风某灭口了吧?”

    此时,两人已经不是坐在密室里,而是在庭院喝茶,只不过风牛马全身力量被封,只是如同一个寻常的将死之人在度过余生。

    这一个月的时间,两人生活在一宫之中,分两个房间居住,平日闲聊极多,家长里短,吹牛打屁都没少,两人也曾饮酒同醉,也曾同聊女人。

    神武王完全不似个年轻人,无论是佛理,功法,见识,都在他之上。

    风牛马看着这年轻人,心底佩服万分,从始至终一直是被他在被点拨着,如果不是寿元将尽,风牛马恨不得跪下来喊一声“老师”了。

    而在这日常之中,夏极几乎把这位北地刀王的一切生活细节、回忆里的往事、各种生活轨迹、曾经遇到过什么人、他心底有过什么推测、生命中有哪些重大改变等等事情全部掌握了。

    风牛马隐约知道这神武王要做什么,但他也是无语,神武王名声响亮,在北方谁不知道,就算在南地,应该也有不少人清楚吧?

    他能假扮成谁?

    如果带着人皮面具,也很容易被识破吧?

    毕竟他的身形,他的气质,哪怕穿着破烂的乞丐衣服,都无法遮掩他的光芒。

    但神武王没说,风牛马也没问。

    风牛马明明快死了,却反而开始询问神武王一些武学之道。

    夏极也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又是一日清晨。

    飞鸟在枝头长鸣。

    风牛马穿得整整齐齐,坐在屋檐下,看着天光斜落。

    北地刀王周身此时散发着一种浪子般的气势,头发花白静静垂落,胡渣有些浓郁,但一双眸子却显得难得的平静。

    只不过,他的身体已经腐朽,精气已不再旺盛蓬勃,他的旧伤已经无可阻挡,生命已经快到终点了。

    夏极坐到他身边。

    风牛马把藏着自己身世之谜的龙玉,以及两把刀缓缓推出,“一刀春水,一刀黑云,春水救人,黑云斩人,托付于君了。”

    夏极把龙玉收入怀中,又抓过双刀,一黑一白,在手中舞动了两下,旋即春水随意出鞘,刀锋撕裂过长空,可怕气息顿时逸散而出,只见一到银色巨龙法相从刀尖斩出,咆哮着,在院落里萦绕了一圈,威压之下,周边一片寂静,万物如感知到了这来自金字塔顶的力量,而纷纷安静了下来。

    风牛马瞠目结舌,“你...一个月不到就把银龙法典修炼到最高层了?!”

    夏极左手拔出黑云,刀在他手中只是一闪而过,然而,却给人一种“所到之处,万物皆以斩碎”的感觉。

    他再回手一刀,

    那已经不是刀了,

    而是一道光,

    是死亡本身,充满了杀伐之气,以至于刚刚这安静下来的庭院,瞬间沸腾了,无数泥土里的蠕动的虫蚁都纷纷往外太初,而树梢上精致不动的飞鸟振翅飞开,一切都在飞快逃离,因为生灵皆有“向生避死”之心。

    这一刀是死亡,所以它们只能逃。

    “无生刀,你也大成了?不...你不仅仅大成了,你还超越了...你...”

    风牛马脸上闪过惊讶,震撼,最终缓缓平复了,他今天本想着以一个“托付者”的姿态死去,但此时,他已经改变了想法。

    他努力地爬起,双膝跪在屋檐之下,以此生最诚挚的声音道:“请为我演道。”

    夏极点头。

    然后他起身,缓缓道:“无生刀虽强大,银龙法典虽厉害,但终究是别人所传,是灌顶所得,这样不好。”

    风牛马扬声道:“请。”

    话音刚落。

    夏极已经出刀了,黑刀在他手中一闪而过,

    这一刀平平无,甚至连法相都没有显出,

    只是刀划过的地方,一切光明消失了,一切物体都向着那把刀而去,甚至连风牛马都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引力,带着他身体向那把刀扑去。

    刀停时,地面的尘土、石屑竟然已经浮空了半尺,而那股引力也已逝去,庭院里传来诸多的“啪嗒”声。

    风牛马张大眼,眼死死看着这一幕,他要把这一刀死死刻入灵魂深处,带到幽冥地府之中去,虽然他还未曾明白这一刀究竟是怎么回事。

    “刀如果快到极致,那刀本身的力量就会极大,如果你能用光速挥舞出一刀,那么这一刀上藏着的力量就会无穷大,这一刀本身也会无限重,以至于万物受到吸引都会向这一刀而来,而此时,银龙法相的作用就是锁住整把刀的形体,而使刀不至于在这一击之下就粉碎。”

    风牛马:???

    为什么速度快了,刀会变重?

    为什么刀变重了,万物会受到吸引?

    夏极发现似乎自己若要解释这句话,就不得不先说万有引力定律和相对论,而要说万有引力,就不得不先告诉他一个苹果从树上落下的故事。

    于是,他言简意赅道:“万物皆有道,山高便是山之道,水深便是河之道。”

    风牛马领悟了:“殿下是说,刀之道,就是快吗?”

    夏极想说“不是,因为质量和能量是一体两性,所以增加能量就是增加质量,而能量和速度成正比,所以刀只要足够快,质量就会足够大,然后再来说说万有引力...”

    但他并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轻吐出八个字:“大道至简,返璞归真。”

    风牛马露出欣喜之色。

    “朝闻道,夕可死,多谢。”

    他匍匐在地,双目缓缓闭上,生命也在这一刻走到了尽头。

    他选择了以“求道者”的姿态死去,求仁得仁。

    夏极往前踏出一步,身形变化,肌肉骨骼一切重组,再现时却是一个充满了浪子气息的少年模样,他把黑白双刀插入腰间,走了几步,谁能识他是夏极?

    然而...

    一声清脆地“咔擦”声传来,

    黑刀碎了。

    这把刀虽是名刀,但还是凡刀,所以无法承受他刚刚以十一境的气血力量挥舞出的斩击,即便有真气护住也不行。

    “幸好还有一把。”

    夏极丢开黑刀,然后把白刀春雨放入了暗金蟒袍中。

    风牛马被厚葬了。

    夏极算算时间,明天就是和地府其余六人越好见面的日子了。

    ...

    ...

    此时,一个岛屿正是迎来了暮色,光芒渐渐黯淡了,而整座岛屿以及中央那座庄园都变得阴沉起来。

    “大小姐,老爷让我来叫你。”

    “让爹等等,我有事。”

    丘雪儿正坐在奢华的屋舍里,屋舍里一切布置都古色古香,女子走到铜镜前,拿起艳丽唇红贴了贴嘴巴,又拿着线笔开始缓缓画眉。

    良久,她才对着镜子露出了微笑。

    “明天就是见新阎罗的时候了,也不知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她喃喃自语着,忽然之间铜镜里闪过一道诡影。

    “谁?”

    丘雪儿并未骤然转身,而是全身骤地气劲蓬发,绷紧如十石强弓,周身躯体似是弓弦上的箭矢,随时待发。

    然而,没有动静。

    她细细感应四周,屋内绝对没有其他存在。

    就在她要放松时,又见到一道诡异的怪影从墙上爬过,一闪而逝,不知去了哪儿。

    “谁!!”

    丘雪儿心脏狂跳起来,她不再做任何犹豫,直接从怀里掏出了转轮王面具。

    只要戴上这面具,自己就会拥有面具里独特的力量,到时候实力直接臻至传,无论是什么样的敌人,都不用再担心了。

    她为防节外生枝,说戴就戴。

    啪。

    古朴而布满神秘纹理的面具扣在了她脸上,强大的力量回归了她体内,然而下一刻,这女子全身一僵,她忽地发出呜呜的声音,然后发了疯一般地去扯转轮王面具,

    但面具如好似焊在了她脸上,纹丝不动,任由她撕扯,反倒是越来越紧了,直到女子扯得脸皮都流血了,却还是纹丝不动。

    小片刻之后,丘雪儿停止了挣扎,她双手垂着,

    静静站立了片刻,然后重新安静地坐回了铜镜前,一双闭着的眸子骤然睁开,变得邪恶悚然,还带着几分欣喜和讥诮。

    ...

    嗖嗖嗖~~

    春雨被夜风吹斜,落在这幽黑的大地上,微弱无比的光芒照出地面一个个深浅不一的水塘。

    哒哒哒...

    一脚又一脚,踏过这些水塘,溅起泥水,也惊散鸟雀。

    十多名黑衣人正手握长刀,在黑暗里如同敏捷的凶兽,在追赶着迷路的旅人。

    “呼呼呼...”

    陆宏岩快速奔跑着,也大口大口喘着气,

    他心脏快的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他双眼依然平静。

    他的内力已经快要耗尽了。

    “可恶,不就是仗势欺人吗?我本不想的,是你们逼我。”

    陆宏岩忽地停下脚步,不再跑了。

    那十多名黑衣人瞬间裹了上来,将他围住,“小子,自己惹的事心底明白一下,到了阴曹地府别做个糊涂鬼。”

    陆宏岩怒声道:“我惹了什么事?”

    “赵家四小姐是你能碰的吗?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既然你不知好歹,今天我们就送你一程。”

    陆宏岩喃喃了一声“要送我去地府吗?”,然后忽的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着他一边从怀里摸出一张神秘古朴的面具,然后按在了脸上,这是泰山王的面具。

    “不用送,我让你们见一下什么是地府。”

    黑衣人看着那面具,心中忽然升起不祥预感,“杀了他!”

    锵锵锵!

    伴随着一声声刀响,诸多寒光向着陆宏岩斩去。

    然而那少年并没有格挡、躲闪或者反击,他忽地发出凄惨无比地哀嚎,前一刻他还在笑,这一刻却已经在哀嚎,叫声让人毛骨悚然。

    当当当!!

    众多蕴藏着内力的刀光也已经站在了少年身上,但却是......如劈金石,发出刺耳的鸣声。

    “杀了他,杀了他!!”

    黑衣人有些傻了。

    一刀接着一道往这忽然变得诡异的少年砍去。

    然而,少年根本纹丝不动,骤地,他面具里闭着的双目睁开了,邪恶无比,“嘿...”。

    ...

    这样的事情同时发生在了六处,无声无息。

    ...

    次日。

    夏极回到了华清湖便的宅子里。

    一月期限已到,

    他需要通过“中转站”去往地府,见一见其他六位成员,以看看能否形成自己的情报组织。

    地府是一个夹层空间,而进入地府的原理...

    夏极用前世的方法去理解,发现清晰易懂:

    “中转站”就是“登陆账号”,只不过这个账号不是用户名密码,而是固定地点、戴着地府面具;

    “地府”就是“进入房间”,只不过这个房间并不是虚拟的,而是真实存在的。

    进入地府之后,

    一个阴沉色调的广场,出现在面前。

    广场上已经站了一道黑影在静静等待。

    夏极看去,却见是转轮王。

    那黑影周身散发着淡淡威压,隐约之间有一抹诡谲,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邪恶,身形在黑暗里如是要与这地府的环境融为一体。

    看到来人,戴着转轮王面具人道了声:“见过阎罗。”

    夏极应了声,然后问:“其他人呢?”

    “请阎罗随我来,我地府藏着大秘密,需要我们一起开启,他们...都在等你。”

    夏极默然不语。

    “我们等你很久了。”

    转轮王说完,就往前走去。

    夏极目光撇了撇,只见转轮王的面具边缘竟有血,很淡,但在他眼里却清晰无比。

    “你的脸怎么了?”

    “我受了点伤,没事。”转轮王嘶哑道,“走吧,就差你一个了。”

    夏极随着他往前走去,只看到远处地府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道黑色的瀑布,瀑布垂天而下,上不见顶,横跨了何止百丈千丈,汹涌洪流穿过地府的地面,竟又向着更深处而出,从始至终,这明明该如汪洋怒涛拍击悬崖发出轰隆的瀑布,却是寂静无声,就好像看电影被调了静音。

    再走近了一点,即便是夏极神色也稍稍动了下,因为这瀑布不是由水构成的,而是...一具具尸体,无数的尸体,不仅是人尸还有各种动物植物,混杂在一起,令人震撼之余,还会寒毛倒竖,满心的悚然。

    再往前一点,他甚至能看到一个个翻着眼白,张大嘴巴似乎要发出凄厉哀嚎声音的人脸,这些人脸才出现,就被更多的尸流淹没,而无数的脸,肢体,在这极快的流速,极静的环境里,充满恐怖气氛。

    “这是什么?”

    转轮王道:“是我们的机会,快...阎罗,就差你了。”

    他声音变得急促。

    其他五道背影始终背对着他,只不过夏极隐约听到了咽口水的咕噜声。

    “阎罗,快过来,快,快呀。”

    迫不及待的催促声里,夏极缓了缓脚步,他抬头看去,只见另外五人面具与皮肤贴合之处,竟都是皮开肉绽的血迹,好像顺着那皮一扯,整张脸都能被撕下来。

    --

    PS :求月票啦~明天更新还是11点30。卡酷小说网_https://www.kakuxs.com/


本章完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