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首页玄幻奇幻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作者:李鸿天
  • 分类:玄幻奇幻
  • 字数:3586320
  • 状态:连载中
  • 更新:2020-09-29

    “公子不愧是正义表率!”“风华绝代,儒雅随和,嫉恶如仇,不好女色!”“天不生公子,正道万古如长夜!”世人皆感慨。……别夸!不要再夸我了!本公子不想正义,本公子才不是什么正道表率!放开本公子,本公子没

☆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公子实在太正义了》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信里的朋友推荐哦!

新书推荐

公子实在太正义了最新章节

查看完整目录 (提示:本页只显示最新12个章节。)

公子实在太正义了最新章节快速阅读

第三百零四章 铸剑半圣兵,借雷斩离火!【7000字,求月票!】


    杀机!

    瞬间出现!

    在这一刻,天地都为之色变。

    劫是顶级的劫,乃是天尊引劫,一指点下无边杀机,这样的劫难,本就需要以全部的精力去应对,然而,此时此刻,却是有无边杀机浮现。

    “南离火?!”

    虚空中,女帝眉头一簇,尔后,眼眸瞬间变得凌厉,不仅仅是南离火……还有七尊天人!

    南离火的一拳,没有丝毫的保留,将所有的力量都于此刻宣泄而出。

    滔天邪煞滚滚,仿佛要将穹天遮蔽,化作邪煞之海。

    而天人的攻伐则是缠绕着袅袅的仙气,瞬间如惊涛拍岸杀至。

    南离火,九境陆地仙!

    而他身边的七尊天人,其中亦是有一尊九境!

    除了九境以外,还有许多五境以上的陆地仙!

    谁都没有想到,杀机会来的这么快!

    天上有劫,地上有杀机。

    这宛若天罗地网般的情况,换一个人怕是早已绝望!

    嘭嘭嘭!

    虚空炸开,攻伐的落下,引动了劫难似乎变得愈发的恐怖和深邃。

    罗鸿肉身被金色雷弧抽击的,皮开肉绽,但是生命精华席卷,却又再度朝着七锻肉身发起了冲锋。

    “南离火……”

    罗鸿伫立在雷海之上,白发飞扬,眼眸锋锐。

    他口中呢喃了一番。

    倒是没有太过诧异,南离火会杀来,虽然在预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

    南离火是邪修,脾气自然不好,不会龟缩着等罗鸿去杀他。

    而此时此刻,罗鸿腹背受敌,遭受天尊引动的劫罚,自然是最危险的时刻,而这时候,亦是杀罗鸿的最好时机!

    轰!!!

    一截指劫,此刻已经渡了一半,罗鸿浑身血肉都在颤栗,都在蜕变,都在变化!

    此刻的罗鸿深陷指劫中,无法抽身。

    南离火的一拳横亘天穹而至。

    诸多攻伐齐齐落下。

    虚空中,女帝毫不犹豫,一步踏出。

    华服飞卷,她虽然刚刚与大楚天门中走出的天人激战一场,状态下滑,但是,如今的罗鸿是她的心头宝,她岂能让罗鸿陨落于此?

    “龙雀!”

    女帝青丝飞扬,眸光高贵森冷,姣好的身躯于虚空中一弹。

    仿佛有龙吼与雀啼之声交织,一柄金色的剑,从虚空中破开浮现而出。

    她握住龙雀剑,这是龙雀剑本体,乃是真正的神兵!

    不弱大周造化炉,不弱大夏皇权剑!

    一剑劈出。

    仿佛将穹天都给切开似的,一道剑气,排空天地巨浪。

    南离火砸出的一拳,微微色变。

    不过,女帝刚出手……

    虚空中,顿时有轻笑之声响彻,一扇天门浮现,正是之前悬浮于大楚皇宫之上的大楚天门,那尊与女帝厮杀了许久的九境天人走出,更有许多天人于仙气袅袅中淡笑。

    诸多攻伐落下,砸向了女帝。

    女帝脸色骤然阴沉,龙雀一剑斩出,与这些天人的攻伐撞击在了一起,让虚空都在崩裂,无数的剑气涟漪激荡开来。

    “此子铸剑引来天尊之劫,为天地所不容,该死。”

    那尊九境天人温和一笑。

    女帝虽然强,但是这么多天人同时出手,她的攻伐亦是被挡住了。

    不仅仅如此,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皆是有天门悬挂人间。

    陈天玄利啸,将小豆花抛在了演武场之上,御着地蛟冲天而起,便欲要阻拦南离火。

    哪怕他明白是飞蛾扑火。

    公子在渡劫,这些人趁此机会出手杀公子!

    卑鄙!

    “南离火……你不要脸了吗?”

    “生为九境陆地仙,居然行偷袭之事?你难道就不敢堂堂正正的与公子一战?!”

    陈天玄厉喝,地蛟卷起,背后大道呈现而出,大道四千里,死气缠绕,地蛟化骨龙,横亘天际。

    欲要一剑挡南离火。

    当然,陈天玄明白自己应该是挡不住的,南离火毕竟是九境陆地仙,此刻,又得伪枭蛊加身,战力恢复到了巅峰时期!

    这一拳,他未必能如罗鸿那般挡住!

    但是,可以一试,至少……要为公子争得渡劫成功的时机!

    嘭嘭嘭!

    虚空于一拳中,寸寸爆碎。

    一头骨龙与一拳头碰撞在一起。

    宛若枭蛊与骨龙厮杀。

    震荡的涟漪,仿佛要激散整片云海,怒荡而出的气流,似是要将万剑山都给冲击的爆碎断裂。

    演武场上,狂风大作,人人色变。

    小豆花脸色苍白,面容死死的盯着雷海中的罗鸿。

    “南离火?是南诏的那邪修!”

    “该死,罗鸿公子铸造的这柄剑,乃至诛邪之剑,这些邪修坐不住了!要杀罗鸿,不让罗鸿的诛邪剑成!”

    “诛邪剑一旦成就,怕是会给全天下的邪修带来灾厄!所以他们怕了!”

    演武场上。

    三位铸剑大师停止了咳血,可是此刻见得杀机,却是眼眸紧缩。

    他们很快便分析出了如今的局势。

    南离火,堂堂九境陆地仙,南诏国国主,居然亲自来袭杀一位一品修士!

    这是何等不要脸的举措。

    南离火定然是为了不让诛邪之剑铸成!

    三位铸剑大师气煞心肝,眼见着超越神兵的诛邪剑即将出炉,结果,居然有这些挨千刀的邪修来阻挡,来破坏!

    “族长!请出手!”

    他们看向了背负着手的吴清华,焦急道。

    吴清华蹙着眉头。

    “老夫……不出山。”

    吴清华摇了摇头,道。

    虚空中。

    被诸多天人给阻拦的女帝,杀机滚滚,龙雀剑横空,不断的释放出毁天灭地的剑气。

    “吴清华,出手!”

    女帝厉喝!

    不出山?

    还不出山?

    你个老东西难道要看戏?!

    吴清华闻言,顿时满脸纠结,这是要逼他出山啊。

    吴清华看向了伫立在雷海中,一剑劈碎了天尊一指的罗鸿,不由吐出一口气,此子……当得女帝如此选择么?

    天人……好多。

    他一旦出战,那便代表吴家也要出战,这么多天人,一旦对吴家动手,吴家……挡不住啊。

    可是,吴清华最终所有思索都化做了一声长叹。

    他一步踏出,瞬息便出现在了陈天玄的身边。

    抬起手,猛地一抓。

    霎时!

    万剑山之上,在剧烈的抖动,那飞泄而下的三截瀑布之中,骤然有嗡嘤的剑气喷薄而出。

    瀑布被撕裂。

    三道剑芒掠空而起,竟是于虚空中堆叠成了一把剑。

    那是一把古朴无比的剑!

    有雷弧缠绕其上,滋滋不休。

    吴家神兵……

    刺麟!

    这是一柄吴家传承了数千年的神兵。

    和龙雀不一样。

    龙雀是两百年前所铸造,而这柄“刺麟”,乃是吴家真正的传承神兵!

    “好好的让小友把劫渡过了不好么?”

    吴清华抓住了刺麟,身上的素衣无风自动,有一股冲霄的剑意从他的身上喷薄而起,仿佛要斩天,仿佛要辟地!

    陈天玄的骨龙被南离火的一拳给打的寸寸爆碎。

    古剑地蛟发出一声哀鸣,弹射而归,被陈天玄握在手中,他口鼻溢血,于虚空中蹬蹬后撤。

    陈天玄可没有罗鸿那种强悍的六锻肉身,根本扛不住南离火的攻伐。

    而吴清华出现在了陈天玄身侧,手中的刺麟一剑轻轻砸出。

    没错,就是砸出一剑。

    仿佛有一头麒麟咆哮而出,张开巨口,喷吐出漫天剑光!

    南离火的一拳,顿时在这漫天剑光之中,支离破碎,纷纷炸做了绚烂的黑色邪煞。

    咚!

    南离火势不可挡的一步,终于被止住,他抬起头,眼眸中流露些许惊诧。

    “吴家吴清华,麒麟剑仙?”

    南离火沉声道。

    这位成名于数百年前的强大陆地剑仙,给自己自划囚笼的强者,如今……竟是出世了!

    “唉……你南离火也是一方霸主,坐镇南疆,开辟邪恶之都南诏,何必与一个一品的后辈过不去?”

    吴清华单手握刺麟,淡淡道。

    “呵……”

    南离火眼眸中杀机暴涌。

    一品的后辈?

    这个后辈……特娘的屠了他的南诏!弄死了他可怜的枭蛊!

    老子身家都被他罗鸿打没了!

    “你懂个屁!”

    南离火低骂了一句。

    下一刻,浑身气势上涌,犹如大鲸吞水,漫天元气皆是被他吸纳入体,伪枭蛊化作一柄漆黑如墨的长刀,一刀劈出,仿佛将虚空都给切开。

    “不错。”

    吴清华眉宇微微一挑,微微颔首。

    这一刀,的确有几分邪修的霸道。

    可惜,对上他这位九境剑仙,却是差了许多,当今天下,最纯粹的剑仙,亦是要属他。

    哪怕是女帝,亦或者是之前的夏皇,虽然神兵皆是剑,可他们却并非纯粹的剑仙。

    夏皇是武修,女帝修王道。

    所以,并未有属于真正剑仙的攻伐力量。

    吴清华伫立于冲起,衣袂飞扬,也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剑法,就是一剑砸出,一头麒麟再度咆哮。

    只不过,这头麒麟仿佛踏着剑气长河而来,蹬的天地都在不住的颤抖。

    南离火的一刀,瞬间寸寸崩碎!

    “十境……半尊?”

    南离火面色骇然变化。

    这一剑的威力,让他近乎窒息,他可能会被这一剑斩落!

    若是有真正的枭蛊在或许可抵挡一二,但是,没有枭蛊相助,他南离火……挡不住!

    嗡嗡嗡……

    仙光袅袅。

    却是有一道道浩荡的仙气匹练抽打而来,南离火几乎要被剑气麒麟吞没,而这个时候,却是有天人来援!

    罗鸿能杀天人,这亦是引起了不少天人的注意,此时此刻,罗鸿陷入大劫之中,若是能杀得罗鸿,亦是一场大幸事。

    轰!!!

    数尊九境天人背后横亘着大道之路,走出了天门,只手撼穹天,与砸剑便是剑气长河的吴清华战在了一起!

    吴清华顿时凝眸,也不敢大意,抽剑便是迎击。

    撕裂了云海,跃入了云海之上,与天人交锋。

    而南离火则是借着这个机会抽身,摆脱了吴清华,朝着吴家万剑山飞速掠去。

    天穹之上,云海,雷海相互交错着。

    云海之上有雷海,吴清华御剑上九霄,与诸多九境天人厮杀。

    ……

    轰!!!

    万剑山上。

    众人皆是色变。

    当南离火摆脱了吴清华,从云海之下,犹如一颗彗星飞速坠落而下的时候,演武场上的吴家弟子们,皆是流露难看之色。

    吴清华被拖住了!

    南离火再度杀来,陈天玄咳着血,拔剑怡然无惧,再度相迎。

    咻咻咻!

    而吴家万剑山中,亦是有剑气喷薄,数道剑仙御剑而出,斩出惊世剑芒,与那南离火碰撞。

    但是,吴家剑仙数量其实不多,而且实力也不强。

    大多都是二三境的陆地剑仙,若是不加上三位铸剑大师,只有三位。

    三位加上陈天玄,四位剑仙,裹挟起冲霄剑气,化作了剑气长龙与南离火碰撞。

    却是被南离火险些一刀劈开!

    九境的霸道,于此刻显露无疑!

    虚空之上。

    女帝越打越怒,越打越失望!

    她打爆了一尊天人的肉身,但是对方很快又会于生命长河的冲刷下凝塑成形……

    “杀不了!”

    女帝怒啊。

    她怎么这么废物?!

    这时候,她不禁有些怀念与罗鸿并肩作战的时候,那份顺滑,那份摧枯拉朽!

    杀天人如屠狗,那才是爽利!

    这愈发让她确定,罗鸿不能死!

    轰!!!

    龙雀剑嘶鸣,千百丈的虚空,尽是氤氲的剑气,和空间涟漪。

    这一场战斗,早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大楚之中的江湖客们皆是颤抖不已。

    又是一场天人交战,那恐怖的威势,让人喘不过气的威压,真的是可怖!

    虚空中,亦是有不少天人在看好戏。

    天人,亦是分阵营,东南西北中,五大天门之后,便是五大阵营,五种血脉。

    ……

    噗嗤!

    罗鸿肉身震荡着,每一个细胞都破碎,又经历重塑。

    白发飞扬间,罗鸿浑身染满了鲜血,哪怕生命精华冲刷,也挡不住血液的溢出。

    握住手中的新铸的剑,一剑刺入那金色雷霆所凝聚的天尊一指劫中。

    这只是蕴含天尊一指之力的雷劫,却是强到让罗鸿都有些挡不住,这是杀劫,大杀劫,不仅要毁剑,更是要杀人!

    罗鸿利啸。

    发丝倒灌长空,周身的气浪似是被排开一般。

    罗鸿的肉身在升华。

    他像是被无数的金色雷光所淹没。

    许久之后,当脸颊之上的一小块金光破碎掉落,顿时有愈发璀璨的金芒从那破碎之中迸射而出。

    紧接着,便是整尊金身都布满了裂纹。

    嘭!

    无数的金雷被冲散开来。

    罗鸿握剑一跃而出,落在了那被切开一半的“天尊指”上,强健有力的脚掌重重踏下,罗鸿提着剑在巨大无比的手指之上奔走。

    他的肉身璀璨夺目,气血强健而有力。

    借雷锻体,七锻肉身!

    完成!

    指头之手,是一只若有若无的手臂,手臂之后,连接着雷海与人间。

    那尊模糊的天尊虚影浮现于雷海之上。

    冷漠俯瞰。

    完成肉身七锻的罗鸿在劫指之上奔走,手中的剑稳如泰山般递出,遥遥对准了天上的天尊。

    而原本呈现暗金色光泽的剑,在经历了金色雷劫的洗礼之后,顿时化作了璀璨的金色长剑。

    罗鸿凝眸。

    而万剑山,演武场上。

    三位铸剑大师,泪流满面,手舞足蹈,像是个孩子一般兴奋。

    “成了!剑成了!”

    “通体金光,邪煞不复!这果然不是什么邪剑,这是一把半圣之兵!”

    “天佑我吴家,吴家铸剑台,出半圣之兵了啊!”

    “此剑……当名诛邪!”

    兴奋的吼声,哪怕在这激战的万剑山周围,也是引起了回响。

    伫立在那巨大的雷霆手臂之上的罗鸿面色顿时一僵。

    “诛邪?”

    “我铸一把诛自己的剑?”

    谁特么给这名字起名诛邪的?

    这哪里像是诛邪之剑?

    他都融入了那么多的邪煞,那么多的邪修之魂,甚至连南疆十大邪蛊之首的枭蛊都融入了这一柄剑中,结果蹦出来个诛邪?

    此剑明明是至邪之剑啊!

    而罗鸿垂首,目光落在了金灿灿的长剑之上,那夺目的金光,差点亮瞎罗鸿的眼。

    剑身之上,尚且有金光一闪而过,仿佛在向罗鸿眨眼!

    艹!

    罗鸿忽然有种丢剑的冲动!

    原本的暗金之色多好!

    结果你变成了纯金之色……

    诛邪?

    甘里凉!

    罗鸿眼眸中仿佛有血泪落下,抬起头,白发飞扬三千丈,盯着那尊于金色雷海中伫立的天人。

    “都怪你!降何金雷!”

    罗鸿怒啸。

    不是他之过!

    他乃是邪灵铸剑师,铸的乃是真正的邪剑!

    一切过错,皆是这雷劫!

    都怪这金雷!

    污了他的邪剑!

    伫立在天雷手臂之上,罗鸿心神一动,魔剑阿修罗顿时浮现而出,魔剑漆黑。

    罗鸿一手握黑剑,一手握金剑。

    猛地扎下!

    噗嗤!

    罗鸿开始奔行,竟是顺着连接人间与雷海的手臂奔行,冲入那漫漫雷海,煌煌天雷深处!

    而雷劫所化的手臂之上,被犁出了两道沟壑。

    “放肆!”

    雷海深处,那天尊投影冷冷道。

    他意化天劫,此人,竟是不敬不畏!

    他宛若动怒。

    劫雷再度化作天尊一指,那是代表的是天界无上意志,要将这人间蝼蚁碾做齑粉!

    天地有大雪。

    大雪封天,亦要封山,更要封尽人间!

    而罗鸿顺着劫雷而上,一手黑剑,一手金剑!

    双剑齐出,犹如两头怒龙蜿蜒咆哮直上。

    欲要将穹天,都捅出两个窟窿!

    嘭嘭嘭!

    罗鸿的肉身染血,被无数乱窜跳动的狂暴金雷给抽击的血肉模糊。

    但是,两道剑气扶摇直上,宛若化作了阴阳交泰,滚滚之间,犹如两仪图,砸入雷海深处!

    轰隆!!!

    一声惊天巨响!

    那天尊投影瞬间被砸中,炸的四分五裂,暴动的雷海,顿时破碎!

    天尊投影消散,劫……快要被破了!

    万剑山数十里虚空中。

    被陈天玄以及诸多吴家陆地剑仙所阻拦的南离火,心有所感。

    没有想到,罗鸿居然能够这么快就完成蜕变,渡劫完成!

    他扫了一眼血染衣襟的陈天玄,又看了一眼剑气冲霄的一位位吴家陆地剑仙,眼眸一沉。

    他不能再与这些人过度纠缠!

    他的目标……是杀罗鸿!

    心神确定之后。

    他眼眸骤然一凝,浑身的甲胄犹如液体般蠕动,尔后化作了密密麻麻的邪蛊。

    他散去了伪枭蛊,以此来阻挡陈天玄等人!

    嗤嗤嗤!

    一头头黑色的邪蛊纷飞而出,犹如黑色的箭矢于空中炸开。

    陈天玄等人只感觉黑暗浪潮铺面而来,手中的剑斩出,却是斩到了坚固无比之物。

    黑暗浪潮犹如化作了帷幕,将他们给遮蔽,挡住!

    该死!

    陈天玄色变,他明白南离火想要做什么了。

    这是不想与他们纠缠下去!

    轰!

    南离火踏空而起,衣袂飞扬,冲上了雷云之中。

    他看到了劈碎了劫云的罗鸿,看到了盘坐在雷海之中,血肉模糊的罗鸿!

    他扫了一眼雷海之后的穹天,穹天被砸出了两个大窟窿,云海被绞散。

    哪怕是南离火也不由惊叹。

    罗鸿居然能做到如此?!

    不过,这愈发让南离火心头杀机凛冽,此子必须死!

    哪怕扛着雷劫余波,也要斩杀罗鸿!

    轰!

    此刻雷海已经接近收尾,南离火必须趁这个机会,置罗鸿于死地!

    一步踏出,顿时于穹天之上,拉扯出道道残影,一只邪蛊落下,化作了一柄黑色的长刀,这是南疆十大邪蛊之一的邪刀蛊。

    一刀劈出,绞碎云海,直斩被金雷抽击劈打的罗鸿。

    而罗鸿亦是感受到了这份锋芒,睁开了眼。

    他看着逆着劫雷而来的南离火,眼眸中顿时流露出几许诧异,诧异之后……便是兴奋。

    这劫雷尚且未散,南离火敢出手杀他,这是做好硬抗劫雷的准备了?

    罗鸿笑了起来。

    雷海之中。

    罗鸿与南离火相视,一者笑的灿烂,一者冷若冰霜。

    “你太心急了,圣人曰: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你该等劫雷散去,或者在南诏安安心心的等我来杀你。”

    罗鸿白发垂落血肉模糊的肩头,道。

    南离火却是眼眸一冷,再给你发育的时间么?

    现在出手,他虽然要扛劫雷,但是劫雷只剩余波,他身为个九境,自然能轻易扛的住。

    而你罗鸿却未必能轻易扛着。

    “劫云的余波罢了,你已经是强弩之末,杀你,正好。”

    南离火道,在他看来,这才是最好的杀罗鸿的时机!

    嘭!

    南离火抽刀,抽刀断雷劫。

    而罗鸿亦是从雷海之上站立而起,身躯更是被金雷抽的踉跄。

    不过。

    嘭!!!

    雷劫落下,南离火身躯猛地一震,竟是感觉势大力沉,犹如山岳倾塌。

    这劫……好强!

    罗鸿渡的劫,竟是这般劫!

    不过,他还是能抗的住,还是要杀罗鸿!

    南离火利啸,邪煞撑开,挡下这些雷霆,手中的刀,劈向了身躯于雷海之上踉跄的罗鸿。

    而罗鸿笑了,心神一动,取出了夏皇天甲尸。

    朝着那劫云抛了过去。

    轰!!!

    随着夏皇天甲尸的出现,可能是地狱尸鬼的浮现,滔天死气的刺激,竟是使得劫云的威力陡然攀升!

    粗大无比的雷霆跳动间,狠狠的抽打在了夏皇天甲尸的身躯之上。

    一阵焦黑的死气弥漫而出。

    夏皇天甲尸被抽的在雷海中不断横飞。

    罗鸿则是以夏皇天甲尸为盾,躲在其后,嘴角上挑。

    南离火:“……”

    他忽然,就有点懵!

    瞬间威力暴涨的雷劫,让他蓦地心寒。

    轰!

    一道金色雷弧砸在南离火肩头,将他的肩膀砸的邪煞翻滚,血肉焦糊。

    南离火顿时色变!

    雷劫余波……变猛了!

    不!

    变猛了许多!

    以半尊之尸增强雷劫!

    这罗鸿……疯子!

    罗鸿笑了起来。

    一步踏出,以夏皇天甲尸为盾,挡下不住落下的雷霆,夏皇天甲尸被劈的焦黑无比,但是罗鸿却是不以为意。

    本就是死尸,物尽其用罢了。

    噗嗤,噗嗤!

    南离火则是被雷霆劈的节节倒退,都无法挥出手中的刀!

    天甲尸遮蔽下,罗鸿伫立着,双手握双剑,扭动下脖子,顿时焦黑死皮纷纷脱落。

    露出了正阳之气如虹的璀璨肉身。

    罗鸿握剑,身躯瞬间掠去。

    一剑递向南离火。

    南离火被雷劫劈的颤抖,此刻,眼眸通红,他有些后悔了,他该等雷劫结束的!

    可他怎么都不曾想到,罗鸿居然能够拥有给让雷劫变的更强的手段啊!

    别人都是削劫力,罗鸿倒好,不按套路出牌,居然是增加劫力!

    但面对罗鸿一剑,他亦是挥刀斩出,而在雷劫的压制下,他的一身实力,跌落五成!

    叮!

    刀剑碰撞,雷弧都被打的横亘而飞,雷海中,仿佛有恐怖音波炸开。

    罗鸿身躯倒飞而出,南离火亦是倒退了一步。

    握着邪剑和魔剑,罗鸿凝眸:“不愧是九境!”

    “不过……你一身邪煞,皆将归我!”

    “欲要以你满身邪煞,助我跨越一品!”

    罗鸿凝眸。

    再度横杀而出。

    一道雷霆尚未落下,罗鸿与南离火已然交锋数百次,刀与剑对轰。

    罗鸿有夏皇天甲尸挡雷,可南离火没有!

    所以南离火遭受雷霆劈砸,于虚空中咳血。

    罗鸿岂会放弃这样的机会,佛灯盏盏悬浮,意志迸发。

    手中双剑横推。

    金色雷海之上,有尊尊金色大佛呈现而出!

    一剑生佛十八,两剑生佛三十六!

    嘭!

    南离火却是怒吼,一刀劈开三十六尊佛,肉身却是也满是血洒,他被雷霆劈的血洒!

    他的肉身,甚至不及罗鸿的七锻肉身,如何能扛住太多的劫罚!

    阴阳劫,红尘劫!

    剑剑为杀招!

    罗鸿疯狂的宣泄着力量,暴涨后的肉身,他的力量也随之暴涨!

    挥剑如抽鞭。

    抽打而下,将雷海打的炸裂,将南离火抽的满身皆是飙射的血!

    南离火怒吼。

    仰头长啸,发丝倒灌皆张。

    他不甘怒啸。

    然而,金色的天雷或许是因为劈不动夏皇天甲尸,所以皆汇聚至南离火头顶,朝着他劈下。

    南离火怒不可遏,这雷劫特么的……欺软怕硬?!

    如此现实的吗?

    而罗鸿却是于雷海中漫步而出。

    两柄剑于他周身环绕,一剑成阴,一剑成阳,阴阳轮转,黑金两仪!

    两剑霎时喷薄出无尽剑气。

    化作转轮阴阳图,裹挟于雷霆中,朝着南离火狠狠的拍下!

    被雷霆抽打的血肉模糊的南离火,猛地挥刀。

    咚!!!

    阴阳剑图砸中刀。

    罗鸿剑指再压!

    阴阳再砸!

    咚咚咚!

    连续砸出数十次,罗鸿浑身气机被抽的干干净净。

    而南离火手中的邪刀蛊亦是惨嚎间破灭!

    南离火被雷霆拍打的气息萎靡,又被罗鸿一阴阳剑图狠狠砸下。

    霎时,南离火双臂化血泥炸碎!

    阴阳剑图散去。

    罗鸿握二剑。

    猛地扎中。

    双剑顺着他的双肩扎入。

    罗鸿强悍无比的意志分身钻入其中!

    轰!!!

    穹天之上,最后一道雷劈下,砸中罗鸿和南离火。

    尔后,漫天劫云似是被打碎。

    而罗鸿双剑扎着南离火的身躯,狠狠的从穹天之上,飞速下坠,犹如流火,犹如陨石天降!

    咚!!!

    狠狠的砸在了铸剑台上。

    被大雪冷却封锁的地心火,下一瞬,再度喷薄,刹那高涨如帷幕环绕。

    演武场上。

    一位位吴家弟子,目瞪口呆。

    可见那铸剑台上。

    血肉焦黑的罗鸿伫立而起,挑起,一声怒啸。

    于地火喷薄间,双剑斜扯,将南离火斩的七零八落!

    PS:第二更,近八千字,求月票哇!月票排名又暴跌,如喽啰,心塞无比,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哇!卡酷小说网_https://www.kakuxs.com/


本章完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