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首页都市言情山海意难平
山海意难平
山海意难平

山海意难平

作者:唐颖小
  • 分类:都市言情
  • 字数:2258548
  • 状态:连载中
  • 更新:2019-12-27

    林宛白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千金小姐,众人宠之爱之,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然后,她得到了傅踽行,一个没有地位的私生子。所有人都劝她,让她三思而后行。可她却执迷不悟,自信的说:“你们知道什么叫做温水煮青蛙么..

☆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山海意难平》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信里的朋友推荐哦!

新书推荐

山海意难平最新章节

查看完整目录 (提示:本页只显示最新12个章节。)

山海意难平最新章节快速阅读

第138章:卷土重来


    最快更新山海意难平最新章节!

    老和尚抱着傅林笙坐下来,余光瞥了王明成一眼,笑说:“我瞧你最近是给学生上课上习惯了,到了这里也改不了老师的姿态,一上来就开始教育。我一个爱唠叨的都听不下去,你收着些吧。”

    王明成哈哈大笑起来,“好像是有点,老师父发话,那我自当是要闭嘴了。不说了不说了,今天这般高兴,晚上的斋菜一定很丰盛。”

    “那你可是想多了,今个我就准备了榨菜,还有一些腌制的咸菜,我亲自腌制的,他们都说味道很好。”老和尚一边说,一边重新拿了个杯子,给傅林笙倒了点水,喂给他喝了一些。

    王明成说:“咱们大人随便一点没关系,可这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吃这些榨菜啊咸菜啊,不合适的。最好是弄个肉包子吃吃,瞧他这肥嘟嘟的样子,老傅肯定喂了不少鱼肉。”

    老和尚:“佛祖脚下,说什么荤腥,你要吃你自己下山吃去,我这边可不欢迎你。”

    王明成说:“你可以学学济公的嘛。”

    “任何人都有自己做人处事的方式,济公是济公,我是我,我有自己的准则,为何要学他?再说了,就算我仿佛的与他一模一样,我也未必能够他的造诣。这世上就只有一个济公,就好像这世上就只有一个王明成一样。你可否明白啊?”

    “是了是了,您说的是。”

    两人一来一回的斗着嘴,傅踽行坐在那里,接了小和尚送来的茶水,便一直没有出声,也不知是否将两人的话听进去。

    过了一会,小和尚又送了小点心进来,特意给傅林笙准备的,之前他在寺庙里小住的时候分外喜欢,知道他要来,老和尚便早早就吩咐了厨房里的人,准备好小家伙爱吃的糕点。

    一盘子全是他喜欢的。

    有水晶糕,还有桂花糕,萝卜糕等等,各种颜色,看起来很漂亮。寺庙里有个手艺很精巧的小和尚,只要材料足,什么都能做,而且在这山上,弄点果蔬还是很容易的。

    傅林笙见了,哇了一声,两只黑葡萄一样的眼睛,闪闪发光。

    “老爷爷,我爱你。”

    老和尚哈哈笑起来,脱了他的鞋子,让他在旁边坐下来,又在他的茶碗里添了水,而后摸了摸他的头,满眼欢喜。

    王明成瞧着,笑说:“难得看到师父露出这样欢喜的神色,看样子这娃娃是有佛缘了?”

    “确实有佛缘。”

    王明成看向傅踽行,“老傅,听见没有?你家娃娃有佛缘有慧根,要不就跟了老师父,说不准往后能有很大的造诣。”

    傅踽行板着一张脸,目光沉沉看了他一眼,说:“刚师父不是说了,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有自己的际遇,既然如此,小宝的人生也该他自己来选。往后若真想出家为僧,与师父一样,我也不会阻止。”

    “这听着简直像是后爸。”

    傅踽行说:“这不是你教我的?”

    “什么?”

    “尊重。”

    王明成没话说。

    傅踽行追问:“难道,你会强行决定你儿女的未来?逼迫他们去做一些他们不喜欢的事儿?”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学习能力强,你别说了。来来,来这边陪师父下盘棋。”

    他说着站起来,把傅踽行拉过来,坐在他的位置上。

    原本想把原来的棋局扯掉,手刚伸过去,就被傅踽行抓住,说:“就这么下吧。”

    王明成看了看他,“行是行,但我这已经是死局了,你还能替我起死回生不成?”

    “看看吧。”

    老和尚捋了一把胡子,笑说:“那就试试吧。”

    随后,王明成搬了椅子过来,坐在旁边看着。

    棋子一来一回,明明已经是末路,竟是让傅踽行生生造出了一条生路来。

    王明成在旁边止不住的赞,一会站起来,一会又坐下来,最后两人平局,可显然这样的平局,就等于是傅踽行赢了。

    老和尚爽朗的笑,说:“可以啊,几日不见,刮目相看。棋艺是越来越高了。”

    傅踽行说:“是师父您让了我三分,我才有机会给自己做了一条生路,不然的话,我早就输了。”

    老和尚看了他一眼,侧头看向身边正在玩棋子的小家伙,笑道:“与人方便与己方便,其实归根结底,这生路还是自己创造的。你若是懂,那么你往后的人生,处处都是生路。”

    话音落下,小家伙堆起来的棋子也跟着哗啦一声,倒了下来。

    他不恼,倒是很开心,又重新开始,叠了起来。

    四人在藏经阁坐了许久,直到斋饭好了,几人才一块去了食堂。

    老和尚很疼小家伙,他来,自然是让厨房准备一些好的,新鲜的食材,专门给他准备一份斋饭。虽是全素,但做的好吃,荤素其实都一样。

    傅林笙喜欢这里的斋饭,味道是一级棒的。

    他坐在老和尚的身边,高高兴兴的吃,吃到一半,转头看向老和尚,把自己小碗里的菜夹了一点给他,说:“爷爷也吃。”

    “乖孩子。”

    而他们几个大人,就真的只是咸菜和榨菜。

    全是老和尚亲自做的,味道吃不错,但是怎么样都觉得太可怜了点。

    王明成瞧着这眼前两个菜,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最后还是笑了出来,夹了一块咸菜,放进了傅踽行的碗里,说:“好久没尝过师父的手艺了吧?多吃点,吃得多能长智,还能增加修行呢。”

    他一边说,又夹一筷子要放到傅踽行碗里,被他用筷子夹住,说:“要吃我自己能动手,不需要你亲自给我夹菜。这碗里的,你一并夹走,我不吃别人夹过的菜。”

    “你什么时候这么讲究了?”

    “我从来都那么讲究。”

    “是么?我以前以为,你只讲究一个人,其他什么都随便呢。”

    傅踽行侧目,深深看了他一眼。

    王明成咧着嘴,笑的十分灿烂,对视一眼后,他便收回了筷子,顺道把他碗里的菜一并扒拉回来,满眼的高兴。

    饭后,老和尚亲自带着他们父子去厢房,他们的厢房离老和尚的厢房很近,几步的距离。

    王明成已经回自己房间去了。

    老和尚在桌前坐下来,傅林笙拿了手机在看小猪佩。

    老和尚说:“这次来,准备住多久呢?你平日里那么忙,要是没时间,可以把小宝留在我身边,我倒是挺喜欢这孩子。”

    “会住一段日子,静静心。”

    老和尚抬眸看了他一眼,笑了笑,说:“也好,那就每日跟着我参禅吧。你身上的杀戮太重,但你与佛有缘,若是有机会,我倒是想让你跟着我修行。”

    傅踽行垂着眼,没有说话。

    老和尚也不强求,说:“我知道你心中执念难平,能哪一日你愿意了,你再来找我也不迟,佛祖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谢谢师父。”

    他喝完一口茶,便起身要走。

    傅林笙拽住了老和尚的袖子,扯了扯,说:“爷爷,我今天跟你睡,好不好?”

    不等老和尚开口,傅踽行便应了,“去吧。”

    傅林笙很开心,一下蹦起来,扒拉着老和尚的衣袖,高兴的眼睛都笑没了。

    老和尚瞧着他这样子,心下自然是软了,敲敲他的头,说:“小东西。”

    之前他住在寺庙里的一段时间,也都是跟老和尚睡的,可能老和尚长得和善,小家伙一直都很黏他,也不怕生,眼下是自己亲爸都不管了,就跟着老和尚走了。

    傅踽行送他们到门口,看着他们进了房间才退回来,关上门。

    万籁寂静,他坐在床上,闭了会眼,拿了床头柜上的,翻看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他便起来,换了寺院里的僧服,洗漱过后,一早就去老和尚那边报道,去大雄殿里与其他小和尚一块上早课。傅林笙坐在老和尚身边,身上穿着缩小版的僧服,俨然是专门给他做的,大小刚刚合适,看起来怪可爱的。

    他在这里住过,与这边的和尚都认识,关系还挺好,一个两个都很喜欢他,团宠。

    跟着傅踽行的日子,他时常睡懒觉,都已经睡习惯了,起的太早,他有些扛不住。上早课的时候,就公然在老和尚身边打盹,好几次都倒在了老和尚的怀里。

    引得大家一阵阵的笑。

    下了早课,他反倒精神起来,伸胳膊伸腿,跑去找严师父学武功去了。

    傅踽行则跟着老和尚一块去藏经阁整理籍,抄经,年经。王明成紧随其后,路上,他瞧他这身衣服,笑说:“老傅,你要是剃个光头,一定是全国最帅的和尚。”

    “是么?我觉得你剔的话,也可以。”

    “我就算了嘛,儿女成双,老婆又那么恩爱,我要是剃度出家,她怎么办?我怕她每天来寺庙守着,到时候弄得师父这边不得清净。我不行的,而且,师父也不会收我。当初我人生最低谷的时候,想要出家他都没收我,现在就更不会拉。师父是不是?”

    老和尚笑了笑,没有回应,径自往前走。

    进了藏经阁,王明成就闭了最,拿了昨天看过的那本金刚经再度翻阅起来。

    老和尚交代了任务,就去旁边的茶水间休息了。

    傅踽行上了二楼,将老和尚要求拿出去晒的经一一罗列好,分三次搬出去。

    今个太阳好,可以去去霉。

    王明成就对着门口坐着,手边一壶茶,一边喝茶,一边看,一边再看看耐心安置本的傅踽行。

    他动作很慢,也很小心,因为那些都有了年头,若是不小心,就很容易破损。

    阳光照着他,好像也是在帮他去霉。

    王明成嘴角微微扬起,其实可以感觉出来他变了很多,这是好的现象,改变总是要一步步慢慢来的。他的进度算快了,能有现在这样的变化,他是欣慰的。

    也亏得身边有个暖宝宝,对他这冷冰冰的老爸,也是暖暖的。

    是利器。

    这时,手机响起,他看了眼,是自家媳妇。他又看了看傅踽行,坐着没动,接起电话,刻意的提高了声音,说:“老婆。”

    这里安静,他只稍稍抬高了一点音量,就显得格外大声。

    屏风后的老和尚咳了一声,提醒他,“出去打。”

    王明成立刻降低音量,“知道了。”

    他走出去,选了个离傅踽行最近的位置,开始跟他老婆聊天。

    “你想我啊,我也想你啊,再过两天就回来。”

    两人腻腻歪歪聊了一大堆,这才挂了电话。

    傅踽行不为所动,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专注于自己的事情,将每一本都妥善的放好,并仔细检查过内里。

    所有的本都放好以后,他翻开页,隔半个小时翻一下,尽量让里头都晒到。

    而后,拿了个小椅子在旁边坐下来,注意力仍是放在这些本上。

    王明成倒了茶水送过去,“喝一口。”

    傅踽行接过,说了声谢,抿了一口,润了润喉咙。王明成站在他旁边,说:“不跟我说说这大半年在外头跟林宛白相处的怎么样?”

    他抿了抿唇,并没有立刻回答,低头喝了口水,默了好一会,才开口道:“她不爱我,也不会爱我。”

    “怎么说?”

    傅踽行笑了笑,“我早就知道了,你也知道的。”

    “话也不能这么说,她当初那么喜欢你,也不仅仅只是因为你自己塑造的人设,也不可能仅仅只是因为你会心理学,知道她的心理。这些都是锦上添花的东西,首先要有好感,你做的那些才有用啊。不然,你说傅延川那么好,她当初为什么不喜欢,偏是要喜欢你呢?你也不要妄自菲薄,你有你的魅力,你有你吸引人的地方。你若是连你自己都不喜欢你自己,谁还能喜欢你?”

    “确实没有人喜欢我,没有人喜欢真正的我。”

    “我觉得傅踽行很帅,很男人。”

    傅踽行侧目看了他一眼,轻轻笑了起来,“是么?可我记得,你很怕我。”

    “哪有,我什么时候怕你了?”

    “你自己心里清楚。”

    王明成尬笑,而后用力的拍拍他的肩膀,“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之后的几天都是晴天,太阳很好,傅踽行就天天晒。

    王明成在三天后就下山了,他毕竟是有家室的人,家里的女人每天要打四五个电话,两夫妻感情好的不行。

    他走以后,寺庙里更显清净,再没有人故意在傅踽行的耳边秀恩爱,叽叽喳喳说一堆。

    然而,傅踽行没清净几天,傅林笙就开始来吵他,变成了十万个为什么,他说话越利索,问题就越多,对什么都好,成了好宝宝。

    傅踽行不太回应他,但他也还是锲而不舍的问,能把人问烦死。

    日子过的平静,傅踽行偶尔还会去后山上,四处看看,在邵贤那边学了点药材只是,平华峰山很高很深,山里头什么都有,他也上去看看。

    一日,他一口气爬到了山顶上,最高峰,花了足足一天的时间。

    站在山顶,他看着远处,白云环绕四周,如仙境。他此时,好似站在云层以上,抬头就是天,太阳挂在那里,温热的光洒在他身上,温度刚刚好。

    季节交替,温度骤降,这些天,山上开始转冷。

    他身上的僧服破了一块,山风吹拂,带着细微的露水。他看着远处,好像看到了林宛白的笑脸。

    无论何时何地,林宛白一直在他的心上,他的脑海里,从未离开过。他想她,非常的想。

    老和尚说要放下执念,可这份执念,他执着了这么多年,如何放下?如何放得下?

    可能到死,才能放下吧。

    回到寺庙内,天已经彻底黑了,他一路下来很险。

    因为脚不好,他走的很慢,也很小心。

    老和尚见他平安回来,才稍稍松了一口气,语重心长道:“日后不要再做那么没分寸的事儿了。”

    傅踽行点头,“很抱歉,让师父您担心了。”

    “我倒是还好,小宝是真的担心,哭了好几回,这会是哭累了,不小心睡着了。这孩子很粘你。”

    “哭了?”

    “是啊。”

    傅踽行进去看了看,果然,那长而浓密的睫毛上还挂着眼泪。

    这一刻,他莫名觉得,自己还是很重要的。

    低头,在小家伙胖乎乎的脸上亲了一口。

    回到厢房,他坐下没一会,手机响起,来电是雷森。

    “什么事?”

    “傅老爷子快不行了,还有傅延川回来了,还把傅家其他人都找了回来,现在全部集中并住进了泗北。”

    “嗯,我知道了。”

    “我瞧这架势,傅延川准备卷土重来的意思。”

    傅踽行轻笑,“好。”

    “傅先生,那您回来了么?”

    “老爷子死了,我当然是要回去的。”

    ……

    北城,泗北区。

    林舟野断然拒绝林婧语的提议后,林宛白没有再去找他说一个字的废话,转头去找了韩忱。

    她从陆勉那边得了电话,亲自打给他。

    韩忱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跟左昱山一块开会,手机响起,他看了一眼之后,脸上的表情一喜,紧接着,立刻收住,咬着牙把电话给挂了,回了一条短信过去,【现在不方便,一回回电。】

    左昱山将他的神色看在眼里,翘起二郎腿,伸手搭在了他的椅背上,并没有说什么,只继续眼前的事儿。

    等大家一致通过决定,做好安排,散会,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的事儿。

    韩忱迫不及待,收拾了东西要出去打电话。

    左昱山一下把他摁回了椅子上,说:“我听说,林宛白被救回来了,现在是安全回到林家了,是么?”

    “是啊,我之前跟你交代过了。”

    “刚才谁来的电话?”左昱山笑眯眯的,问道。

    韩忱咳了一下,也没瞒着,“就是小白。”

    “咱们两这关系,你还用得着出去打电话啊?就在我这儿打,我还没见过她本人呢,我实在好,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能让你这么挂心。应该是能让那么多男人,为了她争来抢去的。”

    韩忱笑了笑,说:“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我只是还她就恩情,她当初帮了我挺多的。”

    左昱山一只手撑着头,扬扬下巴,“打啊,约出来一起吃个饭,我也一块,介绍认识一下。”

    在他的逼迫下,韩忱还是打了电话。

    林宛白很快就接了,像是专程等着,“刚才抱歉,我不知道你在忙就冒然给你打了电话,灭有打扰到你吧?”

    “没有。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

    “哦,我听知夏说你救我也帮了不少忙,我想请你吃顿饭。”

    “不用,你是自己不记得,你之前也帮过我很大的忙。”

    “哦,那你是不想跟我一块吃饭哦。”

    韩忱立刻否认,“不是,当然不是。那好吧,不过我请客好了。”

    “不行,我请客,就这样决定了。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晚吧。我把地点发给你,晚上六点。”

    说完,她就挂了,用他的号码加了个微信,把地址发给他。

    今晚林舟野有应酬,估计得忙到很晚才会回来。

    林宛白同林婧语商量好后,就坐陆勉的车去了饭店。

    她订的是私人饭店,林婧语接的头,她认识的,老板娘是个靠谱的。

    她提前十分钟到,仔细看了菜谱,挑挑拣拣又加了一些。

    订好以后,韩忱和左昱山就到了。

    老板娘把人领进来,林宛白看到左昱山愣了愣,她没想到还有别人,但也得体的起身,与之打了招呼。

    左昱山的目光很有侵略性,上下扫了她一眼,笑着伸出手,说:“久仰大名,真是百闻不如一见,确实跟那些妖娆贱货很不一样。”

    林宛白听到这词汇,嘴角抽了下,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看向了韩忱。

    她大约是看出来,这人应该是韩忱的老大,肯定比韩忱高一个头就对了。

    韩忱说:“这是我大哥左昱山,与其说是我帮你,倒不如说是山哥帮你。”

    天河会的老大,林宛白知道。

    她真诚的说:“谢谢山哥。”

    “小忱谦虚了,你的事儿我可是一个手指头都没出过力,全是他在办。要谢就谢他吧。”

    “两位我都是要感谢的。”

    林宛白微笑着,叫老板娘弄了酒上来。

    老板娘提前就醒了红酒,这会端上来正好能喝。

    韩忱说:“酒就不必了吧。”

    “要的,我得敬你们一杯,表示感谢。还有,我今天还有事儿想请你帮忙呢,所以这酒必须要喝。”卡酷小说网_https://www.kakuxs.com/


本章完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