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首页科幻灵异小妖妻
小妖妻
小妖妻

小妖妻

作者:雾矢翊
  • 分类:科幻灵异
  • 字数:2557695
  • 状态:连载中
  • 更新:2019-09-24

    闻栖自幼父母双亡,体弱多病,是世人眼中的小可怜。这个小可怜在及笄那天,不仅被赐婚给当朝的七皇子,同时觉醒成半妖。然而就算觉醒成半妖,她依然是个体弱多病的小可怜。直到小可怜闻栖嫁给七皇子后,她才知道世人眼中的修炼废材七皇子深藏不漏,丹器符阵样样皆通,世人都被他骗了!而闻栖也终于过上了仗势欺人、干架搞事的日子!半妖血统的病弱小妖妻VS占有欲爆表的阴鸷大魔王。PS:非传统玄幻升级流。四月份开。

☆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小妖妻》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信里的朋友推荐哦!

新书推荐

小妖妻最新章节

查看完整目录 (提示:本页只显示最新12个章节。)

小妖妻最新章节快速阅读

第292章第 2929 章


    乍然听到百里迟告知他们的消息,闻翘四人的神色都有些古怪。

    不过只是一瞬间,宁遇洲就收敛起脸上的神色,温和而诚恳地道“多谢百里公子告之,若是没有你,可能我们会一直等下去。”

    裴栖羽难得没有出声,不管他在心里如何评价百里迟,既得的好处不要白不要,他自然不会因为嘴欠或其他原因推拒出去。

    百里迟没怎么在意地道“这没什么,就算我不告诉你们,你们应该也能察觉到。”

    宁遇洲只是笑了笑,并未接这话,只道“不管如何,我等皆承这份情若我等能侥幸进入枯骨十三府后,百里公子有所求,我等必不会坐视。”

    “那真是太好啦。”百里迟高兴地说。

    见他笑得粉红色的牙龈都露出来,实在是傻得真实,裴栖羽和宿陌兰都不知道怎么评价这人。

    百里迟离开后,四人便开始等天黑。

    还骨镇的天色黑得很快,几乎在傍晚时分,天幕便开始黑下来,家家户户亮起骨灯,从半空中俯望,宛若铺陈在黑暗中的星星点点。

    今晚的还骨镇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远处的街道依然传来一阵阵热闹的喧嚣声,恍如白日。

    闻翘站在窗前,望着星月泯灭的夜空,那种奇怪的感觉再次袭上心头,风中仿佛传来某种细微的动静。

    熟悉的气息出现在身后,一只手臂越过她按放在窗边,像是将她环在怀里一般。

    闻翘抬头看向出现在身后的男人,他的气息完全笼罩住她,同时也打断那从风中传来的讯息。

    闻翘盯着他线条优美中透着刚毅的下颌,说道“夫君,你有没有觉得,近日的还骨镇的夜空总是说不出的怪异。”

    宁遇洲道“我没看出来,不过你说怪异,那应该是。”

    见他没有丝毫怀疑就相信自己,闻翘心里很高兴,抿嘴笑起来。

    两人觉醒的神异血脉不同,他的神异血脉更多在辅助方面,而她则是感知方面,对周围的环境变化的感知极为敏锐。

    “你还发现什么”宁遇洲问。

    闻翘想了想,“还有风”

    “风”

    “嗯,是风风里好像有不一样的讯息,可惜我没办法辩别。”闻翘有些苦恼,明明能感觉到异常,但面前却像是蒙上一层朦胧的纱,怎么也看不清。

    宁遇洲若有所思地看着夜色里的还骨镇。

    还骨在明,枯骨在夜毫无疑问,枯骨代表的是枯骨十三府,在夜便是夜晚。这些很好理解,可两者结合在一起,却让人十分费解。

    正在这时,裴栖羽和宿陌兰过来,并且告诉他们,二楼那里有动静。

    “我看到他们离开客栈。”宿星说。

    “现在”闻翘问道,忍不住又看了一眼窗外的夜色,像他们这些非还骨镇的外来修炼者,一般不会在晚上出去,这更像是一种约定俗成的默契。

    “我们要不要也出去看看”宿陌兰询问,她心里有几分焦虑。

    百里迟说今晚会是月圆之夜,可他们从天黑时就开始看,别说月圆了,连丁点月亮都看不到,明显还是一个阴天,和过去的每一日都没什么不同。

    但百里迟应该不会拿这种事来骗他们。

    裴栖羽和闻翘、宿星同时看向宁遇洲,仿佛在等他做决定。

    不知不觉间,只要遇到什么事,众人都会先征询宁遇洲的意见,隐隐以他为首。裴栖羽反应过来时,发现自己这种下意识的行为,暗暗撇了下嘴,倒也没说什么。

    宁遇洲并没有犹豫太久,当即便道“我们也出去。”

    四人带着一个器灵、一只小食铁兽出发。

    离开时,宁遇洲突然道“将骨灯带上。”

    闻翘将桌上的骨灯捧住,裴栖羽也将隔壁房的骨灯带过来,四人从楼梯走下去。

    安静的夜里,骨梯承重时发出的咯吱声极为刺耳,那种阴森恐怖的气氛无形间又拔高几分,仿佛沉甸甸地压在人心头。

    来到一楼的大堂时,他们朝柜台那边看了看,没见到花大娘。

    花大娘是客栈的老板,平时没什么事,她都会待在客栈的大堂里,或者是挤在柜台后,存在感十足。他们发现,她极少会离开客栈,仿佛守候着什么。

    四人没见到花大娘,也没试图去找她,直接打开门出去。

    开门时,一股裹挟着湿气的风拂面而来。

    裴栖羽的目光瞬间变得锐利,望向巷子外,说道“这风是从街道那边飘来的。”

    宿星和闻滚滚有些害怕地挨着闻翘,来到还骨镇这么久,它们还没在晚上出去过,每天晚上的这时间段,它们已经挤到床上,在宁哥哥和闻姐姐的陪伴中进入甜甜的梦乡。

    “湿气很重。”宿陌兰跟着说,抬手摸了下脸,摸到一阵湿润。

    这湿气的存在十分诡异,但还骨镇里没有升起雾气,它和往常一般,但黏附在身体上的湿润,仿佛这附近的水源十分充沛。但还骨镇是建在乱葬岗上的,方圆百里内是一片荒山野岭,不说是河,连个水洼都看不到。

    四人不敢大意,捧着骨灯,穿过巷子,来到还骨镇唯一的大街上。

    街道两旁很热闹,灯火辉煌,每一间店铺的门大开,里面传来修炼者们的说笑声。

    然而当他们看清楚街道两边的各个店铺里的情况时,不由寒毛直竖。

    透过那敞开的大门,里面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那些喧闹的声音,分明就是骨屋发出来的,而且它还可以模拟不同的修炼者的声音,处处透着一种属于人世间的喧闹。

    若是没有亲眼所见,他们几乎以为这里坐满了客人,那些正在喝酒的客人如往常那般高谈阔论,讨论着镇里最近发生的新鲜事。

    原来每天晚上,他们听到的热闹是这么来的。

    这一幕实在太诡异,让他们打从心里发寒。

    看着街道两边发出各种声音动静的骨屋,他们很快就发现,那些声音是筑成骨屋的骨头与骨头之间发出来的,成功地模拟出白日修炼者活动时的声响。

    “镇里的人呢”宿陌兰轻声问,声音有些发颤。

    还骨镇里的修炼者并不少,甚至因为它的特殊性,所容纳的修炼者中包括灵修、邪修、魔修,这些人都不是好惹之辈,纵使每天都有不长眼睛的人莫名死去,但还骨镇的人口仍是很多。

    这么多人,仿佛一夕之间,突然就消失了,只剩下一座白森森的骨镇。

    宁遇洲他们自然也不知道。

    他们观察着周围,试图查找出些许蛛丝马迹。

    第三条巷子距离镇口不远,闻翘下意识地往镇口方向看去,然而让她惊愕的是,以往抬头就能看到镇外的乱葬岗,但此时看去,只有一条蜿蜒而去的骨路,不知通向何方。

    而另一个方向,也是没有尽头的骨路。

    从巷子里走出来的四人,仿佛站在一条向两边无限延伸的骨路中间,两边皆没有尽头,看不到尽头的情况。

    “往哪边走”裴栖羽问出众人心中的问题。

    骨镇的入口不见了,变成一条无限蜿蜒的骨路。

    宁遇洲偏首看向闻翘,突然问道“阿娖,你觉得我们走哪边好”

    裴栖羽和宿陌兰同时看向闻翘,虽然不解宁遇洲为何让闻翘决定,但他们并未多嘴询问。

    闻翘侧耳倾听风声,闭目捕捉风中带来的讯息。

    半晌,她睁开眼睛,指着还骨镇入口的方向,说道“我们走这边。”

    “好。”

    宁遇洲没有丝毫迟疑地拉着她的手,朝向骨镇入口蜿蜒的那条骨路而去。

    宿陌兰和裴栖羽赶紧跟上他们。

    骨路很长,蜿蜒而去,渐渐地两边的骨屋已经消失,剩下一片黑黢黢的色泽,那纯然的阗黑,甚至能蒙蔽修炼者,视线和神识无法穿透。

    唯有他们手中捧着的骨灯的微弱光芒照亮脚下的路。

    突然,骨路的光线又明亮起来。

    四人抬头看向夜空,发现月亮出来了。

    惨淡的月光照亮骨路,让人能清楚地看到脚下的每一根骨头的形状,月光和骨头的结合,让这世界越发的阴森诡异。

    “原来今晚真是月圆之夜。”宿陌兰喃喃地说,觉得还骨镇十分不可思议。

    谁能想到,月亮会在这种地方出现还骨镇确实如那些修炼者所言,没有太阳和星月,它只在另一个地方出现。

    可这其中的规律,他们仍是没办法渗透。

    纵使闻翘若有所感,却仍是蒙着一层纱,只隐隐约约有个概念。

    不知走了多久,哗啦的水声响起。

    裴栖羽的修为最高,第一时间捕捉到水声,谨慎地说“前面有水声,听那声音,应该是一条河。”

    四人赶紧路快脚步。

    随着水声越来越近,他们终于看到这条骨路的尽头,那里有一座巍峨高大的门,那门突兀地出现在黑暗之中,却让人无法忽视它。

    门前立着一块巨大的骨碑,骨碑上是龙飞凤舞的五个血色大字。

    就着月光,他们清楚地看到那血色大字周围沁着鲜血,就像是流下的血泪,不堪负重地垂落。明明那五个字体十分古怪,然而当他们看到它时,却瞬间明白它所代表的意思

    枯骨十三府。

    近看时,这巍峨的大门是用几根大骨搭成,那大骨的形状,看着像人的大腿骨,但却是放大近百倍的面积。

    众人打量半晌,宁遇洲说“进去。”

    一行人走进枯骨十三府。

    今晚是一个月圆之夜,月光格外明亮,能让他们清楚地看到这片隐藏起来的世界。

    前方出现一条河,淙淙的流水声使这世界越发的安静。

    众人来到河边,首先看到的是河岸上那细碎的白沙,格外的轻盈细腻,没有一丝杂质。然而若是细看,会发现这白沙的真面目分明就是被碾压成齑粉的骨粉。

    河的两岸都是这样的白沙,需要多少骨头堆成

    许是在还骨镇待的时间不短,每天住在人骨筑成的骨屋里,四人对这一切接受良好,并没有不适感。

    他们观察周围,很快发现,这条河是唯一的路,他们必须要渡河而下。

    宁遇洲取出一条骨船。

    宿陌兰和裴栖羽都看得有些懵,问道“这骨船哪里来的”

    “我炼制的。”

    当骨船抛到河上时,迅速地变成一条正常体积的船,散发地级灵气的气息。两人这时才明白,这船只是空有骨形,理论上来说,分明就是灵器,和邪器之类的没关系。

    “你这么做,就不怕被人取笑吗”裴栖羽有些哭笑不得,不明白宁遇洲的脑回路,就算还骨镇诡异,但也不必直接将船炼制成骨头的形状

    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端倪。

    宁遇洲随意地道“它虽然是灵器,但里面融入不少妖骨,也算是骨船。”

    虽然这些妖骨的质量都不高,但也算是符合还骨镇的特征唯一不符的是妖骨而非人骨,应该没关系。

    事实证明,妖骨炼制而成的船也能在这条河使用。

    他们并没有控制骨船,让船顺水而去。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闻翘的手搭在腰间的长鞭上,忍不住看了看天空,高悬在空中的那轮圆月一直没有西沉的迹象,仿佛凝固在空中,月光照亮这一片地方。

    “闻姑娘,你有没有注意到,时间已经过了几个时辰,很快就要天亮。”宿陌兰走到闻翘身边,轻声说道。

    闻翘颔首,思索道“可能枯骨十三府一直都是月圆之夜罢。”

    宿陌兰觉得她这猜测很有可能,看着前方的水路,这条河和先前的骨路一样,长得没有尽头,骨船经过,水面泛起阵阵涟漪,倒映水中的圆月随着涟漪晃荡,那惨白的月亮仿佛四分五裂。

    不对

    宿陌兰迅速地反应过来,一剑将从河中跃出来的一具白惨惨的骷髅斩回河里。

    变故在一瞬间,闻翘和裴栖羽迅速地召出武器,将那些从河中跳出来的骷髅击落河里,宁遇洲迅速地在船上布阵。

    不过须臾间,整条河仿佛被无数的骷髅填满。

    这些骷髅浑身白惨惨的,并不狰狞。

    它们的动作格外灵活,那黑洞洞的眼眶里闪烁着血色的光,每当和那眼眶对视时,让人有一种被它凝视的错觉。

    骨船亮起一道灵光,从河中跳出来的骷髅被灵光挡住,使它们无法再进一步。

    裴栖羽和宿陌兰这才发现,原来宁遇洲已在骨船布下防御阵,这防御阵显然能挡住河中冒出来的骷髅的攻击。

    骷髅们攻击一会儿后,发现没办法突破骨船的防御后,两排牙齿一张一合地动着,发出咯咯咯的声音,给人一种它们正在交流的错觉。

    闻翘和宿陌兰警惕地盯着它们。

    “这些是什么东西”裴栖羽皱眉问,发现这河里全都是这些骨头架子,实在让人心情不好。

    “算是骨妖。”宁遇洲说。

    众人看向河里的那些骷髅,觉得骨妖这种称呼挺适合的。

    “看来枯骨十三府并不怎么安全。”宿陌兰微蹙着眉,有些忧心地看着前方,直觉前路危机重重,也不知道此行能不能顺利。

    裴栖羽看她一眼,摸着下巴说“我倒是好奇,还骨镇里的那些人到底去哪里了。”

    若说他们离开客栈时,没有见到花大娘时还觉得奇怪。直到看清楚那大街上的情况,便有一种直觉,花大娘应该和那些消失的人一样,都已经不在还骨镇里。

    混元大陆怎么会有这般诡异之地

    “还骨在明,枯骨在夜。”宁遇洲突然说,“他们的去处,应该和这两句话有关。”卡酷小说网_https://www.kakuxs.com/


本章完
展开

精品小说

  1. [武侠修真]狂神刑天
  2. [都市言情]废柴逆天召唤师
  3. [玄幻奇幻]神兽召唤师
  4. [都市言情]僵约之僵尸帝君
  5. [其他类型]阴阳异闻录
  6. [都市言情]南宋第一卧底
  7. [都市言情]我师傅是林正英
  8. [都市言情]外室之妻
  9. [历史军事]混世小神棍
  10. [都市言情]芜凰
  11. [都市言情]随身空间:战神的异能小媳妇
  12. [都市言情]都市医武狂龙
  13. [女生言情]邪帝缠宠:神医九小姐
  14. [都市言情]最强医圣
  15. [都市言情]绝世神皇
  16. [都市言情]美女总裁老婆
  17. [女生言情]封少的掌上娇妻
  18. [都市言情]三世独尊
  19. [都市言情]战神媳妇有空间
  20. [暂未分类]韩娱之我为搞笑狂
  21. [暂未分类]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22. [科幻灵异]第九特区
  23. [游戏竞技]斩月
  24. [玄幻奇幻]反派真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