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首页都市言情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
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
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

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

作者:凌七七
  • 分类:都市言情
  • 字数:1893382
  • 状态:连载中
  • 更新:2019-09-17

    一朝穿越,顾明卿成了大晋朝忠勇侯府的嫡次女。顾明卿原以为从此就能过上“坐看庭前花开花落,笑看天边云卷云舒”的悠闲日子,谁知亲爹是入赘侯府,而她是原配生的小可怜,身份那叫一个尴尬。顾明卿还没来得及适应新..

☆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信里的朋友推荐哦!

新书推荐

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最新章节

查看完整目录 (提示:本页只显示最新12个章节。)

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最新章节快速阅读

第206章 藩王进京(二更)


    最快更新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最新章节!

    皇太孙虽然保住了地位,但是他觉得现在的日子真是太难过了。

    以往孝康帝和皇太孙单独相处时,孝康帝看着皇太孙的眼神里充满了慈爱,仿佛皇太孙就是世间最稀罕的珍宝。可是如今,孝康帝和皇太孙私下里相处时,孝康帝看着皇太孙的眼神总是欲言又止,眼底带着淡淡的不满还有丝丝的惆怅。

    皇太孙敏锐察觉到孝康帝态度的变化,这令皇太孙十分不安。

    皇太孙曾经想过对着孝康帝认错,说他知道自己在边关做错事了。但是每一次,皇太孙都打了退堂鼓,因为他害怕,有些事情还有一层薄薄的遮羞布遮着,皇太孙还可以自欺欺人,他可以告诉自己,别人不知道,事情没发生,那就这样过去好了。

    一旦说了,有些事情就真的回不了头了。

    皇太孙着急地想要讨好孝康帝,但是孝康帝没有给皇太孙这个机会,皇太孙做得再多,孝康帝眼底深处那一抹淡淡的失望仍然没有消失。

    皇太孙正百般着急时,镇国公府那儿也传了消息,说以后不会再碰私盐。

    皇太孙大惊,当即就找了个机会,亲自去镇国公府。

    老镇国公得知皇太孙来了,吩咐人将他带来自己的房间。

    老镇国公坐在床上,对着皇太孙微微弯腰,“老臣年纪大了,如今正生着病,不好向殿下你行大礼。”

    屋内的确是弥漫着浓浓的药味,皇太孙不禁皱起了眉头,但他也没多说什么,吩咐人端了一张椅子,便将屋内的人打发下去。

    “外公,咱们是至亲,无须如此生分。”

    老镇国公虚弱一笑,“这不是生分,而是老臣想着君君臣臣,这规矩是不能坏的。”

    皇太孙闻言,眉头皱得愈发紧了,“外公,孤知道这次在边关有些对不住大表哥。孤以后会找机会弥补大表哥的。”

    皇太孙只当老镇国公是因为佟思维的事情生气。

    老镇国公定定看着眼前的皇太孙让,心里忽然涌起深深的疲惫,对这个外孙,他竟有种不知从何处开口的感觉。

    “太孙误会了。太孙不是专门为了思维而来吧。”

    皇太孙也不拐弯抹角,开门见山道,“外公,孤不懂您为何突然要停止私盐的生意。”

    老镇国公叹了口气,无奈道,“太孙,您能否告诉老臣,如今不停,那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外公!你知道孤现在的处境有多艰难吗?皇祖父虽说没有废了孤,但是私下里对孤,一直淡淡的,孤甚至从皇祖父的眼里看到对孤的失望!”

    皇太孙不敢在外人面前表现出他的焦急,但是对着老镇国公就没有这样的问题了。皇太孙是真心将老镇国公当成可亲可敬的长辈。

    老镇国公心里无语至极,就你在边关干得好事,孝康帝没直接废了你,还保留着你的皇太孙之位,那真是偏宠你到了极致了!你居然还有脸这样那样不满?

    这些是老镇国公的腹诽,他当然不会对皇太孙说了,就是说了也没什么用,凭白地让皇太孙心里对他存着疙瘩。

    “殿下稍安勿躁。边关的事才发生没多久,皇上就是要忘记,那也是需要时间的。殿下现在要做的就是沉住气,好好当一个皇太孙,好好当一个孝顺的孙儿。”

    老镇国公原本是打算不再管皇太孙了,甚至默认了佟思维和佟思罡两个另选明主。但是眼前的人是他的亲外孙啊!老镇国公也是看着皇太孙从襁褓大的婴儿一点点长大成人,他舍不得啊!

    老镇国公忽而自嘲一笑,都说孝康帝年纪大了,老糊涂了。可是现在看来,他也没好到哪里去,他也一样是年纪大了,老糊涂了,更在意这些亲情了。

    皇太孙没发现老镇国公眼底复杂的情绪,他现在很惶然无措,根本不知该如何是好,“外公,这样有用吗?”

    老镇国公点头,伸手拍了拍皇太孙的肩膀,柔和的声音里不失坚定,“有用的,一定有用的。只要殿下将老臣的话记在心里,并且做到,那就一定有用。殿下要相信老臣的话。”

    皇太孙有一下没一下地点头,“嗯嗯!外公,我听你的。我知道外公你不会害我的。不过外公,为什么要停了私盐生意?”

    感情皇太孙还是没有忘记这茬,老镇国公叹气道,“为什么不停?”

    皇太孙当即说出自己的理由,“外公,现在皇祖父对我不满,我若是再没了那大笔的银钱进项,不能收买朝中大臣为我说话,皇祖父是不是会对我更失望,他会不会真的直接废了我?”

    说到最后,皇太孙的声音难掩害怕颤抖。

    老镇国公板着脸,对着皇太孙厉声道,“燕行!你给我听好了,你是大晋的皇太孙,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人!你需要的不是什么大臣为你说话,而是当今皇上,也就是你皇祖父对你的认同!你听明白了嘛!”

    皇太孙神色迷惘,眼底隐隐有挣扎之色。

    老镇国公伸手按了按有些发酸的太阳穴,直到这会儿,他才发现皇太孙是真的不适合当一国之君,大晋若是真的落到他的手里,怕是——

    老镇国公也不跟皇太孙讲什么大道理了,干脆说了一条皇太孙最在意的,“殿下,边关的事情才发生没多久。这一次皇上能原谅您,选择保住您。除了你是皇上亲手带大的,还有纯懿皇后和先太子的情分。这些种种的原因加在一起,您这次才能过关。

    可是皇上终究是皇上,纯懿皇后和先太子的情分也只能有这一次,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殿下,您三位早已成年的皇叔,他们在封地经营日久,这一次更是率军痛击大凉人,可以说是立下了不小的军功。您若是再有什么差错,被揭发出来,到时候您的地位才是真的保不住。”

    皇太孙心里一凛,没错,比起那些银钱,皇太孙更在意的还是他的太孙之位!

    “外公你说的对,我——我——我不能再让别人找到机会,我不能让皇祖父有借口废了我!外公,以前的事情会不会被爆出来,赵王,韩王还有楚王他们都不是省油的灯,我担心他们会查到——”

    老镇国公打断皇太孙的话,双手按住皇太孙的肩膀,斩钉截铁地说道,“你听好了,只要你现在收手,以前的事情就不会有任何问题。这一点,外公跟你保证。”

    皇太孙还是很相信老镇国公的,既然老镇国公这么说了,那就一定不会。

    就在皇太孙稍稍安心时,紧闭的大门忽然打开,镇国公一脸急色地闯了进来。

    皇太孙落到嘴边的不满立时咽了回去。

    老镇国公皱起眉头,训斥道,“你都多大年纪的人了,还那么咋咋呼呼的!这是给殿下看笑话不成!”

    镇国公这会儿也没工夫先请罪了,实在是事情太大,他这一得到消息就闯进来打算跟皇太孙禀报,“殿下,大事不好了!皇上刚刚下旨,先是赞了楚王,韩王还有赵王在这次打退大凉人中立下了不小的功劳,赏赐了许多东西。这还不止,皇上还下令要楚王,韩王还有赵王来京觐见。”

    皇太孙大惊!

    一般只有过年时,藩王才可能得到帝王的召见,允其进京。但是这样的情况一般也很少,大多时候个各地藩王也只是送上礼物。

    如今年早就过去了,孝康帝却忽然下旨让三位成年藩王进京,这令皇太孙如何能不胆战心惊!

    皇太孙“蹭——”地一下起身,来来回回在屋子里晃悠,还嫌椅子碍事,抬脚狠狠踢了,“皇祖父这是做什么?他这是对孤彻底失望了?所以才让赵王等人进京?皇祖父是不是要废了孤的太孙之位,打算从赵王等三个人里选择一个立为太子?”

    镇国公刚得到消息也是吓得不行,听到皇太孙的话,他也担心啊,“殿下,这事情真是不能不防啊!皇上可能真的有废了您的心思,您得——”

    “闭嘴!”老镇国公大声斥道。

    老镇国公又对暴跳如雷,双眼血红一片的皇太孙道,“殿下,您现在不能急。”

    “不急?外公,你让孤如何不急!皇祖父现在都要废了孤啊!孤若是被废,我以后只能被拘禁在四四方方的小天地里,从此一点自由没有!那孤宁可死!孤——”

    眼见着皇太孙变得跟镇国公一样,老镇国公撑起病体狠狠打了皇太孙一巴掌。

    清脆的耳光声在屋内回响,镇国公吓呆了,回过神,狠狠咽了一口口水,然后在心里腹诽,他这亲爹可真是有本事,连太孙都敢打!

    “你给我安静下来!皇上废了你吗?不就是召三个藩王进京!这次赵王等人立下大功,皇上召见他们怎么了?说破天,别人也指责不出什么。偏生你如此激动!你听好了,在皇上面前你不能露出一点的不满,反而要对赵王等人表现出恭敬亲热,做足好侄儿的模样。

    只有这样,皇上心里对你满意!才不会起了废了你的心!你若是冒冒失失,在外面真的表现出对赵王等人的不满,那你的太孙之位才是真的到头了!”

    不知是老镇国公的一番话太过振聋发聩,还是老镇国公的一巴掌威力大,皇太孙终于冷静了下来。

    “外公,我知道错了。我会听您的。”

    总算不是无药可救。

    老镇国公吩咐镇国公,“去取冰块给殿下敷脸。”总不能让皇太孙离开镇国公府时,留下巴掌印吧。

    孝康帝召韩王,赵王还有楚王进京的消息迅速传开,一直关注着京城消息的唐瑾睿很快得到消息。

    唐瑾睿在得到消息后,笑得眉飞色舞,跟顾明卿说道,“娘子,皇上这时候召赵王等人进京,他是不是动了要废太孙,立藩王的心?”

    顾明卿不忍心打击唐瑾睿,这人如今最希望的就是皇太孙赶紧下台,但是该分析的还是得好生分析才行。

    “难说。”

    从顾明卿嘴里说出的两个字,瞬间熄灭了唐瑾睿心头的火热,他神色有些黯然,“是我高兴太早了。皇上若是要想废皇太孙,早就废了。万万不会等到现在的。况且如今只是召赵王等三个藩王进京,又没有直接表现出其他什么。”

    “相公你也别难受地太早。皇上的这举动也说明了很多事。连你都能想到皇上是不是要废皇太孙了,你说别人会如何想?”

    唐瑾睿回过神,此时他被喜悦冲昏的头脑总算是清醒了,“我相信大部分人都会产生跟我差不多的想法吧。就算那些人想到的不是皇上要废皇太孙,他们也能想到皇上这是对皇太孙不满了。”

    顾明卿点点头,“的确。我也更倾向于后面一种,皇上对皇太孙不满。不满是肯定的,就皇太孙在边关闹出的夭折子,大篓子,皇上肯定会对皇太孙不满。”

    “那为何不直接废了皇太孙呢?!”这是唐瑾睿最不满意的一点了。

    顾明卿轻轻一笑,“因为皇上不舍得喽。尽管皇上最后没废皇太孙,但是对皇太孙的不满还是存在的。咱们距离京城太远,知道的事情有限。但是这一次皇上召赵王等三位藩王进京,这意思可就太明显了。皇上是真的很不满皇太孙。皇上这举动除了表现不满外,其中还少不了敲打皇太孙的意思。”

    “皇上一个举动包含的意思可真是不少。”唐瑾睿忍不住感慨道。

    顾明卿笑了,“皇上是天下之主,他的每个举动自然得包含很多意思了。皇上能让人一下子看透吗?皇上的行为要是能一下子被人看透摸透,那么皇上的——”

    顾明卿说着笑了笑,不再多说什么。

    唐瑾睿心里一紧,他听懂了顾明卿的言外之意。

    有那么一刻,唐瑾睿忽然明白了什么叫做君心似海,深不可测。

    “不过这是好现象。说明皇上对皇太孙的不满非常大,否则也不会有召赵王等三位藩王进京的举动了。”

    唐瑾睿点点头,总而言之,这是好事。

    “相公,其实你也别天天想着废皇太孙。”

    唐瑾睿不解道,“娘子,那样的皇太孙不废了,难道要等到他上位,导致国破家亡,血流成河吗?”

    “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从来没说那位皇太孙是什么好的,他的确不配当一个帝王,从边关的事情看,更是如此。只是相公你可知道,皇储废立,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其中牵扯的事情真的是太多了。可以说动辄就是无数人的性命,还有如地动般的朝廷波动。”

    这是唐瑾睿一直忽略的事,如今顾明卿提起来了,他也终于去想了,但是唐瑾睿到最后仍然道,“那也比皇太孙上位要来得强千百倍。是死百人,还是死万人,我相信这个选择不难做。”

    顾明卿诧异地看着唐瑾睿,她真没想到她如今竟然有这样的觉悟。还知道死百人,死万人的问题了。

    唐瑾睿被顾明卿看得有些莫名其妙,有些不自信道,“娘子,是我说错什么了吗?”

    “没有,相公你说得很好啊。相公,你该多点自信的,说实话,你真的是很出色。”

    顾明卿潋滟的水眸里仿佛盛满了万千星辉,闪亮耀眼,这么好的男人是她的相公啊!她真是太幸福了!顾明卿再次升起了这样的感慨。

    唐瑾睿有些不好意思,“娘子,我没那么好的,你就是喜欢夸我。”

    “哈哈——哈哈哈——”顾明卿抱着肚子在床上笑成一团,她发现她这位相公真的是太纯洁,太有意思了。

    唐瑾睿有些恼羞成怒,“娘子,你笑什么!”

    顾明卿止住笑,但她还是有些控制不住,“噗嗤——”

    见唐瑾睿真的有些生气了,顾明卿才拼命控制住脸上的笑容,“我不笑了。我保证。”

    唐瑾睿见顾明卿的确是在控制脸上的笑,这才不气了,转而继续说起正事,“所以我希望能有一场不流血的皇储更替。”

    顾明卿理了理因为大笑而散乱的鬓发,闻言,眼底划过一丝异色,“这很难。”

    唐瑾睿也明白,于是点点头,“我明白。但如果上位者能处理好一切,就能减少很多流血。现在的大晋真的是经不起动荡了。内忧外患,如今是真的很齐全啊。”

    顾明卿眼底划过一丝深意,可不是如此。卡酷小说网_https://www.kakuxs.com/


本章完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