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首页都市言情婚婚来迟,大佬要离婚
婚婚来迟,大佬要离婚
婚婚来迟,大佬要离婚

婚婚来迟,大佬要离婚

作者:冬日微暖
  • 分类:都市言情
  • 字数:2978200
  • 状态:连载中
  • 更新:2019-08-16

    许星辰和邵怀明结婚的时候,所有人都说她瞎了眼,好好的名牌大学毕业生,找个建筑工,除了那张脸,一穷二白。后来,邵怀明摇身一变,成了商界大佬,所有人都说许星辰眼光好,嫁得好。许星辰:可我想离婚。邵大佬:..

☆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婚婚来迟,大佬要离婚》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信里的朋友推荐哦!

新书推荐

婚婚来迟,大佬要离婚最新章节

查看完整目录 (提示:本页只显示最新12个章节。)

婚婚来迟,大佬要离婚最新章节快速阅读

第348章 协议


    最快更新婚婚来迟,大佬要离婚最新章节!

    秦雪看着厉言爵,他冷沉的黑眸中,似乎蕴藏着浓厚的让她不敢探究的深邃。

    刚才不过是随意调戏两下,真要再跟厉言爵搅合,似乎就是打自己脸了。

    秦雪立刻正色,“厉先生,您说什么了?我听不懂。您随意,我先回去了。”

    她就要越过厉言爵回到里面,可是,厉言爵却冷笑了下,挡在了秦雪面前。

    厉言爵居高临下,冷厉的面庞,紧绷中带着某种危险。

    秦雪不由得,后退两步,她在厉言爵面前,好似被紧盯住的猎物一样,随时都会被一口咬断脖子一样。

    “秦雪,撩一次,我当你是喝醉了。这一次,又要找什么借口?寂寞了?”

    秦雪立刻否认,“什么撩?我没有。”

    她的否认,厉言爵根本没放在眼里。

    颀长的身躯,越发逼近她,逼得秦雪退无可退,被抵在了墙上。

    壁咚这种事情,女人喜欢是有道理的。

    尤其是被厉言爵这种男人,气场强大,硬朗凌厉,帅气逼人,尤其是他俯身低头,那一双深邃的黑眸,盯着自己的时候。

    可是,秦雪这时候不是沉浸在被壁咚的心动中。

    厉言爵太危险,而且这地方,是通往洗手间的毕竟区域,人来人往的,若是被人看到,就麻烦了。

    她刚才不过是随意的开了个头,没想到这个男人如此不依不饶。

    秦雪赶紧的开口道:“厉先生,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如果你有什么误会,可能是我造成的,那我跟你道歉。其实我没撩你,你要是当我刚才的行为是撩,那你也未免太大惊小怪了。这好比在街上,看到个帅哥我多看两眼,男人也一样,看到漂亮的女人,有时候眼神更放肆,这就算是撩,那这里所有的男男女女都在互相撩的吧?”

    秦雪这意思,到底有几分鄙视厉言爵的感觉。

    这么一个大男人,被女人看了两眼,就想要继续下去?

    啧,她怎么没看出来,厉言爵是这么害羞的人?

    不过,两人睡过一次,厉言爵几次都纠缠她,这个男人不会是……

    想到这里,秦雪的眼神,不由得怪的看了看厉言爵。

    下巴突然被她粗粝的手指给捏住,秦雪吃痛了下。

    “你干什么?放开我。”

    厉言爵嗤笑了声,逼近,气息逼近,带着清冽的香烟味道。

    “秦雪,你刚才可不只是看,你的脑子里,在想着扒光我的衣服吧?”

    “胡说八道!”

    “难道不想?”

    厉言爵抓住了她的手指,放在自己腰间。

    “跟我上楼?”

    “……”

    秦雪真的要被诱惑了。

    男欢女爱这种事情,她也不是看的那么重,遇到合适的,也不是不可以滚一滚,何况厉言爵这样的极品。

    她大龄女青年了,既然开了荤,如果有个固定的伴的话,或许也是可以的。

    只是,她心神动摇的那一瞬间,突然有人走过来,惊呼了声。

    秦雪的心思瞬间被拉了回来,理智清醒起来。

    她迅速的推开厉言爵,背对着来人,低头,有些不敢抬头的心虚,而厉言爵却以挺拔的身躯遮掩住了秦雪。

    而来人好的扫过这一对男女,倒是没有说什么,毕竟这种场合有看对眼的也更不怪。

    等那人离开,秦雪迅速的越过厉言爵,落下一句话。

    “厉先生,我们不熟。”

    迅速离去的秦雪,没看到厉言爵嘲讽的笑容,只是犹如一直被盯住一般,如芒在背。

    之后的时间,秦雪都没有什么心思应付那些老板们,她虽然看不到厉言爵藏在哪里,却明白她肯定还在是一直盯着自己。

    最后,秦雪还是先一步的,离开了。

    她怕再待下去,厉言爵真要什么都不顾的,找她的麻烦,这样的场合,她脸都不用要了。

    秦雪走出酒店,招手,叫了一辆旁边听着的出租车。

    手还没有握上车门把手,突然被握住。

    她人被一下子,抱了起来,重新走进了酒店,在秦雪低声挣扎中,厉言爵已经将人抱进了电梯。

    电梯内,没有别人,秦雪这才怒斥。

    “你混蛋。厉言爵,你这是绑架!”

    厉言爵将人逼近在电梯一角,看着秦雪恼怒的样子,却越发的明艳耀眼。

    他眸色越发暗沉,捏着她的嘴角,二话不说,直接低头吻住她殷红的嘴唇。

    秦雪一愣,嘴唇被控制住之后,身体也被牢牢的拥住动弹不得,她呜呜的象征性的抗拒了两下子,但是男人太过冲击力的气息让她很快,就干脆化被动为主动了。

    出了电梯之后,秦雪已经双腿挎着男人的腰身,抱住他的脑袋,两人边走边亲吻的激烈。

    幸好走廊上没人,进了房间之后,秦雪已经伸手扯出男人扎在腰间的衬衣……

    房间内,男人和女人的纠缠才开始。

    一夜疯狂……

    秦雪趴在床上,薄被盖过她的后背,露出细腻的肩颈,就这点位置,也青青紫紫的,痕迹明显。

    她听到身旁的男人下床的声音,没有理会,昏沉的意识和身体,都不容许她现在就清醒过来。

    迷迷糊糊的再次睡着。

    等秦雪醒来之后,房间内,已经没有了男人的身影。

    她浑身懒懒的,翻个身,坐了起来,抱着被子,围在自己身上,找了找自己的手机,看了看信息和来电。

    齐御平打了几个电话,没有什么急事儿。

    而许星辰一直给她发信息,后面,是知道她跟男人在一起,询问为什么是男人接了她电话。

    秦雪忍不住揉了揉眉心,有点头疼。

    先去洗了个澡,出来看到沙发上放着一套新的衣服,从内到外,尺寸是合适的,不过这因为就差了点。

    竟然是一件男士宽大体恤,和一条长裤。

    她嗤笑了声,只穿了T恤,光着大腿,懒懒的坐下来,先打电话。

    “老板,今天身体不舒服,请假一天。”

    齐御平那边可不相信,“你确定是身体不舒服?而不是你昨晚太放纵了?”

    秦雪皱眉,“你看到了?”

    齐御平笑了笑,“早上给你打电话,男人接的。不过,放心,你休息吧,昨晚你也辛苦了,今天放你假。不过至此一次啊。你也悠着点,爵爷那身体素质,你呀,还是——”

    这建议没说完,秦雪直接挂了电话。

    这是故意的吧?

    她翻了翻白眼,给许星辰打电话去解释。

    厉言爵进了房间,又是一身的黑色T恤长裤皮靴,行走间,肌肉臌胀,手中还提了一个袋子。

    他看着秦雪光着腿,只穿着T恤躺在沙发上,双腿翘着,露出音乐的小布料的颜色。

    厉言爵眼神幽暗,将袋子放在了茶几上,同时走过去,粗粝的指腹,直接抚摸在了她腿上。

    秦雪迅速躲开,皱眉的起身,走到窗边,对许星辰道:“你不用知道是谁,那不重要。我也不是什么贞洁烈女,你情我愿而已。行了,别想这事儿,你知道我这人对这关系是真么想的……嗯,行,我能吃什么亏?好了好了,你忙吧。晚上回去再说。”

    挂了电话,秦雪回头,看着茶几上摆开了的饭菜。

    她也确实饿的不行了。

    走过去,直接坐在地毯上,拆过筷子就吃了起来。

    厉言爵靠在沙发上,黑眸微眯,看着她吃着。

    秦雪抬眸,“你不吃?”

    厉言爵摇头,秦雪扯扯嘴角,也不管他。

    深沉的视线,沉默的气氛,房间内,除了秦雪吃饭的声音,就是非常非常安静的空调声。

    这气氛在秦雪吃完之后,越发有些异样。

    秦雪并没有在意,她进了洗手间,简单的收拾一番,出来,拎着手包拿起手机,准备离开。

    而厉言爵扫过她细白的双腿,舌尖划过两颊。

    “不怕晒黑?”

    “没事儿,上了车就好了。那我走了。”

    她这意思,可没打算跟厉言爵说什么,或者一起走的样子。

    又是的那种一夜过后,当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刚才,厉言爵更是听到了秦雪说的话,他扯了扯嘴角,在秦雪走出房间之前,将她给扯了回来,直接压在了门板上。

    秦雪后背重重的贴着门板,微有些疼。

    她皱眉的吸了一口气,开口就不客气的咒骂。

    “混蛋,你这个禽兽,能轻点吗?”

    这个男人,大概是粗鲁惯了,床上也没有温柔,粗鲁的行动,只知道进攻,也没有太多的花样,虽然她也享受过,但是这种粗鲁,跟他本人外形一样,太硬,有时候也够不舒服的。

    厉言爵嗤笑,大手按住了秦雪的腰间,另一手抓住她的手臂。

    “我是混蛋。你呢?下了床不认人?秦雪,这么打发我?”

    “你还要什么?难道我要付你钱吗?”

    厉言爵眼神一狠,“你再说一遍。”

    “生气了?所以,那你还要求什么?”

    秦雪这幅完全下床不认人的渣女样子,简直是可恨了。

    厉言爵就没有见过这种女人,或者说,他见过,但是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有面对这种女人的一天。

    而他显然是不想要就这么被秦雪给打发了。

    在秦雪有些不耐的时候,厉言爵放开了她。

    然后,后退两步,冷硬的眸子,变得冰凉。

    “很好。很痛快。那么,我也不会担心,你有别的心思。”

    秦雪挑眉,“你什么意思?”

    “不是各取所需,男欢女爱吗?我想找个伴儿,而你也正好没有伴儿,如何?就只负责解决身体需求。”

    厉言爵的提议,秦雪略一思索,就心动了。

    昨晚就想到这个问题了,如今,既然厉言爵提出来了,她也就顺势同意了。

    “好,说好了,只解决身体需求,不是男女朋友,我们之间其他事情互不干涉,若是有一方厌倦了,提出来就结束关系。另外关系存续期间,不得找其他人,我拒绝被传染不干净的病,我会给你一份我的健康报告,你也最好出示一份你的……”

    秦雪一口气提了好多要求,不愧是做律师的,条款想的很仔细。

    “暂时就这些,我回去拟定一份协议,签了有个保障,对你也是对我。”

    厉言爵敛下某种的冷意,“好。”

    然后他开门,迅速的出去了。

    秦雪耸肩,果然粗鲁,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

    她这才自己踩着高跟鞋出门,身体的不适,让她也尽量忍着,怕被人看出一夜太放纵的姿态来。

    秦雪直接回了自己租的房子,又睡了一觉之后,起来,打开呆脑,拟定了一份更详细的协议。

    确定没有设么问题之后,想到自己好像还没有厉言爵的联系方式呢。

    秦雪耸肩,等下次他再自己的时候再说吧。

    ……

    晚上,许星辰早早就回来了,秦雪已经做好了晚饭。

    她没有心思在晚饭上,她就想知道,秦雪到底跟哪个男人过夜?

    “真不是重要的人,我不像你,有结婚有家的梦想,我就是人生得意须尽欢,对男人没有期待的,更没有什么结婚恋爱的想法。找个男人也不过是身体关系而已,这一点,我比你想的开,所以你也不用担心我。”

    秦雪向来是最有主见的,许星辰也不是会劝人的,所以,秦雪如此说,许星辰就知道她就是不容易被说服的了。

    她叹息了声,不过还是举杯,“来,阿雪,虽然你是这么想的,虽然我婚姻也比较失败,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幸福。当然,不管是哪种形式的,只要你开心就好。”

    “好,也祝你早日脱离苦海,活得自在潇洒。”

    许星辰一笑,“我们都潇洒!”

    两人干杯,喝了起来。

    晚上,洗完澡上床的两个女人,许星辰其实还是有点不死心的,想要打探呢。

    而秦雪虽然没说那个男人是谁,但是却不避讳跟她分享一下,自己对这事儿的体验。

    包括第一次,和昨晚这一次。

    她说话尺度大的很,都说的许星辰不自在的。

    秦雪甚至要拉着许星辰分享一下,比较一下经验,感觉,而许星辰被吓的,也更是害羞的,直接睡觉躲避。

    阿雪的尺度大的,她怕了怕了。

    秦雪没有什么比较,倒是有点失望,只好作罢。

    不过,她虽然没有别的经验,但是至少可以肯定,厉言爵肯定是厉害的!

    ……

    秦雪没有厉言爵的联系方式,这几天也没有联系他。

    原本以为厉言爵会找她,没想到,一周过去了,厉言爵都没有再找她。

    难道是反悔了?

    秦雪心中虽然有些遗憾,失去了这么合适的伴儿,但是她也不强求。

    周末,秦雪约着许星辰出门逛街放松,其实主要是让许星辰放松,好像邵怀明又缠过她几次,两人闹得一直不欢而散,谁都不好过。

    包括秦雪跑了几次邵氏,被几次都忽悠,也是郁闷。

    这个婚,秦雪心里有预感是离不了了,但是,她这话不能跟如今的许星辰说。

    只能自己尽力而为了。

    两人先去商场随便逛着,也没有买太多东西,吃了一顿丰盛的不克制的午饭之后,去了健身房,消耗了卡路里之后,又去了美容院。

    两人享受了一把,已经傍晚了。

    出了美容院,又去了酒店餐厅,这次选了个有情调的,比较好的餐厅,女人这种时候享受,可比跟男人一起来的浪漫。

    秦雪和许星辰坐在高楼窗边,看着窗外的夜景,两人小酌着,吃着西餐,互相对视一眼,又突然笑起来。

    “阿雪,我记得我们当初上学的时候,晚上坐在小吃摊的时候,应该也幻想过这样的场景。现在是实现了,真的很神。多少年之前,我们都不会想到我们会有今天。”

    “各个阶段,有各个阶段的快乐。那时候没钱,有没钱的快乐,现在有了一点钱,还是有快乐,但是也有烦恼的。”

    “你还烦恼什么?工作好,女强人,还赚的不少啊,更没有像我一样,有男人的麻烦。”

    秦雪不假思索的回答:“因为不够有钱吧。”

    “……”

    许星辰笑了笑,“好像也是。我也觉得我现在也不够有钱了。”

    “所以只有钱是最可靠的,男人扔了就是了。专心工作赚钱,然后等彻底有大钱了,再找个小白脸,绝对不会比邵怀明差。”

    许星辰只是笑着,听着秦雪畅想着,等两人成了富婆,如何挥霍,如何放纵呢。

    就在两人说的高兴的时候,忽然有人出声,打断了秦雪。

    “秦律师,真巧啊!跟朋友来吃饭啊?”

    温莲安温温柔柔的笑着,几天不见,比之前似乎更自信了些。

    她听说温莲安要出来工作了,但是具体没再听她说过。

    而温莲安身旁,是多日不见的她的那个伴儿,厉言爵。

    不,应该说是已经反悔了的伴儿,他们现在可是又恢复了陌生人了吧。

    秦雪略过厉言爵,冲着温莲安淡淡一笑,“温女士,真巧。”

    温莲安看了看许星辰,然后点头,“那我们不打扰你们用餐了。”

    她说完,跟着厉言爵往旁边的座位走进去了,厉言爵完全没有多看秦雪一眼,而秦雪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异样反应。

    两人真像是陌生人一般,大概比陌生人更冷漠。卡酷小说网_https://www.kakuxs.com/


本章完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