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首页都市言情天妃策之嫡后难养
天妃策之嫡后难养
天妃策之嫡后难养

天妃策之嫡后难养

作者:叶阳岚
  • 分类:都市言情
  • 字数:6098686
  • 状态:连载中
  • 更新:2019-10-16

    简单的文案君:天子之上,一妃当道!女主版文案:武昙见过的废物不少,但废成这样,还花样作死技能满格的——绝对非她的夫君,大胤皇朝的那位少年皇帝莫属了!她十二岁嫁他为妻,他锦衣玉食的把她养到十五岁,就为..

☆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天妃策之嫡后难养》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信里的朋友推荐哦!

新书推荐

天妃策之嫡后难养最新章节

查看完整目录 (提示:本页只显示最新12个章节。)

天妃策之嫡后难养最新章节快速阅读

第524章 一死一瘫,沦为笑柄(一更)


    最快更新天妃策之嫡后难养最新章节!

    彼时京兆府的公堂上,被抓回来的龚妈妈瑟瑟发抖的跪着。

    凌氏被提上来。

    她本来一副心如死灰的模样,过不过堂完全无所谓的,可是在看见龚妈妈的一瞬间,还是难以掩饰的露出几分慌乱之色。

    龚妈妈听见脚步声,也仓促的回头看了眼,整个人却是焦躁不已的。

    而凌氏——

    与她对视一眼之后又很快平复了下来。

    胡天明高坐在公堂之上,将两人的反应尽收眼底。

    还没等说话,外面已经有一行人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那贱婢人在哪里?”

    众人不约而同的循声望去,就见穆郡王带着一队侍卫出现在公堂外面,急匆匆的往里走。

    胡天明使了个眼色,立刻有衙役上前阻拦:“此案事关穆郡王府,郡王爷要进公堂听审合情合理,卑职等人不会阻拦,但是公堂重地,也请郡王爷照规矩办事……令您的随从在在外面等候。”

    穆郡王满心的火气,横过来一眼,冷笑道:“若是本王一定要带人进去呢?”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衙役还没说话,胡天明的声音已经自公堂之上传来,“此案既然已经告到我京兆府,那么审理案情,还死者公道就是本官的职责,本官不敢枉法懈怠。如若郡王爷还的对本官审理此案不满意……您份属宗室,也可以上折子要求将此案直接交给大理寺或者陛下亲审,本官也绝不阻拦。”

    这位胡府尹秉公办事的臭脾气穆郡王头一天已经领教够了,但凡是对方肯让一步,他当时就把凌氏那贱人捏在手里,老早就千刀万剐了。

    速战速决话,没准还能找个由头尽量的遮掩着把风声压下去,哪至于像是现在这样——

    一夜之间,他长子瞒着发妻养外室并且被外室说杀的丑闻已经在街头巷尾传遍了。

    方才他一路走来,公堂之外那些贱民指指点点的样子简直叫他火冒三丈。

    所以——

    几乎是不假思索的,他就直接给了胡天明下马威。

    只是——

    没想到这胡天明完全不买账,当场就给他顶了回来。

    昨天在案发现场,凌氏就已经对杀害萧概一事供认不讳了,这件事就算他告到御前去……萧概不该死也已经死了,事情也不可能再有第二种更好的结果了。

    并且事情还是以为萧概贪恋美所致,穆郡王府丢脸,整个大胤萧氏都跟着丢脸,萧昀现在还没把他叫进宫里去骂,大约还是因为念着他是长辈,在案件水落石出以前先给他时间去悼念儿子的……

    现在闹去萧昀年前,什么也改变不了不说,还只会自讨没趣,自取其辱。

    穆郡王对胡天明怒目而视,片刻之后也只能暂时先压下心里的怒气,转头吩咐身边的心腹:“你带他们先在公堂之外候着。”

    那随从应诺,转身一挥手。

    护卫们会意,立刻以身体铸成一道人墙,把公堂之外意欲围观的百姓往后推去:“出去,全都出去!”

    穆郡王是有备而来,几十个护卫。

    虽然此案全城轰动,围观的百姓已经聚集了有数百人,可历来民不与官斗,大家就只是看个热闹而已,犯不着拿身家性命出来和小皇帝的堂叔公作对……

    “凭什么不让看啊?京兆府审案一向公正,又没什么见不得人的……”百姓们被阻着往院子外面退去,并没有人强冲,只是起哄者嚷嚷了两句。

    胡天明睁一只眼闭只眼,没有理会穆郡王的所作所为。

    郡王府的侍卫吧所有热都堵到了院子外面,然后长枪一竖,把内外隔开了。

    穆郡王这才满意,冷着脸大步进了公堂。

    胡天明也跟着收摄心神,命令衙役:“给郡王爷搬把椅子来,上茶。”

    “是!”衙役听命,麻利的下去办了,不多时穆郡王已经摆足了姿态端坐在旁边冷眼看着跪在堂上的两妇人。

    胡天明一拍惊堂木:“把人证也都一并带进来。”

    “是!”衙役应声下去。

    萧概出事那晚,因为古川已经被他关起来了,他再去顶子胡同就另外带了两个心腹的护卫,案发之后,也是这俩人来京兆府衙门报的案。

    因为是重要证人,昨天把凌氏带回来的时候胡天明也命人把这来人锁拿下狱了。

    不多时两个人就被提了上来:“小的见过府尹大人。”

    一侧目看见满脸肃杀之气的穆郡王,又嗫嚅着叫了声:“郡王爷!”

    胡天明并无废话,直接问道:“你二人是报案人,亦是萧概被杀案的重要人证,现在你们仔细辨认一下,堂上跪着的两名妇人你们可都认得?”

    那两人现在就依着胡天明保命的,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两人扯着脖子看两眼跪在他们前面的凌氏和龚妈妈,立刻就眼睛一亮,指着龚妈妈道:“是她!她就是龚妈妈。自从八年前我家大爷在顶子胡同置办了院子安置凌夫人,就从人牙子手里买了龚妈妈过去服侍。前天凌夫人和古川的事被撞破之后,大爷就叫人把龚妈妈还有云少爷接回郡王府了,之后……小的们就没再见过她了。”

    穆郡王府出了这样的事,毕竟是不光彩,胡天明虽然不能佯装不知,但还是会适当给穆郡王面子,尽量不把事情往大了复杂了折腾,所以昨天当场拿了药堂掌柜的证词之后今天就没再请他来当堂对峙。

    他只是把那份供词拿出来,递给了何师爷,一边问那龚妈妈道:“德济堂的葛掌柜指认,你自五年前起每年三四月份都会去他的药堂采买包括曼陀罗花粉在内的一种混合药粉,可是确有其事?”

    龚妈妈当天确实是没来得及掏出城去,在城里藏了下来。

    胡天明随后往各城门又送去了画像,要求他们帮忙堵人,后来全程搜查……

    龚妈妈躲了一天一夜之后,看着官府的这个找人的架势,吓得方寸大乱,自知不能再继续在这城里滞留下去了,今天一早才改了装扮想要趁机混出城去,结果就刚好自投罗,被抓了回来。

    自从被衙役抓住,她整个人就处于一种极度恐慌的状态,此刻稍稍抬眸看了眼胡天明不怒而威的面孔,就更是浑身一哆嗦,赶紧就伏在了地上:“是……老妇人确实有去德济堂买过药,可……可是……”

    说着,就迟疑起来,伏在地上,眼神胡乱四下乱飘。

    “大胆!这里是公堂,岂由得你吞吞吐吐的胡乱编瞎话?本官这般问话,是在给将功赎罪的机会,难道是要本官对你动刑你才肯说实话吗?”胡天明看在眼里,重重的一拍惊堂木。

    “我……我……”龚妈妈直接就吓哭了,“不是我要去买的,是……是……”

    又到底是顾念着和凌氏之间多年的主仆情分,不想开口指证。

    不想此时,无精打采跪在她身后的凌氏却主动开了口:“府尹大人不用审她了,那药我吩咐她去买的。那家药堂离着顶子胡同近,这些年住在那院子的我们这些人,但凡有个头疼脑热也都是找的葛大夫看诊,在他那买药更是常事。龚妈妈是伺候我的,平时都是她替我去买药,这个药也是我吩咐她去买的。”

    龚妈妈伏在地上不敢亲身,浑身冷汗的转头偷偷地看她。

    胡天明也有点拿不准这凌氏究竟是个什么心思,就只不动声色的问道:“你叫她去买了这包药粉,又是意欲何为?”

    凌氏脸上没有半点活人的生气,木然的看着他道:“我想杀人!”

    这四个字出口,她的眼神突然一厉,露出几分狰狞之色。

    “贱人!”穆郡王眉毛倒数,砰的将茶碗杂碎在脚下就要拍案而起。

    胡天明使了个眼色,何师爷赶紧从座位上起身过去将人给劝着又按回了椅子上:“郡王爷稍安勿躁,案子我们大人会审明白,还萧大爷一个公道的。”

    穆郡王虽然自恃是皇族的身份,但却也知道京兆府审案的规矩,再加上这个胡天明油盐不进,闹翻了也不好收场,就咬咬牙又坐下了。

    胡天明继续问凌氏:“杀谁?”

    凌氏的目光狠厉,再次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萧概!”

    昨天在现场,她就对杀害了萧概一事供认不讳,所以说出这话也不稀。

    胡天明逼视她的视线,再问:“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他该死!”凌氏闭了下眼,突然就笑了起来,无限哀怨的再次睁开眼,目光依旧满是恨意的大声道:“他以为是天潢贵胄官家子弟就能为所欲为了?我本是良家女子,那年爹娘死了,我来京有本姑母,本来姑母已经做主答应了我和表哥的婚事,准备等我孝期过了就完婚。可是那天萧概他在街上遇见了我,就非要将我纳做妾室,我不愿意,求他放过我,他却一意孤行,软硬兼施,一面威胁我和姑母、表哥他们,一面又许以重金利诱……”

    凌氏说着,眼中突然就绝望的落下泪来,她缓了片刻情绪又继续说道:“后来在半月之后姑丈出门给人送货被街上疾行而过的马车撞断了腿,他以为我不知道,实际上我知道那就是他做的。那次之后,终于……姑母一家撑不下去,拿了他给的银子逃离京城,把我丢下了。”

    穆郡王听到此处,终于忍无可忍。

    “贱人!”他暴跳如雷的从椅子上跳起来,赶在衙役冲过来阻止之前已经冲到凌氏面前,狠狠的一脚踹在对方心口,将对方踹翻在地,一面怒骂道:“概儿看上你是你是这贱民的福气,你非但不知感恩,反而加害与他?这些年里,他将你锦衣玉食的养着,让你享尽了荣华富贵,你却恩将仇报?”

    他是怒极了,那一脚下去用力极狠。

    凌氏这些年里也是养尊处优,身子弱不禁风,被他一脚踹在心口,立时喷了一口血出来,外在那里,捂着胸口半天爬不起来。

    四个衙役冲上前去,不敢动手,只是将穆郡王死死的拉住:“郡王爷,这里是公堂,请您息怒,别叫我们大人难做。”

    一个贱民,居然用这样叫人笑掉大牙的理由谋杀了他的儿子?穆郡王气疯了,只恨不能当场将这凌氏千刀万剐以泄私愤。

    可是被四个衙役拉着,他也挣脱不了。

    那边凌氏歪在地上,起步不来,只是抬起头来看向他,依旧年轻美丽的面孔上全都是扭曲的那种狰狞又绝望的神色:“就是因为有你这样的父亲,才会教出他那样的儿子来,什么荣华富贵?什么锦衣玉食?不是我心之所向的东西,这些在我眼里就是一文不值的。就因为你们出身尊贵,就因为你们是皇族,就能为所欲为的欺辱他人了吗?是,我是出身微贱,我是个贱人,因为在你们父子的眼里,从来就没把我这样的人当成是人。我就是个物件,可以随便任由你们想要就要,想扔就扔的。但是郡王爷,多行不义必自毙,哪怕我只是个物件,哪怕我只是被摆在桌上的一个花瓶,花瓶裂了,碎裂,碎瓷片也一样能杀了这样的所谓人上人。就是我杀了他的,我想杀他很久了,现在他终于死了,死了……哈哈……”

    凌氏说着,也仿佛是出了一口恶气一样,捂着心口咯咯的笑了起来,状若癫狂。

    “也算是个刚烈女子了。”何师爷暗叹一声,凑到胡天明身边小声的提醒道:“仵作验尸的结果,以及那天夜里在那院子内外的下人的供词全都和这凌氏的说法对的上。当时不太可能有另外的人摸进那屋子里行凶再嫁祸的,应该确实是凌氏怀恨在心,所以先点迷药让萧大爷失去了反抗能力,然后用匕首刺死了他。”

    当时他们赶过去的时候,凌氏还正表情木然的守着萧概已经冷透了的尸体,手中握着匕首,手上全是鲜血。

    屋子的门窗全部紧闭,那屋子没有后窗,前院里还有人把守——

    就当是那个情况看,凌氏杀人这一点几乎是可以当场就断定的,只是她一个依附于萧概生存的弱质女流,这么多年据说从来和萧概之间争执都没有过一次……

    她是完全没有杀人动机的,所以胡天明才会觉得古怪,必须要进一步的审理。

    现在凌氏当堂招供,哪怕供词可以作假,可是这女人满是愤恨的眼神和微表情都是做不了假的,妥妥的就是苦大仇深。

    而胡天明看到这一幕,也瞬间就明白了凌氏为什么昨天不直接将这些话都说出来了……

    顶子胡同离着穆郡王府很近,就算当时萧概的两个护卫是先来衙门报的案,可衙役一到,风声立马就走漏了,穆郡王第一时间命人封锁了小院,当时在场的人并不多。

    所以她就故意的只承认杀人而不说明原因,这样经过一夜的发酵,萧概被外室所杀的消息也扩散了,再加上到了公堂之上,京兆府尹就算想卖穆郡王人情替穆郡王府遮丑也不能了……

    杀了萧概只是其一,她更要借此把整个穆郡王府的名声搞臭。

    这样,才能泄愤。

    一个女人,若不真是绝望到了极限,也不至于做出这样玉石俱焚的蠢事来。

    胡天明心中略有感慨,可他领任京兆府尹多年,比这更曲折复杂的隐情也见过不少了,实在没有太多的同情心可以浪费,就只公事公办的一拍惊堂木:“既然你对谋杀萧概一事供认不讳,那就在供词上画押吧。”

    何师爷将方才记录好的供词拿过去,指引凌氏画押。

    凌氏没有半点犹豫,行尸走肉一般的按了手印。

    胡天明看过供词之后,继续道:“所谓杀人偿命,你谋杀宗室子弟,有亵渎皇室之嫌,并且又是以妾室的身份谋杀了丈夫,又要罪加一等,轻则处斩,重则凌迟,你自己先心里有个数。此案本官审到此处,即可封案,等随后将你所述的旧事因由找到人证核实以后就会将你和卷重一并移交刑部复审。退堂!”

    他再拍惊堂木。

    衙役们唱了一遍堂威,就有人上来提凌氏。

    龚妈妈虽然这么一看凌氏把她撇干净了,她连帮凶都算不上,但是因为案件还要交刑部和大理寺复审,她是关键人证,也是要一并移交的,就也有人上来带她和萧概的那两个护卫。

    凌氏的嘴角还有残血,整个人却好像根本就不知道痛,木偶一样任人提起来。

    “郡王爷!”既然已经退堂了,穆郡王府的下人就不用继续被挡在外面了,穆郡王的随从三两步冲进来从衙役手里把他抢过来。

    穆郡王却始终眼神刀子似的死死的盯着凌氏。

    这女人谋杀了他的嫡长子,就算要以命抵命——

    这贱人的命哪里赔得起他儿子。

    可是这女人,也就只有烂命一条了,他就是再不解恨,仿佛也无计可施了。

    龚妈妈缩着脑袋跟在后面往外走,期间不时的偷偷抬眸去看前面的凌氏,仿佛很有些急切的几次想要说话,都是欲言又止。

    直到穆郡王的眼神也不经意的飘过来落在她身上,她就突然被刺激到了,冲着前面的凌氏脱口叫道:“夫人,云少爷……”

    凌氏木然的面孔上,眉头似是隐约一跳。

    然则还没等她有所反应,旁边的穆郡王却是眼睛一亮,随后就仿佛终于找到了惩戒凌氏的法子一样,腮边肌肉抖动着冷笑道:“我穆郡王府没有这样低贱血统的子孙……”

    对一个母亲而言,最重要的是什么?

    孩子!

    穆郡王眼中闪着恶意的幽光,目光死死的盯着凌氏消瘦的背影。

    凌氏确实像是受了刺激,脚步顿住,愣在那里片刻,就在穆郡王心中畅快自以为得计之时,她却又忽的回转身来,洋洋洒洒的笑了:“看来再尊贵的血统里面也能养出蠢货来,你穆郡王府父子皆是禽兽我早就知道了,你以为我会让我的孩子落入你们手中?”

    什么意思?难道趁着他出门,府里那孩子有人带走了?

    穆郡王虽然不相信这个女人能有这样的神通,但看对方的表情不像作假的,一时就有点混乱起来,眼神狐疑的乱飘。

    “快叫人回去……”他急急地吩咐。

    话还没说完,凌氏已经再度冷笑道:“我儿子出生不足月的时候我就趁着那个禽兽出京公干的机会掉包,叫人把孩子带走了。”

    此言一出,不止是穆郡王,就是胡天明都狠吃了一惊。

    这究竟是个什么女人?如果说她杀人是因为怀恨和义愤,可是她和萧概生的云哥儿才不足七岁,一个市井出身的村妇,她会有那么长远的打算和缜密的心思,那时候就做了这样全方位的打算和计划吗?

    “你说什么?”穆郡王脑子里突然混乱不已,听了笑话一样的突然笑了起来。

    然后再下一刻,他的笑容就僵在脸上,整张脸都僵硬扭曲了,因为随后凌氏就已经又是话锋一转,继而反问道:“而且……我恨死那个禽兽了,你凭什么以为我会给他生孩子?”

    整个公堂之上,突然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目光炯炯的看着眼前这个柔弱的女人,同时心里已经忍不住激动的咆哮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鬼事情?这女人到底是信口雌黄的故意为了气穆郡王还是……

    她难道是给萧概戴了绿帽子了?

    这么多年,萧概是欢欢喜喜的替别人养了便宜儿子?最后——

    还死于非命?被这个女人给一刀结果了?

    苍天啊,大地啊,这也太惨了点吧?

    事不关己的围观者都被几次的激动成这样了,更别说作为当事人的穆郡王了。

    如果说丧子之痛已经让他愤怒到了顶点,那么儿子可能这么多年头顶一片绿被个贱人给耍了的实事就化作了一道向雷,一下子正中他脑门,几乎将他整个神智都给劈散了。

    “你说什么?”断片儿了半晌,他忽的回过神来,声音嘶哑凄厉的尖叫着甩开扶着他的随从就一巴掌朝凌氏脸上呼去。

    凌氏没打算躲,可是押解她的衙役出于本能的反应,将她一把往旁边扯开了。

    穆郡王一个用力过猛,一下子扑空刹不住,就朝前栽去。

    “郡王爷!”他的随从惊呼一声,抢上前去已经来不及。

    穆郡王扑在地上,旁边的衙役也冲出来几个想去扶他,可是手伸到一半,就见这老头儿趴在那一动不动,中了邪似的手脚痉挛似的抖……

    这情况可不太对,大家为了不想惹上一身腥,就全都迟疑不动了。

    只有他那随从还是继续抢上前去:“郡王爷,您还好吗?”

    扶了一把,没扶动,顺手把人翻了个面,再一看,老头儿嘴眼歪斜,口中流涎,脖子也在缩着微微颤抖……

    在场的都是见多识广的人,老人家年纪大了,经常会一跤摔下去之后就眼歪口斜,从此就口能言,身不能动的瘫在床上了,更有甚至会直接毙命的。

    胡天明疾步上前,面色凝重,赶忙招呼人帮忙:“把那个门板卸下来,先抬郡王爷进内堂,去请大夫,传太医。”

    整个公堂之内乱成一团。

    衙役先把几个人犯和证人提了下去。

    胡天明安顿好穆郡王又回了公堂这边,进了右边的小室,那屋子里武青林兄妹也都各自神色凝重的在想事情。

    武昙央了武青林带她来,反正就是躲在侧室之内听审而已,胡天明知道她兄妹二人的性格,不会给自己下不来台,就让了武青林一个面子,答应了。

    可是谁曾想,居然会翻出了穆郡王府这样的家丑来。

    不管穆郡王会不会死,哪怕是瘫在他这里,他也要惹一身腥,胡天明简直焦头烂额,进门之后却还是打起精神冲武青林拱了拱手:“侯爷,二小姐,这案子本官只能审到这里,你们可有看出些别的什么吗?”

    武青林没说话,转头看武昙。

    武昙抿抿唇,然后走到胡天明面前,屈膝福了福道:“我想把那个姓龚的婆子提过来问话,她刚才没有全说实话!”卡酷小说网_https://www.kakuxs.com/


本章完
展开

精品小说

  1. [都市言情]上门三年
  2. [都市言情]先婚后爱
  3. [都市言情]我的专属女友
  4. [都市言情]修真归来有了老婆和孩子
  5. [都市言情]绝命毒尸
  6. [都市言情]无敌修真女婿
  7. [其他类型]太上执符
  8. [玄幻奇幻]一剑独尊
  9. [玄幻奇幻]我在异世开天庭
  10. [玄幻奇幻]木叶的白牙闪光
  11. [科幻灵异]远离魔王
  12. [玄幻奇幻]武道时间
  13. [都市言情]极品神医混花都
  14. [都市言情]灵武复苏
  15. [都市言情]都市天龙
  16. [都市言情]御天武帝
  17. [其他类型]万兽朝凰
  18. [女生言情]修真狂少
  19. [游戏竞技]大国航空
  20. [历史军事]汉阙
  21. [玄幻奇幻]诸天重生
  22. [都市言情]娱乐帝国系统
  23. [玄幻奇幻]武逆焚天
  24. [都市言情]强宠,小娇妻给我生个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