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首页都市言情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
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
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

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

作者:偏方方
  • 分类:都市言情
  • 字数:3902674
  • 状态:连载中
  • 更新:2019-09-17

    她是帝国第一神(兽)医,一朝穿越,竟成了家徒四壁的小农女。上有弱不禁风的娘亲,下有嗷嗷待哺的幼弟,更要命的是,她还被神秘人夺了清白,被渣男退了亲——NND!老虎不发威,当她是HelloKitty啊?!虐渣男,斗极..

☆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信里的朋友推荐哦!

新书推荐

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最新章节

查看完整目录 (提示:本页只显示最新12个章节。)

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最新章节快速阅读

【V344】二更


    最快更新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最新章节!

    不是说沉塘了吗?怎么会好端端地出现在金銮殿上?难不成他们是大白天的见了鬼?

    李內侍目瞪口呆,不该呀,他亲自把人沉下去的,那么重的石头绑上去,水性再好也不可能游上来。

    李內侍自然想不到王內侍是让芸妃给救了,不过就算想到也无济于事,该死的人没死,接下来的局面只怕要尴尬了。

    “王內侍,你不是得了天花……快死了吗?”问话的是吏部侍郎,皇后方才讲到一半便泣不成声,他们推断王內侍不是死了就是很快要死了,但瞧王內侍龙马精神的样子,怎么也不像个濒死之人啊!

    王內侍啐了一口:“我呸!谁得天花要死了?杂家这不活得好好儿的?”

    吏部侍郎看看他,又看看神色紧绷的皇后:“那方才……”

    “方才怎么了?”王內侍拿腔拿调,明知故问地说,“有人诅咒杂家得天花了?哼,杂家是奉旨出宫,给陛下办事去了!”

    这人不仅没死在湖底,还浑水摸鱼地出了宫,实在是可恶!

    皇后与李內侍的脸色都变得不大好看。

    皇后不着痕迹地瞪了李內侍一眼,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音量道:“不是说办妥了吗?这么个大活人是怎么来的?”

    “是奴才的疏忽。”李內侍不敢推脱。

    眼下追究李內侍的罪过已没了意义,赶紧度过眼前的难关是正紧。

    皇后眼神一闪,道:“你谎称自己不舒坦,十有八九也感染了天花,让本宫将你隔离起来,不必派人去照顾你,原来是骗本宫的,你竟私自潜逃了!不过你既然逃了,为何又有胆子回来?你怕不是勾结了什么人,想密谋造反吧?”

    你才密谋造反呢!不要脸的老妖婆!

    不得不说,皇后这顶帽子扣得不错,既把自己方才的谎话给圆上了,也把王內侍归入“乱党”之列,那么接下来他若是讨伐皇后,就得掂量掂量大臣们信不信了。

    “哼!”王內侍翻了个白眼,没与皇后争辩自己出宫的真相,左不过奉旨也好,谎称天花也罢,都不是真的,他是在芸妃的帮助下逃出宫的,芸妃于他有恩,这时候他可不想把恩人攀扯进来。

    王內侍掂了掂手中的圣旨:“随你这个妖妇怎么说,反正我今日来,是要向诸位大臣宣读一道圣旨的。”

    “怎么又有一道圣旨啊?”

    “是啊?陛下给皇后颁了一道,给王公公也颁了一道?”

    大臣们开始窃窃私语。

    平心而论,皇后与王內侍都是国君十分信任的人,圣旨交给谁都不怪,怪的是一人手里拿着一道,且瞧二人针锋相对的样子,分明是已经闹僵了。

    皇后看着王公公手里的圣旨,眸光冷了冷。

    御史大夫捧着笏板上前道:“既有两道圣旨,不如请娘娘与王公公各自公布一下两道圣旨的内容。”

    皇后冲李內侍点了点头。

    李內侍将念了一半的圣旨念完了,大致意思是国君病重无法治愈,立南宫璃为新君,自己为太上皇,皇后韦氏为摄政太后。

    “哈!”王公公听完,仰天笑了,“南诏有摄政女君,却从未听说摄政太后的,你这妖妇好大的胃口,还想把持朝纲不成?”

    李內侍正色道:“王公公!不可对皇后不敬!”

    王內侍翻了个大白眼!

    御史大夫转头望向王內侍:“那么,敢问王公公,你手中的又是什么圣旨?”

    王內侍将圣旨高高举起:“我手中的……是废后诏!”

    皇后的步子一个踉跄!

    李內侍及时扶住她,低声提醒道:“娘娘!”

    大臣们一个接一个地傻眼了,今儿他们出门是不是忘记翻黄历了,怎么朝堂上如此风起云涌的?国君他老人家竟然要废后?废掉那个他恩宠了一辈子的元后?

    这、这怎么可能?

    众人唰的朝皇后看了过去。

    皇后义愤填膺道:“大家不要信他!本宫与陛下鹣鲽情深,陛下怎么可能废了本宫?王德全一定是与人勾结了谋算本宫的!王德全!你老实交代,是谁指使你来陷害本宫的?”

    王內侍哼道:“指使我的人是陛下!”

    皇后气急:“你胡说!陛下他明明……”

    “娘娘!”李內侍紧了紧握住皇后胳膊的手,从牙缝里挤出一道声音。

    皇后回了神。

    这个姓王的阉人,自己真是小瞧了他,三言两语险些逼得自己说漏嘴。

    “这道圣旨是陛下亲手写的,诸位大人若是不信,可拿去自己瞧瞧,看是否是陛下的笔迹。”王內侍无比自信地说完,将手中的圣旨递给了身旁的一名文官。

    能来上朝的都是三品及以上的大员,他们自然见过国君的笔迹,不过要说对笔迹的了解,还得看三公与几位宰辅。

    御史大夫拿过圣旨,他乃三公之一,深受陛下器重,房中陈列着不少陛下的墨宝,他能确定,这的确是陛下的笔迹。

    随后,他将圣旨拿给太傅与太尉过目。

    二人看过,也纷纷表示没有模仿或临摹的痕迹。

    王內侍暗松一口气,亏得燕王做女君驸马时没想着谋反呐,否则就凭这本事,南诏早天下大乱啦!

    圣旨上说皇后韦氏品行不端,有失国体,勾结乱臣,祸乱朝纲,迫害忠良,银(同音字)秽宫廷,罪不容恕,即日起废去后位,贬为庶人,幽禁冷宫。

    这道诏与皇后手中的可以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内容,国君不肯能既想废了皇后,又立她为摄政太后,所以两道圣旨,一定有一道是假的。

    王內侍挺直腰杆儿道:“我这道圣旨大人们都查验过了,是陛下的笔迹,玺印与御帛也是真的,倒是皇后,不知你敢不敢把你的圣旨拿给大人们瞧瞧!”

    皇后面色一变。

    王內侍冷笑:“怎么?不敢?皇后怕不是不知道吧,陛下的房有个假玉玺,您别的偷错了!”

    皇后捏紧了手指。

    御史大夫拱了拱手道:“娘娘,请将圣旨交与微臣们一观。”

    皇后僵硬着身子没动。

    圣旨早在王內侍踏入金銮殿的一霎便被她紧紧地拿在了手中。

    王內侍走过去,一把拽过她手里的圣旨:“拿来吧你!”

    “你……”皇后伸手去抢,王內侍却已经麻溜儿地转过身,把圣旨递给三公了。

    这道圣旨并不是国君的笔迹,是侍大臣的,国君上了年纪越发不爱自己动笔,颁下去的圣旨十有八九出自侍大臣之手,侍大臣伺候国君写圣旨,有感染的可能,也被隔离起来了。

    这暂且不提,但字迹是对的,御帛也是真的,至于玺印——

    三公交换了一个眼神。

    王內侍叉腰大笑:“原形毕露了吧?”

    “是圣旨。”御史大夫说。

    王內侍杏眼一瞪:“你们看清楚哦!别弄错!玺印尚真的是‘受命于天,即寿永昌’吗?”

    “是的。”御史大夫说。

    皇后冷冷地勾起了唇角。

    真当她是傻子,连真假玉玺的印章都分辨不出吗?

    也是,两个印章的确一模一样,没人会去怀疑玉玺是假的,也就不会去过多地分辨那几个字,偏偏不凑巧,她要做摄政太后了,兴奋得睡不着,将圣旨视若珍宝,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就给看出端倪了。

    他们抢了半日的玉玺,竟然是个假的。

    不过幸得上苍庇佑,他们虽未在御房找到真正的玉玺,却找到了一张盖了玺印的御帛。

    这正是大宝盖得笑出猪叫的第一道“圣旨”。

    国君舍不得丢掉,便把它珍藏起来了。

    这件事,皇后不知情,她也不用知情,她能物尽其用就够了。

    皇后倨傲地看向王內侍:“王公公,你还有什么话说?你以为你偷走玉玺,找人模仿陛下的笔迹,拿道假的圣旨过来就能废了本宫吗?”

    事情急转直下,怎么看,王內侍都比皇后的嫌疑大多了。

    王內侍再受宠,终究不过一介下人罢了,哪里比得上相濡以沫的妻子?

    当两道圣旨的内容相悖,众人更愿意相信皇后手中的那一道才是真的。

    皇后郑重地说道:“圣旨上的玺印是陛下昨夜亲手盖上去的,万幸是陛下先拟定了这道圣旨,否则还不知王公公要用偷走的玉玺做出什么幺蛾子!”

    “不是,你们……你们……”王內侍百口莫辩啊!这个毒妇!毒妇!毒妇啊!

    李內侍呵斥道:“来人,王德全偷盗玉玺,伪造圣旨,污蔑皇后,把他抓起来!”

    几名御林军蜂拥而上,一把擒住王內侍的胳膊。

    “你们不要被她骗了!她的圣旨是假的!她是妖后!妖妇!毒妇!她勾结国师殿!她秽乱宫廷!她……呜呜呜呜!”王內侍的嘴让人堵住了。

    然而就在王內侍即将被人拖出去之际,一道健硕的身影从天而降,毫不留情地踹开了擒住王內侍的御林军。

    王內侍得了自由,拔出嘴里的布片,惊喜道:“影护卫!”

    影十三穿着长长的玄色斗篷,从容地走进金銮殿。

    在大臣们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单膝跪下来,打开斗篷,将被他护在怀中的小黑蛋轻轻地放在了光可鉴人的地板上。

    大宝乌溜溜的眼睛转了转,抱着玉玺,哒哒哒地走了几步。

    见玉玺如见国君。

    众人乌拉拉地跪了一地!

    就连皇后也花容失色地跪下了。

    大宝跐溜跐溜地走到御史大夫的跟前,拿过他手中的圣旨,弯下肥嘟嘟的小腰身,将圣旨铺在地上,小手指戳了戳:“嗯嗯!”

    御史大夫顺着他指的地方望了过去,那是圣旨的背面,被纹理遮掩的地方,用极淡的笔迹写着一行小字——太初四十一年,腊月十七,酉时三刻,大宝亲印。

    这是国君心爱的小曾孙盖的第一个印,也是他第一次听见小曾孙笑出猪叫,对国君来说,这是值得珍藏的记忆。

    他悉心地将它记下了。

    他好好地珍藏着。

    原本只是一份对大宝的疼爱,却不料关键时刻成了扳倒皇后的最有力的证据。

    这是国君的字迹,御史大夫与太尉、太傅不可能认不出来。

    所以,这根本不是国君盖的印,是小殿下盖的。

    那方才皇后说玺印是陛下昨夜亲手盖上去的,明显是在撒谎了。

    所有人看向皇后的脸色都变了。

    王內侍扬眉吐气啊。

    小殿下来得太及时了,晚一步就让这毒妇得逞了!

    王內侍神气地说道:“你们愣着做什么?谁伪造圣旨看不出来吗?还不快把这毒妇拿下!”

    御林军面面相觑。

    三公交换了一个眼色,异口同声道:“拿下她!”

    御林军们朝着皇后冲了过去。

    电光石火间,李內侍一把扑过去,将大宝拽进了怀里,一只手掐住他喉咙:“都别过来!否则我杀了他!”卡酷小说网_https://www.kakuxs.com/


本章完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