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首页科幻灵异我的师门有点强
我的师门有点强
我的师门有点强

我的师门有点强

作者:木牛流猫
  • 分类:科幻灵异
  • 字数:6644236
  • 状态:连载中
  • 更新:2021-03-09

    苏安然不仅穿越了,还随身附带了一个系统。可他还没来得及装逼,就发现自己的师父也是一名穿越者,还用附带的掌门系统建立了一个门派。不仅如此,在他前面的九位师姐似乎也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天才。“这个师门,有点..

☆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我的师门有点强》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信里的朋友推荐哦!

新书推荐

我的师门有点强最新章节

查看完整目录 (提示:本页只显示最新12个章节。)

我的师门有点强最新章节快速阅读

449. 真是丑陋呢


    藏剑阁顶梁柱是有好几位,而且宗门也没有出现青黄不接的情况。

    除了阁主和四大太上长老外,另外八名太上长老也都是彼岸境的尊者,而且他们也还算年轻,潜力未尽——或者说,修为达到了彼岸境,已经没什么潜力不潜力之类的说法了,法则的感悟并非一朝一夕之间的事,说不定今天有所顿悟后,第二天实力就会暴涨,这也是谁都说不准的事。

    而在彼岸境之下,苦海境尊者、道基境和地仙境大能,藏剑阁同样拥有相当数量的基础。

    当然,同境界实际上也是有战力强弱之别的。

    例如同样是顶梁柱的身份地位,万剑楼的方清就是要比藏剑阁的琴棋书画里任何一个人强,但如果有其中两位联手的话,倒也还是可以与方清抗衡的,所以项一棋便和另外两位太上长老一起联手了。凭借三名彼岸境尊者的实力,一时间倒也是和方清能够打得有来有回。

    但这也是方清的实力还没有达到真正的顶峰。

    若是换了尹灵竹出手的话,哪怕是藏剑阁的琴棋书画四人一起出手,也不见得就能够挡得住尹灵竹。

    仅一个尹灵竹,就连四大太上长老都不一定能够拦下。

    那比尹灵竹更强的黄梓,需要多少人联手才能够将其拦下?

    所以林芩在看到黄梓真的出手的那一瞬间,她就直接掉头逃跑了,根本连一丝反抗的念头没有。

    “墨语州!快开启护山大阵!”

    “出了什么事?”

    “开护山大阵啊!”

    “啊?”

    “啊你妈呢!给老娘把护山大阵开启!现在!马上!立刻!”

    全力冲刺中的林芩,恨不得将墨语州当场给撕了。

    她内心的恐惧几乎达到了极限。

    不仅已经开始影响她的心境,甚至就连她的修为都有些不稳。

    她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并没有剑芒或者剑光亮起。

    夜晚依旧。

    但林芩的惊慌和恐惧却并未有丝毫的减弱,反而变得更加紧张,精神崩得更紧了。

    未知才是最可怕,这句话虽是从凡尘里流传出来,但实际上对修士们也同样适用。

    只是有所不同的是,随着修士们的实力提升,对“未知”也渐渐变得越来越清楚,所以很少会再出现“害怕”之类的情绪。可这并不代表,他们就真的不会害怕,也不会感到恐惧。

    例如,面对实力远超自身的可怕存在。

    所以此刻,没有看到黄梓追击在身后的剑光,林芩变得更加的不安了。

    但在这时,金色的光芒再度于黑夜之中亮起。

    耀眼的金光,照亮了林芩那张因惊惧而变得相当丑陋扭曲的面容。

    若是有其他藏剑阁弟子看到这时候的林芩,很难说会不会被素来相当注重长老权威和喜欢营造神秘感且对自身形象气质又要求相当严格的林芩灭口。

    但所幸,此时并没有其他人在,没人能够看到林芩如此狼狈的一幕,她自然也不需要去考虑这些。

    甚至,因为看到这让其安心的金光闪耀而起,林芩都开始喜极而泣了。

    一股从未感受到的安全感,在林芩的内心油然而生。

    “轰——!”

    终于,让林芩心存畏惧的黄梓,终于爆发出了存在感。

    猛烈的气流,甚至差点掀翻了林芩。

    在此之前,林芩从未想过,有剑修在御剑而起的那一瞬间,居然可以爆发出如此猛烈的气流波动。

    但到了这会,林芩反而更加不敢回头了。

    她害怕自己会看到让她崩溃的一幕。

    现在的她,心境已经相当不稳了,若是因此精神再度受创,导致心境彻底崩溃的话,那么她就真的没有任何活路可言了。

    “速度!速度!”

    林芩的内心疯狂呐喊。

    她疯狂的压榨着自己的潜力,强忍着周身经脉都开始宛如被火焰烧灼、全身穴窍都被针刺,甚至神海都宛如要撕裂般的剧烈痛楚,也不敢让自己的速度慢下来。

    因为她知道,哪怕自己比黄梓提前了好几分钟的御剑飞遁时间,但面对黄梓这样号称人族最强的存在,再怎么样的谨小慎微都毫不为过。甚至于,林芩根本就不觉得,比黄梓提前这么几分钟的御剑时间,就真的能够摆脱黄梓的追杀。

    而事实上,林芩的确没有猜错。

    黄梓与林芩之间的距离,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拉近。

    但以黄梓那无比丰富的战斗经验来判断,他很快便意识到,按照这个速度继续追下去的话,他恐怕无法在林芩躲入藏剑阁的护山大阵前将其拦截下来——林芩先一步逃跑的那几分钟时间,终究还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价值。

    “万剑……”

    黄梓抬起自己的右手,目光牢牢的锁定住林芩。

    在这一瞬间,林芩头皮一炸,她感受到了极其真实的死亡危机,在她的背后,有一股让她完全无法直视的恐怖气息猛然升腾而起,犹如煌煌烈日般如芒在背。

    黄梓的身边,有一股强横的气息弥漫开来。

    这股气息化作实质般的存在,似水银泻地、如月光照耀的铺洒开来。

    但下一刻,随着一声轰鸣声炸响。

    这片银白色的月光水银便化作了瀑布一般——但与瀑布的倾泻而落不同,这道水银瀑布是逆势上升而起。

    从远处看起来,就好似黄梓忽然抬起了右手,然后他的身后就升起了一道水幕,如瀑布、如海啸那般带来了极其强烈的威圧感,甚至当这道瀑布升起的时候,银白色的光华都掩盖住了藏剑阁护山大阵的璀璨金光,甚至让方圆千里的光芒都变得银白朦胧起来。

    充满一种迷幻般的美感。

    但这一刻,藏剑阁的人没有一个会觉得美丽。

    身处于藏剑阁悬岛之内的墨语州也终于知道,为什么林芩会疯狂的喊着让自己开启护山大阵了。

    在这近乎于天威般的气势面前,他都开始怀疑,这藏剑阁的护山大阵真的能够挡下吗?

    “……齐发。”

    似沙场猛将挥令。

    黄梓的右手朝前挥落的那一刻,银白色的剑气水幕也为之震动。

    下一刻,密密麻麻、数也数不清的银白色剑气便开始一道接一道的破空而出。

    朝着林芩。

    朝着藏剑阁的护山大阵。

    一股脑的轰了过去。

    这些剑气每一道都不算大,也就仅比寻常剑修们温养在神海里的本命飞剑长了约莫一指甲盖的长度。

    但其威力,却是相当的可怕。

    林芩被逼到极限的神经,反倒是让她的感知变得前所未有的敏锐。

    凭借着自身道宝飞剑的特殊性,她足下踩着两根琴弦飞速向前,身旁还有五道琴弦可以供她调派指挥——只有实在是避不开的剑气轰击,她才会让琴弦上前拦截。而以道宝飞剑的强韧度,一根两根琴弦就算挡不住,四根五根总是可以挡下的。

    只是相比起林芩的侥幸,藏剑阁的护山大阵就显然倒霉许多了。

    每一道剑气轰在藏剑阁护山大阵的光幕上时,都会爆发出一阵剧烈的晃动,甚至让爆炸点周围的光幕都黯淡了一、两分。

    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情形下,藏剑阁的灵脉所产生的灵气正以极其惊人的速度在消耗着,以至于墨语州都不得不开始安排大量修士加入到浮岛大阵的节点里,以自身的真气相助护山大阵,帮灵脉分担一部分消耗。

    但哪怕如此,每一名刚盘腿打坐开始将自身真气灌注到浮岛大阵节点内的剑修,根本就撑不住三十秒,几乎是刚一盘腿坐下就要立即起身离开,否则的话下场就有可能是损伤到自身的根基。而那些走得慢的,又或者是自身的真气不够充沛的,几乎是刚一坐下,就直接或昏厥或喷血的倒下,只能任由附近的人直接拖走。

    是的,拖走。

    他们甚至已经来不及将人抬到后方去养伤治疗。

    因为时间不允许。

    整个护山大阵已经岌岌可危。

    这里面,固然有藏剑阁的护山大阵还没有彻底启动完毕的缘故。

    但凭借黄梓一人之力,这近乎于要彻底打破藏剑阁护山大阵的强大实力,依旧让人感到相当的绝望。

    不过许是这一招“万剑齐发”对黄梓的消耗也有大,也有可能施展这一招时,黄梓不能有所一动,所以林芩便看到黄梓在这一招剑气攻击发出之后,便悬停在了原地,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这一点,大大的增加了她的求生欲望,她的速度猛然再度提升了一小截,险之又险的回避了与之擦边而过的数道剑气后,终于在黄梓再一次动起来的那一瞬间,成功飞进了藏剑阁护山大阵的光幕里面。

    紧随其后的黄梓,终究还是慢了一小步。

    藏剑阁的护山大阵,在林芩进入之后,开启的速度便提快了不少,虽说黄梓的万剑齐发的确对藏剑阁造成了很大的损失,但此时护山大阵已经被彻底激活之后,终于和地势的力量结合到了一起,所以连带着防御性能也提高了数倍以上——处于激活状态的护山大阵,在没有彻底激活完毕前,是不会和地势的力量相叠,所以这个阶段时期的护山大阵防御能力不会强到哪去。

    若是有所准备的话,完全是有可能在这个过程中强行打断一个宗门护山大阵的激活。

    但一旦让宗门的护山大阵彻底激活后,那么便会和山脉地势的力量叠加,这种情况下的护山大阵,防御能力就会变得相当惊人了。

    不同的宗门,护山大阵的效果、能力、阶段变化等等各有不同,无法一概而论。

    例如有的护山大阵,便不以防御能力而著称,而是会有多种不同不同的攻击能力和特殊效果;而有的护山大阵,不以攻击威力和防御能力著称,而是在彻底激活后会产生类似幻阵、迷阵、困阵等效果。

    藏剑阁的护山大阵,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手段,在诸多护山大阵里反倒是显得相当的朴实无华。

    但玄界修士都相当清楚,越是显得朴实无华的护山大阵,其实才越是难以处理。

    “呼……呼……”林芩悬停于半空中,死里逃生的她,此时的面容有一种异样的潮红。

    她的双眸发亮,因剧烈的呼吸而不断起伏的胸口,还有因慌乱而凌乱的头发,以及被汗水粘在脸颊上的头发,都让此时的林芩展露出一种前所未有的魅惑美感。

    但很可惜,这种美感暂时无人能够欣赏。

    黄梓与林芩仅隔着一道薄薄的光幕彼此对视着,他看着林芩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块肉、或者说一个死人,冷漠且淡然,甚至就连一个嫌弃的眼神都吝啬给予。

    “黄梓!”林芩怒视着黄梓,像是发了疯一般的叫嚷着、咒骂着,不断的发泄着因之前的恐惧所带来的压力。

    但黄梓依旧无动于衷。

    倒也不能说是无动于衷。

    他的右手,将足下飞剑召起,然后握在了手中。

    这个动作让林芩的咒骂突然一滞。

    就像是一只嘎嘎叫的鸭子被猛然抓住了脖子一般。

    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

    玄界所有苦海境以上的至尊,只要听闻过“黄梓”这个名字的人,基本都知道他有一招霸道到堪称无敌的剑招。

    开天。

    知晓这个剑招的人很多,但真正见识过的人却没有。

    因为据说至今为止,凡是见过黄梓施展开天的人都死了,无一例外。

    但没有见过,并不妨碍这些至尊们千方百计的打听这一招剑法的一些特征。

    其中听闻最多的,便是黄梓施展“开天”的时候,必须要持剑。

    所以此时看到黄梓握住手中的长剑,林芩第一时间便想到了“开天”,那种恐惧感又一次袭来,以至于让她彻底失声。

    但很快,林芩便又收敛起了脸上的恐惧。

    她望着黄梓,发出一声极其夸张的笑声:“哈,黄谷主,难不成你真觉得你能够凭借一己之力就打破我们藏剑阁的护山大阵吗?听闻你的开天乃玄界第一剑,可真的就能够劈开我们藏剑阁这护山大阵吗?”

    “不能。”黄梓摇了摇头,“不过杀你,也不需要开天。”

    “哈,杀我不需要施展你的绝技开天?”

    “因为你不配。”黄梓声音淡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林芩像是被气疯了一般,她面目狰狞的望着黄梓,怒吼道:“你的开天,连我们藏剑阁的护山大阵都打不破!你要怎么杀我?啊?你说啊,你想怎么杀!你……”

    林芩从入苦海被人尊称一声“尊者”起,她就再没有遇到过生命危险,虽说在横渡苦海的磨练期间,的确有过几次绝境,但最终她都有惊无险的顺利度过了。

    以至于,林芩都忘了恐惧、死亡的感觉。

    至少,在面对那几次绝境的时候,她也未曾如此狼狈。

    可今天。

    当她再一次看到黄梓的时候,内心深处最不愿意回想起来的伤疤,还是被彻底揭开了。

    她终于再一次直面了自己最害怕的情绪。

    这让林芩的感觉显得相当的崩溃。

    所以此时有了机会,她自然是需要如此不断的咒骂,才能够平复内心的崩溃和恐惧。

    虽说过程有些粗俗,乃至低俗,但这的确是一种让林芩的心境得以平复、重新稳固的方法。

    只是。

    林芩的声音,再次停住了。

    她脸上的怒容,再一次被恐惧替代。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不……不可能……这不可能的!”

    藏剑阁护山大阵所亮起的金光,再一次消失了。

    消失得非常的突兀。

    就好似,墨语州又一次关闭了护山大阵一般。

    “你真觉得,我刚才的万剑齐发目标是你吗?”

    “说实话,我是真的觉得挺可笑的。你们所有人都知道我太一谷收了十个弟子,也很清楚我每个弟子所擅长的方向,可为什么你们就只记住了上官馨、唐诗韵、叶瑾萱、王元姬、宋娜娜的名字呢?”

    “我还有一个弟子,叫林依依呀。她可是……”

    “玄界最年轻的阵法宗师啊。”

    “这份实力,难道不值得你们记住吗?”

    黄梓的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柄重锤,狠狠的敲在了林芩的脑门上,将她敲得头晕目眩。

    “至于你刚才问我要如何杀你……”

    “不,等等,黄谷主,我……”林芩猛然打了一个激灵,她脸色苍白的嚷道。

    当黄梓置若罔闻,只是自顾自的说道:“当然是像现在这样杀了。”

    他挥剑一扫。

    动作轻描淡写到没有一丝烟火气。

    就像是熟睡起床后,很随意抓挠了一下,然后又伸了个懒腰那般。

    自然。

    洒脱。

    可结果却是,林芩的头颅自颈脖处断开。

    充沛的剑气从剑锋上分上下灌入到林芩的尸首,在剑气的冲击绞杀下,林芩的尸首当场炸成一片血雾。

    她的神魂想要逃窜。

    可却是被早已等候在旁的苏安然一剑刺穿。

    “不——”

    林芩的神魂发出凄厉的尖叫声,疯狂的挣扎着。

    可当黄梓手中的飞剑再一次有剑气迸发而出时,林芩的神魂也被彻底绞碎了。

    真正的魂飞魄散、尸骨无存。

    “呵,藏剑阁首席太上长老呢?”

    “还真的是丑陋不堪呢。”卡酷小说网_https://www.kakuxs.com/


本章完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