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首页其他类型医仙小猫妖
医仙小猫妖
医仙小猫妖

医仙小猫妖

作者:桑莘
  • 分类:其他类型
  • 字数:3122086
  • 状态:连载中
  • 更新:2020-06-04

☆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医仙小猫妖》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信里的朋友推荐哦!

新书推荐

医仙小猫妖最新章节

查看完整目录 (提示:本页只显示最新12个章节。)

医仙小猫妖最新章节快速阅读

第五七八喵:深仇


    最快更新医仙小猫妖最新章节!

    坊市内只有一座客栈,花九前日才救了客栈掌柜的女儿,还彻底剿灭了西风盗。

    掌柜一看花九前来,感恩戴德的迎花九到客栈最好的包房,还亲自上阵端茶递水的伺候。

    唯独掌柜那膀大腰圆的女儿,见了花九没有好脸,拧着帕子哼了声就走。

    花九抓抓脑袋,不明所以。

    “道友在此地很有威望啊。”雷正浩道。

    花九摆摆手,“我也只在此地待了几日而已,顺手搭救过客栈掌柜的女儿。”

    雷正浩点头,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于歆站在门口,透过门缝看外面掌柜走远,这才退回来取出一个巴掌大的蜘蛛傀儡抛出。

    顷刻间,蜘蛛傀儡吐出数张灵气蛛,将整间包房笼罩。

    花九端着茶盏,轻轻用神识试了试蛛,发现只是隔绝探查便继续饮茶。

    “敢问道友名号,哪门哪派?”于歆过来坐下问道。

    花九放下茶盏,抓起桌上的点心往嘴里塞,“道号九归,无门无派一画师。”

    九归这个道号还真不是花九胡扯,当初化神失败跟了老道士之后,他便给自己起名花九归,九归便是道号。

    后来花九嫌难记,便简化为花九做名,但还是保留了九归这个道号,用作《风月集》的作者名。

    于歆微微皱眉,对这个从未听说过名号的画师有些不满,生怕花九是个弱鸡,拖了他们后腿。

    雷正浩笑了笑,试探道:“在下孤陋寡闻,从未听说过道友名号,不知道友是何方人士?”

    花九咽下嘴里点心,心想不扯张虎皮怕是这个任务要落空,回忆下自己认识的画师,突然想起一人,心底不免有些黯然。

    “在下师承鸿蒙仙院辛世诚。”

    此刻辛夫子和陈夫子一定还在鸿蒙仙城大道山上吧,每日斗嘴打架,掐得鸡飞狗跳。

    许久不见,花九想他们了。

    就是不知道这件事完成之后,她还能不能在回归之前见一见两位夫子。

    辛世诚的名字一出,雷正浩和于歆的眼神立刻亮了。

    雷正浩道:“可是凌天画师榜四十九的那位散修辛世诚,如今在鸿蒙仙城传道的那位?”

    花九点头,辛夫子是散修,所修道派很多,但最精通的却是画师一道。

    而他能以结丹后期修为排名四十九,压过后面众多元婴期,足可见其在画师一道的功底。

    若是辛夫子有机会突破到元婴期,怕是直接能进画师榜前十。

    于歆此刻一颗心总算安定下来,看花九年纪轻轻就后来居上,修为超过辛世诚,必定是个天资卓越之人,当即对雷正浩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将任务内容告知花九。

    “九归道友,刚才多有得罪,还望见谅。”雷正浩先行道歉。

    花九摆摆手,“不妨事,我理解。”

    “事情是这样的……”

    他们二人要杀的,是于歆的姐姐,但这个姐姐却不是亲的,而是于歆爹娘收留的孤儿。

    北乾神洲西北之地有一玄铁堡,盛产玄铁,于歆便是玄铁堡内一个修真家族的掌上明珠,也是这个家族如今唯一的继承人。

    但是在她出生之前,他爹三代单传,她娘却多年无所出,受尽家族白眼,甚至还有族老动了夺权的念头。

    于歆她娘尝试了很多办法,但就是无法有孕,直到有次听到一个民间偏方,说是可以领养一个孩子,以子带子。

    已经没有别的办法的于夫人病急乱投医,果真从外面捡回一个根骨资质都不错的女孩子,并且细心照顾了三年多。

    于夫人那时也是想,以后将这个姑娘许给儿子,也不算亏待。

    可惜天遂人愿却也未曾全遂愿,于夫人有孕却只生了个女儿。

    好在这一个孩子打破了她不能生的传言,族中也愿意继续看着,等她开枝散叶,毕竟对于修士来说,时间是绝对足够的。

    于夫人也想得很开,没有冷落于歆,更加没有冷落那个领养的孩子,反而将她当作福星,千百倍的对她好,只要不过分,几乎有求必应。

    原本这该是幸福的一家,于歆那时小,也很依赖她这个姐姐。

    可是所有的事情都在那一天开始改变。

    那一天,于歆刚过三岁生日,于夫人再度宣布有孕,并且还被一个过路的医师前辈诊断出这一胎是个男孩,于府上下欢庆。

    于夫人开心的跟于家主说,等儿子长大,娶了那个孩子,他们就是真正的一家人了。

    只可惜这话被那个孩子听到,彼时已经六岁的她尽管在家族中跟大小姐一般,但下人间的闲言碎语早已传进她耳中。

    而且她不甘心做人妇,像于夫人一样成为一个生孩子的工具,她想要更多。

    雷正浩说到这里时,旁边于歆的身体开始颤抖,泛红的眼底满是恨意。

    雷正浩握紧于歆的手,简单说了之后的情况。

    “……于夫人临盆之际中毒,母子二人都未曾保住,那时歆妹并不知道是她姐姐下的毒。于家主跟夫人感情深厚不愿续弦,硬抗了几年,但家族中逼得紧,怕断了于家一脉,之后……”

    “之后那个贱人,”于歆突然抢着说道,神情狰狞有些歇斯底里,“之后那个贱人‘好心’说服我爹,说可以让我招赘上门,将来生下孩子随我姓。我爹别无他法只好答应,并且暂时让族中同意。”

    “然后我十六岁那年,我爹果真为我寻了一门好亲事,”于歆看了雷正浩一眼,眼含歉疚,显然这个人并不是雷正浩。

    “无妨,我不介意的歆妹,你继续说吧。”

    于歆点点头,“那个男人是一个大家族不受宠的庶子,但是颇有才华人也温厚老实,我爹十分满意。我那时也已经认命,看着爹爹辛苦支撑一个家,不忍反抗,便随爹爹去了。”

    “可是我没想到,我没想到那个贱人竟然……”于歆紧握的拳头中有血迹渗出,她咬牙切齿道:“那个贱人从中作梗,毁了我的亲事。她看重对方大家族的身份,也不知使了什么手段,让那个庶子竟然继承了家主之位。”

    “我和爹爹原以为是我们没福气,毕竟人家已经成为家主,便不可能入赘。可是你知道吗,那个男人居然受了那贱人的蛊惑,摆出天大的阵仗,上门求娶那贱人。”

    于歆偏头抹了下眼泪,那日的羞辱想必让她痛彻心扉。

    “她嫁得好,我爹自然开心,我那时不知真相,也为她感到开心。可是我没想到在她出嫁那天,她竟然将毒害我娘,抢我婚事这些事情全都告诉了我,留我一个人在痛苦中煎熬,看她风光出嫁。”

    “我好恨,这些年我被这恨意折磨,她越是风光越是过得好,我就越恨。我没本事,杀不了她,我将事情告诉我爹,我爹不相信我,还让我滚,我……”

    于歆泣不成声,雷正浩握着于歆的手继续道:“歆妹一气之下离家出走,这些年在外也是受尽苦楚。之后遇到了我,我听闻她的遭遇,也咽不下这口气,就劝她回家跟她爹好好说,毕竟父女之间哪有隔夜仇。”

    “只是我们都没想到,这次回来,竟然连她爹最后一面也没见上。”

    花九眉头紧蹙,“难道于家主他……”

    雷正浩点头,“我们赶到那日,正看到歆妹那个姐姐在替于家主收尸,于家上下……无一生还。”

    “那个贱人,她这些年无限风光,早该看不上我们于家才是,可她太贪心了,我于家怀璧其罪,还是被她盯上。她一定是知道我要回去,怕我爹将东西传给我,甚至大着肚子就跑来杀人夺宝。她不就是想要那件于家之宝吗!我给她!我让她有来无回!让她和她肚里的孩子一起给我娘偿命!”

    到这,花九算是了解了这段恩怨情仇,若于歆说的是真的,那她这个姐姐可真是心狠手辣,歹毒至极。

    这次她用那件于家至宝为饵,约她姐姐见面,为的就是杀她。

    只不过这次来的不止她姐姐,还有她姐夫,于歆和雷正浩两人怕无法应付,所以才想要找个帮手,以三对二,胜算更大。

    这种家族间的恩怨,花九是最不愿意掺合的,而且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嗡——

    腰间断剑猛然震动,花九抬手按住,硬着头皮道:“好,这任务我接了。”卡酷小说网_https://www.kakuxs.com/


本章完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