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首页女生言情开海
开海
开海

开海

作者:夺鹿侯
  • 分类:女生言情
  • 字数:7430738
  • 状态:连载中
  • 更新:2019-10-17

    明朝嘉靖四十五年,隆万中兴前夜。这是最好的时代,戚家军向近代军队迈出第一步,脚踏缫车在东南日夜不休产出丝绸,它强大、富庶。这也是最坏的时代,卫所制因贪污腐败而日趋崩溃,土地兼并愈演愈烈内阁夺位混战不休,它衰落、垂暮。当排枪火炮轰鸣在欧洲战场,当西班牙无敌舰队纵横四海,当传教士手捧圣经怀揣密信对这片新大陆露出觊觎的目光。清远卫小旗陈沐头顶笠铁盔,鸟铳扛肩膀,望向大海高高扬起下巴。-已有完本作品,人品保证,更新勤劳,敬请收藏。读者群:102341981,欢迎大家。

☆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开海》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信里的朋友推荐哦!

新书推荐

开海最新章节

查看完整目录 (提示:本页只显示最新12个章节。)

开海最新章节快速阅读

第三百五十三章 医师


    最快更新开海最新章节!

    虽然陈九经与李旦所率部队为东洋军府三流部队,但给这俩干儿子的配套军官、军医、战船、步炮教官都是一流的。

    陈九经口中的阎王敌名叫李梴,年过五旬,江西南丰人儒士传家,尽管和这些大老粗混在一起好几年,也遮挡不住他身上的文人气质,看上去并不像个医生,反倒像退休的地方大员多一些。

    他有个比他年长许多的哥哥叫李桥就是嘉靖时的进士,阎王敌本身也是要考学的,但自己病了,后来学医把自己治好,上了岁数也惯了闲适,博览历代医籍,精究各家医论,在行医救人上找到人生目标,就没再去考科举。

    隆庆年的时候,回想起年轻时初初学医遇到的困难,有的医内容很好但各成一套、不易通读;有的则言之有物,但不是从小学起根本读不进去;还有的容易学可太简略,只能入门;更有些因年份太早,很多东西都不具备,意思也是古人的意思,学也学不懂。

    越想越气呀。

    老爷子干脆给自己憋家里四年,在万历三年写出一套《医学入门》加以刊印,惠及广大有意学医的后辈。

    一不小心,就在两年后拿了万历医学奖,被请到了北洋医科院。

    在北洋也没闲着,看了李时珍正在编撰的《本草纲目》后,佩服之余致力于将这套民修草本推为官修草本,虽只一字之差,但意义截然不同。

    民修草本就是李时珍的困境,徒一人之力,来编修一套想要涵盖整个医学史上的草本、药石正确使用方法的工具。

    一根草,从名称到历史沿革,产地到采收加工,功效作用到临床应用,并在常用的方子上不仅列举古人观点,还阐明了自己的认识——姑且不说事可不可行,单论代价,你一人一生一世,编得好吗?

    太难了。

    官修草本就不一样了,如《唐草本》,帝国以举国之力,几十名医生在全国范围进行考察、推论、总结、编撰,哪怕一个省派驻一名医生,就能用权力调动一切力量来达成这件事。

    如果足够严谨,官修草本甚至不需要任何的道听途说,逐字逐句都能完成验证,那这样一套药典又该焕发怎样的光芒呢?

    李梴把这事促成了,也促成了自己的出海。

    年轻而富有雄心壮志的皇帝发出金口玉言,帝国不但要着手两京一十三省编修药典,还要在吕宋、在苏禄、在马六甲在日本,在大西洋与大东洋上,在天上地下,在一切天子照临与即将照临的土地上完成这一伟大事业。

    北洋军医院甲等医师李梴,绰号阎王敌,他及他所率四名乙等医师、二十二名丙等医生,就是朝廷在万历六年派往新大陆完成这一使命的人,他很清楚接下来的后半生,将致力于此。

    阎王敌跟着李旦过来,是为收集欧罗巴的草本与药方,不过陈九经在打仗,作为最好的军医,自然被派至此处。

    “将军,外伤并不致命,高烧不退昏迷在军中并不常见,这是邪毒入体的征兆,病因大致失血伤了元气,且肮脏未经洗净煮沸的亚麻布与糊于伤口的泥土带着邪毒。”

    阎王敌身上带着淡淡的烟味,他随口说,跟随他的两名学生在一边记,同时拆掉亨利身上缠着的黑红白米四色交杂的麻布,他对陈九经拱了拱手,边从旁边的盆中洗手,接着道:“清洗伤患、剜去腐肉,修养……换个净盆。”

    手洗到一半阎王敌才发现洗手盆居然是面包挖空做的,可能以前是盛汤用,又干又硬,即使学生已洗过几遍,被陈九经命令砸开的那面墙投来光亮还是能照出碗中浮起的残渣。

    学生也不争辩,放下面包碗便下楼,不一会就听见楼下传来上马的声音,阎王敌连忙在破开的墙上喊住想要回营去盆的学生,道:“罢了罢了,上来吧。”

    楼下已经围了许多人,砸开墙壁的动静吸引了他们,不久前才在城外结束的战斗并未影响到这些波尔多市民,他们听说楼里异教徒正在救纳瓦拉国王,赶来看热闹。

    那已经是附近小军医们能找到最干净的盆状物品了,倒不是没有更干净的,锡盆就很干净。

    但因为一种发源于陈沐的认识,让军医在分不清这些锡制品究竟有没有铅之前拒绝使用——德雷克先前要卖给常胜的货物里就有铅水壶,谁也不能确定究竟是只有英格兰的胡逼这样干还是整个欧罗巴都是这样的胡逼。

    最后阎王敌没用盆,拧开烧酒坛封盖让学生往手上倒算是消了毒,又用烈酒给躺着的亨利清洗伤口,刚下刀,昏迷的病人就开始哼哼,以此来证明他还活着。

    阎王敌嘀咕了两声罪过,转头边将一丝腐肉放在学生端着的盘上,边转头对陈九经问道:“将军,伤者酒量如何?”

    当陈九经问向玛格丽特,玛格丽特也不知道,别看他俩结婚好几年,可她压根没跟亨利一起生活过多久,只能自己都不确定地说道:“好像很能喝酒。”

    “先生悠着点下量吧,他们喝的是葡萄酒。”陈九经悠哉哉地拿兜里的纸卷着烟草,笑道:“别没被箭射死,结果被医酒灌死了。”

    陈九经对玛格丽特解释道:“倒不是我们的酒都很烈,但黄酒要满足士兵就要运太多,还有北方士兵要御寒,就得用烧酒,军医的酒还要更烈,我们麻家港的士兵都太能喝了。”

    他这正说着,阎王敌已经将内服的药粉混着二两烧酒给亨利灌下去了,这才继续清创,边清边给身旁两名学生讲解:“伤口的脓液可观伤者气血强弱,脓乃邪毒与气血相搏之物,呈黄白二色,如既稠且无味量少,则气血充盈;倘脓液稀薄、化脓迟缓,则是气血衰弱。”

    “像这样阴血凝滞、创内无脓,则是气血衰竭,为坏疽之相,伤创气血不通,则不会复生肉芽,直至化脓才会脱腐生肌……哟,还有根木刺。”

    甲等医师将伤口清洗处理,撒上药粉,将伤口中插着的木刺取净放置木盘,将医刀向盘中一摆,又用烈酒冲了遍手,边指挥学生重新包扎,这边自己擦净了手,十分自然地从陈九经手上接过卷好的烟卷放入口中,这才对年轻的将军拱拱手,道:“将军,伤者已无大碍,只需仆从助其多加饮水,今日饮酒好好睡一觉,明日就能醒了。”

    “本身不是大事,像这样的伤口,杨将军的部下不知道多少;只是土医手艺糙,一来有箭刺断在肉里、二来不大干净,这才生出危急之相。”

    说着,阎王敌又拱拱手,道:“若无其他要事,在下留名弟子在此,抽了这支烟,老夫便去城外军医营治伤了。”卡酷小说网_https://www.kakuxs.com/


本章完
展开

精品小说

  1. [都市言情]翻手为云
  2. [都市言情]魔眼小神医
  3. [武侠修真]南宋风烟路
  4. [都市言情]医武兵王
  5. [都市言情]重启修仙纪元
  6. [科幻灵异]漫威里的德鲁伊
  7. [都市言情]偏心眼
  8. [玄幻奇幻]箭魔
  9. [历史军事]秀才家的俏长女
  10. [都市言情]超级锋暴
  11. [玄幻奇幻]天道罚恶令
  12. [玄幻奇幻]魔临
  13. [其他类型]重生无冕之王
  14. [都市言情]公主喜嫁
  15. [都市言情]绝命毒尸
  16. [武侠修真]五行御天
  17. [都市言情]极品上门女婿
  18. [科幻灵异]诸天万界监狱长
  19. [玄幻奇幻]武神天尊
  20. [都市言情]溺宠神医狂后
  21. [其他类型]我在异界有座城
  22. [都市言情]超牛女婿
  23. [都市言情]娇妻很拽:隐婚老公,宠翻天
  24. [都市言情]军工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