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首页武侠修真这个明星来自地球
这个明星来自地球
这个明星来自地球

这个明星来自地球

作者:关乌鸦
  • 分类:武侠修真
  • 字数:7950388
  • 状态:连载中
  • 更新:2019-12-09

    尚在拼搏奋斗的影视小编剧韩觉,一觉醒来发现不仅自己变了,连世界都变了。这里的华夏,娱乐产业之发达超过大洋彼岸的好莱坞。金马奖已成为全世界含金量最大的电影奖项。《歌手》作为歌手顶级赛场,已经出到第十季;《华夏好声音》每三年一次,每次播放都是全民狂欢;《华夏有嘻哈》第八季,报名人数超过十万;《蒙面歌王》每周一期永

☆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这个明星来自地球》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信里的朋友推荐哦!

新书推荐

这个明星来自地球最新章节

查看完整目录 (提示:本页只显示最新12个章节。)

这个明星来自地球最新章节快速阅读

第638章: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最快更新这个明星来自地球最新章节!

    张子商原本只是《我们恋爱吧》演播厅的嘉宾,一直隔岸吃狗粮,吃了大半年越吃越有心得,越吃越羡慕,动了自酿狗粮的野心,奢望跟他师父一样,遇到自己的章老师。在节目里频频说出想体验假想恋爱之类的话。

    节目组对此自然是欢迎的,自己人嘛,立马安排上。

    林芩和孔彬那一对歪果仁情侣拍了大半年,人气和观众缘积累得差不多了,最近林芩又和韩觉的绯闻又闹得很凶,其实已经到了该下车的时机。张子商顺在后面顶上来,节目组又可以各种迂回地续拍章依曼和韩觉了,美滋滋。

    就比如前两天的电话连线,尽管韩觉只是声音出演,但也能当成一个卖点提高些收视和点击了。

    “不过怎么会跟小姜呢?”韩觉看着张子商呆头呆脑的样子,不禁感叹:“小姜可惜了。”

    “师父!”张子商把双手甩得跟失控的水管一样,提醒着韩觉他才是爱徒,而姜绮不是啊。

    也就是现在他坐在车里,被安全带绑着,不然他能躺到地上去。

    “加油吧。”韩觉拍了拍张子商的肩膀。

    张子商无力地应了一声。

    加油?加什么油?加油变成配得上姜绮的男人吗?呵呵,难道不知道现在外面的人都称他为【小韩觉】、【下一个韩觉】吗?

    “!”此时正在开车的小周猛地转过脑袋来,目光炯炯有神地盯着张子商。

    “干嘛?”张子商问小周。

    小周皱着眉头不断打量张子商,最后什么也没看出来就被一旁的关溢扭过了脑袋,不了了之。

    张子商问着韩觉:“师父,你有没有什么过来人的经验要跟我说?”

    韩觉反问:“你确定要现在私下里说?如果放到节目里说的话……”

    张子商反应很快,连连摆手:“那还是不了不了不了,等下次拍节目的时候我再问你!”

    “嗯,”韩觉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开始分享过来人的经验:“首先,这是个真人秀节目,不管是演的也好,真心的也好,总之要以【让观众认为你们真的在谈恋爱】为目标去录制,否则就是失职。那不管是演的还是真心,你别傻乎乎地完全靠演技,也别带完全靠真心去拍摄……”

    张子商此时很想记笔记,但不甘,很想捂住双耳,但不敢,最后听也不是,不听也不是。

    “那你和章老师……”张子商迟疑地杠了一杠。

    韩觉毫不犹豫道:“如果对方是章老师,那么以上经验统统作废,必须用另一套标准。”

    另一套标准?

    开车的小周悄悄竖起了耳朵。

    但是还不等张子商好开口,韩觉就先一步回答:“鉴于这个世界不可能再有章老师那样的人了,所以告诉你也没用。不要好高骛远异想天开了,好好听课!”

    小周和张子商默默抿了抿嘴,握紧了拳头。

    所谓过来人的经验,韩觉也只是提醒了一下张子商不要轻易入戏,更不要独自入戏,其他的也就没说,毕竟感情这种东西如果能提前准备或者提前预设,那它就不叫感情了。

    随意聊了聊张子商在科恩那学习的进度之后,小周在前面跟一个真实的司机一样提醒着目的地快到了。

    目的地是《极限男人》的录制地点。

    看着熟悉的建筑大楼,韩觉问张子商:“等下下车之后,不会有什么恶作剧在等着我吧?”

    听韩觉这么一问,张子商立马坐得笔直,把脑袋摇得飞快,发誓说这期绝对没有设计恶作剧。

    去年的几个恶作剧可以说是韩翁恋情曝光的源头,尽管韩觉没有责怪张子商,但张子商一直耿耿于怀。但他目前能弥补的方法无非两种:一种是默默努力好好学习,将来报答师恩。另一种是力所能及地帮助韩觉,比如在节目里经常提到韩觉。

    于是在张子商的努力下,韩觉几乎要成为《极限男人》的场外第七人。

    因此当韩觉此次来参加《极限男人》,见到几位主持人的时候,主持人们都有一种【外派同事终于归队】的感觉。

    几个主持人都有这种感觉,但只有黄进说了出来。

    “什么意思,我很搞笑?画风很合适这个节目?”韩觉转身追问着黄进,几乎要揪着对方的衣领讨个解释。

    此时摄像机已经开起来了,大家也都互相打过了招呼。黄进做节目跟吃饭喝水一样,立马就配合着挥舞双手,呼喊:“这不关我的事啊!是子商经常提到你的,所以我们……”

    张子商这些日子在节目里也不是白混的,立马做出震惊中混杂着难以置信并伴有百分之二十失望的表情,看着黄进。

    其他几个主持人吵吵闹闹地跳出来陷害黄进,不想变成【我们】的一份子,跑到韩觉跟前疯狂打小报告,说韩觉在《闲着也是闲着》里总是不肯接手摄像机,黄进因此抱怨韩觉实在是太顽固了。还说韩觉被冠以音乐鬼才,结果一首舞曲都不会写,水分太大……

    黄进差点要骂人了,这断章取义是这么玩的吗?前面抱怨韩觉不肯接手摄像机之前,他明明夸了韩觉一手造就了《闲着》的点击量巅峰好吧!后面说完韩觉【音乐鬼才】称号水分太大,他明明又加了一句“除非明年的【演唱会专场】给我写一首舞曲”!

    简直欺人太甚!

    “够了!”沈贺一声大喊,镇住了乱糟糟的现场。

    沈贺自诩为节目的一点五把手,看到黄进突然变成怂包一个,他就立马站出来抖威风道:“怎么,说你适合我们《极限男人》,难道还委屈你了?”

    韩觉愣了一瞬,松开黄进的衣领,转身往沈贺那里走去:“好大的官威啊。”

    看着韩觉走来,沈贺半步不退,直勾勾地和韩觉对视着。

    旁边的人看得不可思议,怀疑今天沈贺上班的时候把眼力忘在了家里,甚至已经有人打算去找随团的医疗急救人员了。

    韩觉越走越近。

    接着,在旁人惊讶的目光中,沈贺眉头一皱,突然上前一步抢先出手。

    “对不起,我仔细想了想,这样确实委屈你了!”沈贺轻轻拍了拍韩觉的手臂,轻声细语地宽慰了几句,然后转身对几位同事训斥起来:“够了!不要再吵了,吵吵闹闹的多丢人!快来把队排好!”

    黄进一干人纷纷扭着脖子,晃着脑袋,气笑了。

    一番打闹之后,流程继续。

    轮到小周出场了。

    小周对着镜头打招呼道:“大家好,我叫周一博。”

    《暗》剧组的主创人员上节目宣传,主要分为两队。古煜、米莉和其他演员为已对,参加《开心大基地》之类有台本的综艺,中规中矩,不会太有笑料,但也不会出太大纰漏。韩觉和小周则去《极限男人》之类更靠个人发挥的节目。

    对于小周的到来,大家都露出惊讶的表情,问着:

    “这位朋友,你是不是走错了?”

    “你怎么来了?”

    “今天是什么【助理专场】吗?”

    小周作为韩觉的助理,大小已经算是个红。

    撇开韩觉个人工作室的那些搞笑视频、《导演手记》之类的系列视频,他常年混迹在韩觉边上跟着上节目,偶尔给自己加戏竟也能出镜,并且没被剪掉,十分神。比如在《I AM A SINGER》里,比如在《我恋》里,都出过镜。韩觉上次出演《极限男人》被恶作剧的时候,小周在第一个环节里还出了不少的力,令人印象深刻。

    大家当然是知道小周的身份的,但观众并不知道。

    黄进把小周拉到身旁来问:“你是韩觉的助理吧?”

    小周自豪地点了点头:“对。现在的我已经能独当一面,可以抢经纪人的饭碗了。”

    “你以前是个练习生吧?”

    “是的,但是出道失败了。”

    “那你现在在干嘛呢?”

    “我现在除了当助理,副业也做些兼职,比如导演电影。目前已经完成了一部短片。”

    “你是导演?已经完成了?”黄进一脸赞赏地看着小周。

    “拍完了。”小周朝摄像机拱了拱手,说:“所以今天我是来宣传由我主演的《暗》的,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大家都笑了,小周自己也在笑。

    他当初去当练习生,没能出道,后来去学导演,第一部作品还未面世,最后他竟然是以演员的身份率先出道。

    等韩觉和小周,开场之后,就要进行游戏环节了。

    “这一期是【捉迷藏】。”摄像机后面的金导说出了这一期的主题。

    【捉迷藏】是《极限男人》的老游戏了。有时一人一组,有时两两一组,在方圆限定的范围内,一组人逃跑,其他组的人负责抓人。最后比的是被抓到的所用时间。

    组队靠的是抽签。

    大家大呼小叫地祈祷要跟谁谁谁在一起。

    沈贺在心里默默发力,最后被分到了和韩觉一组。

    大家纷纷调侃着沈贺,说着恭喜恭喜,还问要不要让急救人员跟着一起去。沈贺推开这帮讨厌的人,强颜欢笑道他开心死了,他心里的第一志愿就是韩觉。

    游戏开始了,大家摩拳擦掌地准备大干一场。

    节目组一开始并不公布谁才是逃跑的一方,于是所有人第一时间都忙着逃跑。

    追逐的交通工具是靠抢的。韩觉和沈贺抢到了一辆电动车,两个人骑着电动车开出了电视台的地下车库,往附近跑去。

    驾驶的是沈贺,开着开着,坐在后面的韩觉突然提议他想喝咖啡,让沈贺在咖啡店前面停一停。

    要是换个人这么说,沈贺理都不会理一下,甚至还要骂上一顿。但说这话的是韩觉,沈贺笑着说好好好。

    电动车在电视台附近的一家咖啡店前慢慢停下。

    韩觉在沈贺焦灼的目光下慢慢走近了咖啡店。

    沈贺急得不行,但也不敢发作。

    过了一会儿,韩觉走了出来。沈贺立马摆好了发动姿势,就欠韩觉上车。结果韩觉问沈贺:“我没带钱。”

    沈贺暗骂一声,把脚放下来,摸索自己的口袋,发现也没钱。艺人录节目的时候,东西几乎都不放身上。最后只能让随行的摄像师掏钱给韩觉。

    “记得要还啊,我就靠这两百撑一星期呢。”摄像师把手里仅剩的一张百元钞票在钱包里放好。

    韩觉给了个放心的眼神,然后往咖啡店里走去,但走到一半又折了回来,问沈贺要喝什么。

    沈贺没怎么喝过咖啡,于是纠结了一会儿,说:“跟你一样!”

    韩觉点点头,再次往咖啡店走去。

    经过店门的几个学生见到了韩觉,并认了出来,一个个捂着嘴发出惊呼的声音,感叹好帅好帅。

    沈贺撇了撇嘴,感叹帅有什么用,连电动车都不会开。

    韩觉进去后不久,咖啡店突然跑出来一个持刀的人,神情癫狂,在店门口左右看了看,便往一边跑去。吓了周围的人一跳。

    沈贺看着那人离去的背影,正想着要不要报警,此时手机突然发来了一条消息:【黄进和张子商在XX路XX号手表店附近,请收到消息的各位前往此地,捕获他们。】

    逃跑的一方已经确定了,是黄进和张子商这一组。其他组的人作为捕捉方,将每隔五分钟收到一次逃跑方的定位短信。

    XX路就在咖啡店不远的地方,沈贺兴奋了,发动了电动车,就等韩觉来了就出发抓人。然而韩觉始终不见人影。

    过了一会儿,韩觉终于出来了。

    沈贺高喊道:“快快快!他们就在XX路!我们现在过去的话……”

    “我没带钱。”韩觉说。

    “???”沈贺愣了一下,惊讶地问:“钱呢?刚才不是给你钱了吗?”

    韩觉皱着眉头疑惑地摇了摇头,然后催促沈贺赶紧拿钱过来,他早点买完咖啡好早点逃跑。

    沈贺一头雾水地被韩觉拉了起来,任由韩觉拍着他的口袋。

    “你也没带钱啊。”韩觉摸完沈贺的口袋,遗憾道。

    “我带了。”扛着设备的摄像师一边说着,从口袋里掏出钱夹子,从里面拿出一张一百元,递给了韩觉。

    “谢了。”韩觉笑着道谢。

    “记得要还啊,我就靠这两百撑一星期呢。”摄像师说。

    沈贺怔怔地看着摄像师把一张百元钞放进了钱夹子里。

    “你呢,喝什么?”韩觉走到一半又折了回来。

    “啊,我?我……我喝……跟你一样……”沈贺的大脑现在正在分析平时从未处理过的情况,因此说话就有些磕磕巴巴。

    “好。”韩觉走了。

    经过店门的几个学生看到了韩觉,蹦蹦跳跳尖叫起来:“啊,是韩觉!好帅!”

    沈贺直直地看着那几个学生。

    一个持刀的人情绪激动地从咖啡店里冲了出来,吓坏了沿途的一帮人。

    沈贺呆呆地看着那人跑远。

    突然,沈贺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一震,点开消息,是收到了一条消息:【黄进和张子商在XX路XX号手表店附近,请收到消息的各位前往此地,捕获他们。】

    看着手机消息列表里唯一的这条消息,沈贺发了一会儿的呆,突然猛得从电动车上站了起来,神情惶恐地打量着周围的世界。

    【不对!】

    【太不对劲了!】

    【刚才这些……我明明都经历过的!】

    【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卡酷小说网_https://www.kakuxs.com/


本章完
展开